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那些最顶级的葡萄酒永远让人心神荡漾。

 

虽然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可能永远都喝不到这些酒,但不影响这些酒吸引着我们的目光。

 

而且如果你关注过它们的价格,你会发现它们是越来越贵,涨幅远远超过经济和工资的涨幅。

 

我们总结了份价格榜单,“各个品种最贵葡萄酒”这一头衔,今年到底都花落谁家? 我们还提供了去年的价格作为比较。

 

 

红葡萄酒

 

最贵黑皮诺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Romanee-Conti Grand Cru

夜丘,勃艮第,法国

 

2018国际均价:¥115764

2019国际均价:¥135632(+17.2%)

这瓶酒就不用多说了吧,连不喝酒的人都知道的“罗曼尼康帝”,简称“康帝”。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最贵的黑皮诺,最贵的勃艮第,更是全世界最贵的葡萄酒。康帝已经不仅是酒,更多的是作为葡萄酒世界的一个象征。这小小1.91公顷的土地,每年仅仅出产大约5000瓶佳酿,被誉为世界上风土最好的葡萄园。

 

尽管已经贵为最昂贵葡萄酒,但康帝去年的价格依然大幅上扬了17.2%。能和勃艮第葡萄酒涨幅并驾齐驱的,可能只有我国房地产了。

 

最贵赤霞珠

Screaming Eagle Cabernet Sauvignon

纳帕谷,加州,美国

 

2018国际均价:¥22616

2019国际均价:¥24469(+8.2%)

即便算上以赤霞珠为主的混酿葡萄酒,“最贵赤霞珠”也依然非膜拜酒之王啸鹰莫属。啸鹰长期稳坐最贵赤霞珠的宝座,且一直将第二名拉开一倍以上的价格差距。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啸鹰一直都是高冷的代表,不仅几乎不接待任何访客,连买酒都是订阅名单制——名单上的人每年有3瓶配额,给你邮寄过去,多了没有。而且想要挤进这张名单,从报名开始平均要排队超过10年的时间,不是你有钱就买得到。

 

最贵内比奥罗

Giacomo Conterno Monfortino

巴罗洛,意大利

 

2018国际均价:¥7278

2019国际均价:¥7974(+9.6%)

Barolo名家,传统派Barolo的最高峰。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Giacomo Conterno不屑于新派 Barolo过量的桶味,从来不用小橡木桶陈酿,而是遵循古法,将酒放在大型橡木桶里陈酿7年之久。在高档意大利酒越来越像法国酒的今天,这种坚守传统的做法是一种可贵的坚持。

 

最贵桑娇维塞

Case Basse di Gianfranco Soldera Intistieti

布鲁奈罗-蒙塔奇诺,托斯卡纳,意大利

 

2018国际均价:¥3590

2019国际均价:¥4503(+20.2%)

尽管Chianti是桑娇维塞的发源地,且最为知名。但全世界最好的桑娇维塞,毫无疑问出产自布鲁奈罗-蒙塔奇诺(Brunello di Montalcino)。

 

在布鲁奈罗,Soldera是传奇的存在。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庄主Gianfranco Soldera作为一个外行&外地人,在异乡从一座废弃的农庄上建立起了酒庄,打造出了世界上最好的桑娇维塞之一。像Giacomo Conterno一样,Soldera避免任何“法国风”,而是遵循传统将酒放在大橡木桶里陈酿,是100%的意大利风酒。

 

最贵梅洛

Petrus

波美侯,波尔多,法国

 

2018国际均价:¥20293

2019国际均价:¥21712(+7.0%)

你拉菲算老几?我才是波尔多老大。柏翠确实有这个底气,毕竟均价是拉菲的3倍还多。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它高傲,名字里不用Chateau,不做副牌,不做烂年;它豪气,收获季动用超过200位工人采收,潮湿时用直升机吹干葡萄园,每3个月换一次新木桶;它品质超群,有着极为出色的集中度和成熟度,却又细腻入微……梅洛中的传奇,柏翠当之无愧。

 

最贵丹魄

Teso La Monja, Toro, Spain 

特罗,西班牙

 

2018国际均价:¥7014

2019国际均价:¥7558(+7.8%)

世界上最贵的丹魄并不是著名的Pingus(它是第二贵),而是这瓶并不怎么知名的“特索修道院”。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这款酒2008年才出产首个年份。但因为酿酒师Marcos和Mique两兄弟技艺高超(他们釀的同产区Numanthia 2004曾经拿下帕克满分),再加上采用未受根瘤蚜侵害的百年老藤酿造,卖点出色。一上市,就成了全世界最贵的丹魄!

