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跌宕起伏!这家澳洲上市公司能否从沽空机构的枪口逃生?

前言:“一文不值”的股票


“我们认为该股一文不值。”2019年8月6日,一份做空澳洲上市公司Rural Funds Group(ASX:RFF)的报告如一声惊雷,炸得该公司股价暴跌42%,仅半小时内就从其价值中抹去了3.35亿澳元。

剧情跌宕起伏!这家澳洲上市公司能否从沽空机构的枪口逃生?

这个场景是不是有一点熟悉?

事实上,给出这个结论的知名沽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在一个半月前才刚刚怼上中国最大的羽绒服制造商波司登。当时发布的沽空报告中称波司登财报、负债和并购等方面存在问题。

Bonitas甚至给出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为0.00港元——同样“一文不值”。而受做空报告带来恐慌效应的影响,波司登当日早盘急速跳水,跌幅一度达到25%,创下了一小时蒸发60亿元的跌盘记录。不过由于波司登及时停牌并火速澄清,短短一周以内总算补回了做空的跌幅。

有意思的是,Bonitas在拉丁语中其实是善良与正义的意思。而这家成立不久、动作却不小的沽空机构,一直高举自己所谓的那把“正义之枪”,瞄准着一个接一个的上市公司:从港股的恒安国际和波司登…再到如今被迫立于危墙之下的澳洲上市公司RFF。

虽然是否真的代表“正义”倒不一定。

——毕竟在发布每一份沽空报告的声明中,它其实也都大大方方地在一开始就承认:

“我们是沽空机构。我们存在偏见。”

血洗澳洲股市宠儿的沽空机构


沽空机构的杀伤力不容小觑。去年5月,知名沽空机构Glaucus的一份做空报告,使澳大利亚基金管理公司蓝天另类投资(Blue Sky Alternatives Investment)一日暴跌76%,从昔日的澳洲股市宠儿瞬间堕入泥淖。

但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是,在发布了“蓝天”的沽空报告之后,Glaucus的几位联合创始人也随即分道扬镳,其中Soren Aandahl创立了Blue Orca Capital,而Mathew Wiechert则创立了Bonitas Research。

这使Bonitas的狠辣行事作风与操作套路,与Glaucus颇有相似之处——也难怪RFF在首场PK中会猝不及防兵败一着。

RFF是一个澳洲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由私有公司RFM(Rural Funds Management)有限公司持有许可证并管理。旗下拥有豢养家禽、牛,以及种植杏仁、葡萄和棉花等农场。

剧情跌宕起伏!这家澳洲上市公司能否从沽空机构的枪口逃生?

事实上,该公司坐拥着9.2亿澳元的农业地产帝国,一直以来表现出色,并在争取上市房地产投资者支持其业务方面开辟了一条道路,进行了一系列筹资活动。根据RFF年度报告,该公司在去年7月完成了约1.5亿澳元的融资。

剧情跌宕起伏!这家澳洲上市公司能否从沽空机构的枪口逃生?

而在周二上午发布的一份31页的详细报告中,Bonitas却指责RFF虚报了100%的资产,并表示该公司自2017年财政年度以来公布的利润,要么是伪造的租金收入,要么是“可疑的公允价值变动”带来的非现金收益。“有证据表明,RFF的盈利能力包括其中两个最大的第三方承租人向其支付的超过2800万澳元伪造租金收入。”该报告称,该公司的真实净资产仅为2.68亿澳元,违反了4亿澳元的贷款契约。另外,Bonitas还一一罗列了,RFF管理层对RFF和RFM董事会的控制和运作构成欺诈行为的证据。“我们认为RFF的股权毫无价值。”虽然RFF在该报告发布后17分钟停牌,但仍止不住该股股价在周二早盘暴跌42%至1.36澳元——RFF也由此成了澳洲股市历史上,被做空的排名前100支股票之一。Bonitas首战告捷。

雾里看花的回应?强劲反弹的股价!


RFF停牌又复牌的这两天尤其精彩。虽然RFF对这些指控立马矢口否认,但似乎除了再三强调自己的“无辜”之外,回应反击稍微显得有些简单苍白。

剧情跌宕起伏!这家澳洲上市公司能否从沽空机构的枪口逃生?

