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澳洲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确诊新冠对大选有何影响?

安东尼·阿尔巴尼斯的新冠阳性诊断结果令工党的计划陷入混乱。

这并不是说没有为这一时刻做好准备——这一刻不仅已经准备好了,而且从很多方面来说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完全无法预料。

在我们努力推动摆脱新冠疫情的过程中,我们太容易忘记这是一个致命的病毒。

阿尔巴尼斯昨晚在宣布他的阳性诊断时说,他健康状况良好,将在家里履行职责。

政界各方都希望仍能这样。但是,尽管阿尔巴尼斯可能会尝试在家里举行新闻发布会——想想2020年拜登在隔离中拉票,这位工党领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c_pic_165061402477877

现在的压力落在了他的前排议员身上,他们要在阿尔巴尼斯缺席的情况下为工党选举撑起一片天。

压力落在他的同事身上

如果说对阿尔巴尼斯的一种批评声是没人了解他是一个怎样的人,那么他的副手现在面临的压力就更难以想象了。

理查德·马尔斯(Richard Marles)虽然是工党的副领袖,但他缺乏前排议员的一些星光效应——诸如谭雅·普利伯斯克(Tanya Plibersek)、黄英贤(Penny Wong)和吉姆·查默斯(Jim Chalmers)等。

上周,阿尔巴尼斯的失言和磕磕绊绊让工党中的一些人开玩笑说,他感染新冠可能有助于他们的竞选。

让领袖靠边站,同时让更为人熟悉、更有魅力的工党前排议员来领导竞选,可能对反对党颇为有利。有些人昨晚又一次重复了这种观点。

本周早些时候,黄英贤和查默斯开始对联盟党进行抨击,从在太平洋地区的失败外交到号称工党上台将使电价暴涨的恐吓活动,都让人看到了他们的效率。

工党议员昨晚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阿尔巴尼斯的确诊无疑会对竞选产生影响,但影响到什么程度仍不清楚。

接下来会怎样?

战略家们早就在酝酿这一时刻,他们整晚都在筹划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阿尔巴尼斯原本将于今天上午飞往西澳州,一周后,他原计划在周日于珀斯正式启动竞选活动。

在政界经常有人说,你需要担心的不是坐在你对面的人,而是你身后的人。

正是本着这种精神,你可以保证未来几天就会注意到工党内部谁会站出来。

党内消息人士上周告诉ABC,已经开始定位接管工党的下一任领导职务——如果工党连续第四次选举失败。

一些人可能不愿意站出来,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承担败选的部分责任。另一些人可能会想,如果工党败选,然后自己在选举后领导工党,是否更有利于他们的个人事业。

对阿尔巴尼斯来说,一线希望是莫里森宣布了一个为期六周的竞选活动,这意味着他在隔离期过后还有三周的时间和选民握手。

想象一下,如果是五周的竞选可能会出现恐慌。在第一周迷失方向,再因为新冠耽误一周,可能在政治上是致命的。

这对莫里森并非没有影响

感染新冠从来都没有一个好时机。

但是,在总理莫里森的阵营中,有一些人欣慰他们的领导人在选举前几个月里就感染了新冠病毒。

他们希望这将意味着莫里森可以带着增强的免疫力在全国进行巡游,到东西南北各处握手并亲吻婴儿。

莫里森将在下周继续这样做,利用阿尔巴尼斯远离镜头的时间。

一旦他从新冠病毒的桎梏中解脱出来,阿尔巴尼斯预计将分秒必争地开展竞选活动,带着一种重新焕发出的活力,那是在知道自己在5月21日之前不太可能再次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下才能焕发出的活力。

阿尔巴尼斯的新冠阳性也将迫使莫里森重新调整。

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试图抨击这位工党领袖,但是当他的政治对手生病时,这很可能需要被抑制住。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莫里森会对工党手下留情。他原本针对阿尔巴尼斯的抨击将挥向更广泛的工党竞选活动和在阿尔巴尼斯缺席的情况下站出来的前排议员。

这一切对人们投票时意味着什么仍是未知数。

工党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一日一日地处理这个问题,因为如果说新冠病毒大流行教会了我们一件事,那就是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上午11:26
下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下午1:29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