 

最贵西拉

Domaine Jean-Louis Chave Ermitage 'Cuvee Cathelin'

埃米塔吉,北隆河谷,法国

 

2018国际均价:¥36043

2019国际均价:¥43809(+21.5%)

北隆名家Jean-Louis Chave的旗舰款。产量极少,取决于年景在2000-2500瓶之间。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说到西拉,名酒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是罗第丘三杰LaLaLa,还是漂洋过海后在澳大利亚生根发芽的那些,再到美国“隆河突击队”酿出来的那些,但它们还是得尊称小小的埃米塔吉一声大哥。北隆名家Jean-Louis Chave在埃米塔吉是大地主,不管是产量还是质量都是产区里一等一的存在。酒庄旗舰名为Cathelin,以法国知名油画家Bernard Cathelin命名。他是庄主的挚友,同时他也是这款酒的酒标设计者。

 

 

白葡萄酒

 

最贵雷司令

Egon Muller Scharzhofberger Riesling Trockenbeerenauslese

莫泽尔,德国

 

2018国际均价:¥72565

2019国际均价:¥91366(+25.9%)

全球最贵的雷司令,也是全球最贵的甜酒,更是全球最贵的白葡萄酒。这款酒去年国际均价就大幅上扬20.3%,今年又再次上扬25.9%,两年来竟然一共涨了58%!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Egon Muller无疑是全世界最好的雷司令酒庄之一,其Trockenbeerenauslese(干浆果逐粒精选)只在气候条件最好的年份酿造,超高的甜度但却有着极高的明亮酸度与之制衡。这款酒近十年只出产了3个年份,且每次产量只有区区两三百瓶!也难怪市场上涨涨不休。

 

我们以前对Egon Muller先生做过一次专访,你可以拉到底部的链接看看这款全世界最贵白葡萄酒背后的奥秘——你会发现,这款酒比你想象的朴实很多。

 

最贵长相思

Screaming Eagle Sauvignon Blanc

纳帕谷,加州,美国

 

2018国际均价:¥30800

2019国际均价:¥39899(+29.5%)

世界上最贵的长相思既不在它旧世界的根据地卢瓦尔河谷和波尔多,也不在它新世界的乐园新西兰,而是在美国。膜拜酒之王啸鹰第二次上榜,也是榜单上唯一上榜两次的酒庄。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长相思传统上不是一个昂贵的品种,人们喜欢它清新的果味和明亮的酸度。即使是膜拜酒,最多也只能炒到几千元一瓶。但显然这一规则不适用于啸鹰。利用超高的品质,神秘性和稀少的产量,啸鹰成功将这瓶长相思卖到了比第二名贵整整6倍的价格。

 

最贵麝香

D'Oliveiras Moscatel Reserva Vintage

马德拉,葡萄牙

 

2018国际均价:¥6248

2019国际均价:¥6447(+3.2%)

也许你喝惯了麝香酿造的小甜水儿,但用麝香酿造的加强酒也能极尽浓郁、复杂、富有陈年潜力。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世界上最贵的麝香葡萄酒是一款马德拉,马德拉别名不死之酒,这款酒目前仅有3个年份在售,分别是1875、1900和1945,在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陈年以后,其色泽已经难辨红白,香气上也全无花果味道,但其圆润、浓稠、饱满的口感,以及足以考验你牙齿的突出酸度和甜度,都足以证明它生命力之强大。

 

最贵灰皮诺

Domaine Weinbach Pinot Gris Altenbourg Quintessence de Grains Nobles

阿尔萨斯,法国

 

2018国际均价:¥3476

2019国际均价:¥3152(-9.3%)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灰皮诺在葡萄酒界简直是灰姑娘般的存在,实力强大却乏人问津,还总卖不出价钱。一是亲属黑皮诺实在是太过耀眼,灰皮诺一下就被比下去了;二是意大利人釀了太多廉价灰皮诺,导致这个品种声明不佳。

 

只要你喝过阿尔萨斯,你肯定会明白灰皮诺的强大!作为阿尔萨斯的四大贵族品种之一,这里的风土能够酿出异常复杂浓郁的酒款。这款阿萨尔斯名家Weinbach产的灰皮诺甜酒就是最好的例子。

 

最贵霞多丽

Domaine Leflaive Montrachet Grand Cru

蒙哈榭,勃艮第,法国

 

2018国际均价:¥59435

2019国际均价:¥72107(+21.3%)

Domaine Leflaive,因为酒标上的两只公鸡,在中国被亲切的称为“双鸡”。

 

各个品种最贵的葡萄酒,涨得越来越喝不起了

 

说Montrachet(蒙哈榭)是世界上最出名的白葡萄酒田,大概没人反对。这块小小的田,出产一些世界上最好也最昂贵的干白葡萄酒,其中以双鸡为顶峰。双鸡在这里仅仅有0.08公顷的土地,每年只产1桶酒——大约300瓶。

 

这些酒毫无疑问都是一等一的好酒,但请别认为价钱越高酒就越好。葡萄酒的价格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很多因素和品质毫无关系(包括产量,营销,渠道等等),品质只是其中一项原因。到了一定价格,和品质的关系则更是越来越小。

不过,还是愿你有一天能有机会喝到这些贵酒。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19年3月23日 下午10:33
下一篇 2019年3月25日 上午11: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