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退休的新州高等法院首席法官说白人的公义让土著人失望

在退休前夕,新州首席法官Tom Bathurst 批评法庭让土著人失望,拖了多元文化后腿。

他说,十年前他被选出来带领一个50名法官团队,一些事情改变得很快,而其他事情改变得不够快。

74岁的他欢迎由于新冠封锁而导致法庭越来越多地使用视觉科技。

他说:“社区改变了,所以法庭也需要改变。总是有新的主意让法庭更有效率。”

然而,这名首席法官说法庭的高级职位上没有足够的妇女,并且需要更多的多元文化。

“多元文化意味着社区会对法庭感到更亲切,促使人们更信任法庭。”

即将退休的新州高等法院首席法官说白人的公义让土著人失望

“来自不同种族背景,不同性别和性取向的人是架构的一部分。”

Bathurst 首席法官也对澳洲土著人囚犯比例高感到担忧,并且表示司法系统让人土著人失望。

“这是司法不公的工具,因为缺乏对土著风俗的认识,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这是白人的公义。”

他2018年与其他法官一起在新州刑事上诉庭裁定一名男子不应该再次因为谋杀两名土著人儿童受审,也不应该因为谋杀了新州中北部海岸Bowraville区的第三名儿童受审。

这名男子分别在谋杀4岁Evelyn Greenup和16岁Clinton Speedy-Deroux的官司中脱罪。两名死者的尸体在90年代初在树林里被找到。

第三名儿童Colleen Walker在1990年失踪,死因裁判庭裁定他死亡。

首席法官Bathurst 说他以沉重的心情做这个裁决的,因为警察对死亡案件一开始的调查令人发指。

“以这种方式失去孩子,然后等了三十年被驳回,这对家庭来说是伤心欲绝的。这是我做过的最困难的事情之一。”

“有时候你不喜欢你做的决定,但重要的是这不会阻挡你作出根据法律是正确的决定。”

“一旦法官表现有个人喜好,那么人们对这个专业就会缺乏信心。”

努力打造人们对法庭的信心是他留下了的贡献的一部分。

即将退休的新州高等法院首席法官说白人的公义让土著人失望

新州法律协会主席Joanne van der Plaat 说他对每个上庭的诉讼人显示出尊重。

她说:“他也保持了司法独立。”

新州总检察长Mark Speakman说他一直推进让公众更容易接触到法庭。

“关于法律有很多谜团和误解。法庭要解释它的作用,这很重要。”

Bathurst 首席法官提到先进的DNA证据会越来越普遍,给未来的陪审团带来挑战,法官不得不向他们作出解释。例如在谢连斌案件中呈给法庭的DNA证据,他被裁定谋杀悉尼林家罪名成立。

他说对于最近前工党议员Eddie Obeid 和Ian Macdonald刑事案件中浮现的普遍贪污证据感到震惊。

“它显示我们需要继续保持警惕,一旦发现要严惩。”

虽然法庭最近处理了前所未有的新冠疫苗强制规定的挑战官司,但这名首席法官说这些官司不是关于这些政策是否好主意。

“这不是法庭的功能,法庭的功能是确保遵守了正确的程序。”

“权利和公众健康保护之间的平衡不是由法庭来决定的,是立法者决定的。这些官司的案情是新的,但从法律来说这些官司不是新的。”

首席法官说他的母亲—澳洲网球冠军和温布顿决赛选手Joan Hartigan-教会他要坚持和有同理心,他说这是当法官的重要部分。

他说他希望法庭会继续进步,适应不断变化的条件,但他表示给3月5日接任的Andrew Bell法官提供建议是冒昧的。

“你迟早要自己领悟出来。”

发布者:Miraitowa,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2月28日 下午12:18
下一篇 2022年2月28日 下午1:2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