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部门差旅费支出飙升7500万澳元

公务部门差旅费支出飙升7500万澳元

 

联邦政府努力削减公共服务部门每年5亿澳元差旅账单的似乎收效甚微,因为新的数据显示,自联盟党2013年重掌政权以来差旅开销反而飙升了7500万澳元。

尽管政府部门和机构在4年内削减了1.5万个工作岗位,但集中化的公共服务部门的差旅费从2013-14年的5.029亿澳元增长到2015-16年的逾5.757亿澳元。

最新的账单包括4.23亿澳元的航空旅行,1990万澳元的租车费用和1.32亿澳元的酒店和其他住宿费用。

其中国内机票花费纳税人1.989亿澳元,海外航班机票花费1.119亿澳元。经济舱和商务舱的票价差距明显,经济舱票价支出2.285亿澳元,主要用于国内旅游,商务舱花费8230万澳元。

虽然政府颁布了一份新的提供国内和国际航班的航空公司列表来省钱,也为削减政府支出做出了广泛努力,但给参议院评估委员会提供的新数据显示,差旅费与去年同比增长了约15%。

 

公务部门差旅费支出飙升7500万澳元

国防部门仍然占差旅费支出的最大份额,相较于前一年的1.55亿澳元,2015-16年的差旅费账单超过1.71亿澳元。这个庞大的部门拥有58000名公职人员和服务人员,这期间的航班开支超过1.21亿澳元。国防部门在商务舱机票上花费2540万澳币,这是整个政府的最大支出。

移民和边境保护(The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部门的支出为3380万澳元,包括2320万澳元的航班费用,其中大部分涉及澳大利亚离岸移民滞留的执法和运作。人力服务(The Human Services)部门的差旅费总额为2870万澳元。外交通商部(The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拥有超过6200名公职人员和澳大利亚海外外交使团(Australia's overseas diplomatic corps),差旅费总开支为2830万澳元,相较于之前数据(3750万澳元)有所下降。

最节省的政府部门包括那些小部门和机构,通信部门(Communications)差旅费为210万澳元。

公务员往来于堪培拉、悉尼、布里斯班和墨尔本之间的国内航线花费最多,而海外航线多为从悉尼飞往洛杉矶、新加坡、达拉斯/沃斯堡等主要国际枢纽的航班。

这些数据包含公职人员、国防军队人员和联邦政府其他官员的旅行费用,不包括议员、政府部长和随从工作人员的差旅费。

联邦政府部门和机构是澳大利亚航空旅行最大的支出者,领先于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和力拓(Rio Tinto)集团以及四大银行和全国最大的咨询公司。由于联盟党的今年推行的政府地方分权计划(government-wide decentralization plan),使得差旅费可能会继续增长。

财政部门负责管理整个政府的旅行系统,让幕僚和官员购买廉价实用的机票。公职人员被要求预订部分限制( semi-flexible )的经济舱座位,除非他们有资格参加商务舱旅行或准许直接升舱。海外旅行的购票要求是从至少3个报价中选出最佳价格的机票,本着适度严格的准则来发现物超所值的机票。

 

公务部门差旅费支出飙升7500万澳元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17年7月24日 下午1:14
下一篇 2017年7月24日 下午3:5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