周二8月6日下午,负责的实体RFM公司总裁布莱恩特(David Bryant)在接受澳洲当地媒体采访时回应:“这份报告指责我们欺诈,这令人吃惊。我们绝对否认。”“我们的业务完全光明正大。时间将证明,这是非常可靠的,而且我们的账目100%准确,普华永道(PwC)对此进行了审计。” 

他补充,“我们在这个方面上所做的工作,是为了确保最大程度的透明度,以照顾该基金的单位持有人。”

周三8月7日,该公司又发布了一则其投资者网络研讨会对于Bonitas的Q&A问答记录。但也正是在这场网络研讨会上,布莱恩特语出惊人地表明了自己的作战攻略主旨:

“我们的策略,就是故意提供缺乏详细的解释,因为详细的信息可能是没完没了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确保最大程度的透明度”策略?还是担心被挖掘出“没完没了”的信息,可能会带来“没完没了”的问题?

事实上,对于原做空报告中根据具体的交易和客户关系得出“利润和净资产被人为夸大”的结论,RFF在回应中除了日常否认三连杀之外,却避开了直面细节的锋芒:该公司不仅避免了所有关于其租金收入细节的讨论,而且声称出于竞争的原因,它不会向投资者透露更多的客户关系细节。

除此之外,布莱恩特在研讨会中还一再向投资者们强调普华永道(PwC)的可信度,以证明其财务报表的准确性,也表示了已任命安永对Bonitas提出的问题进行独立调查。

他给投资者们下了一剂强劲的定心丸:“如果人们维持着自己的股份,那么便不会受到经济上的打击”,布莱恩特在会上信誓旦旦地承诺,“事实上,如果有人买入股票,就会获利。”

不管你信没信,至少投资者们是相信了这个“雾里看花”的应对策略。——周四8月8日复牌后,该股戏剧性回弹41%,收盘价格为1.92澳元。似乎这场风波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是,这一仗还没打完。

沽空机构=正义的化身?

有了普华永道的背书就一定万无一失吗?Bonitas在RFF的回应后也又甩出了一份反击报告,并根据该机构的经验见闻表示:“只要是公开市场欺诈,就不会没有可能成功瞒过审计师的眼睛。”

虽然RFF表示已聘请安永对其进行独立审查,但Bonitas也对这份审查的独立性的结果表示了质疑:“如果这份审查由RFF来支付费用,那么这份安永的独立审查与RFF第二次支付购买的审计意见之间又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不

过说到底,严词厉色的沽空机构,也并不真的是什么崇高正义的化身。

剧情跌宕起伏!这家澳洲上市公司能否从沽空机构的枪口逃生?

一般而言,沽空机构会先花费大量的时间、人力进行精心准备,从可疑数据出手,利用营业额增长率、存货量、应收账款项等复杂的数据筛选出财务数据有“蹊跷”的公司,再观察其人员变动和公开数据资料,一旦证据确凿,沽空机构便会迅速下手发出沽空报告。

虽然确实可以借此挖出一些有问题的上市公司,并把虚高的股价打下去,对于股市来说便是一种“除恶扬善”,也在一定程度上震慑了市场中的财务造假行为——但作为沽空机构,归根究底还是要靠做空去盈利赚钱的:在高位布局空仓,等到把股价打下来,获利平仓走人。

留给资本市场的却只有血雨腥风。

而随着近年来沽空机构在股市中的存在感愈来愈强,上市公司的应对也逐渐成熟。一般来说,当沽空报告发布导致股价滑坡时,正如RFF采取的应急措施一样,公司第一时间申请停牌,并通过澄清公告对做空报告的指控进行回击。


而对于投资者来说,除了及时关注市面上的新闻与数据报告之外,也要学会冷静下来回到基本面分析:识别公司的财务陷阱,着重对净利润和现金流比率、非公开关联交易、资产负债表历史趋势和现金流的关注。除此之外,平时还需关注令人警惕的公司经营管理疑点,比如更换会计师、高管频繁离职等。

这样就算遇到了做空,也能冷静地面对恐慌性抛售,不为自己仓促做出的决策后悔莫及。


配图来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19年8月9日 上午9:00
下一篇 2019年8月9日 下午1: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