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航运成本下降,在COVID涨价后给出口商和农民带来希望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各国在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中提高利率,海运成本正在急剧下降,但这不一定会为澳洲消费者带来更便宜的进口产品。

世界上近80%的贸易是用12米长的海运集装箱运输的,但航运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成本飙升,在去年9月达到顶峰。

2022101206245219

Brian Hack是位于西澳EES航运公司的董事,该公司是澳洲主要的国际货运代理公司之一。

他说,全球航运成本目前正在“急剧”下降,而且是在圣诞节之前,这是几十年来的第一次。

Hack先生说:“所有以前大肆采购并试图持有大量圣诞库存的公司基本上都踩了刹车并削减了订单,因此货运界有大量的额外能力。 ”

“这意味着船公司不想把半空着开船,他们更喜欢满载,所以他们获得业务的最简单方法就是降低费率。 ”

“看来上去费率下跌的速度比几年前上升速度快得多。”

Hack先生说,最大的下降是跨太平洋和跨大西洋的航运。

以前,从中国向美国发送一个12米长的集装箱需要花费2万美元(31,894澳元)。

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3000或4000美元,Hack先生说这几乎是大流行前的水平。

预计继续下跌

Hack先生说,在澳洲,12个月前将一个12米集装箱运往中国需要15,000澳元。 现在是6,000澳元,仍然比COVID之前约2,000澳元的成本高很多。

他说:“我们可能会看到价格继续下降,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出现这种情况是相当有趣的,因为现在是购物季前。”

“通常情况下,每年这个时候的价格都在上升……几十年来我从未见过价格这个时候下降。”

Hack先生说,运费的节省难说会传递给消费者。

对出口企业压力放缓

来自Premium Grain Handlers的John Orr说,他对全球集装箱价格下跌感到很欣慰。

2022101206254379

Orr先生的业务模式包括从农民手中购买粮食,然后用航运集装箱将其运往国际市场。

当集装箱价格在2020年底开始上涨并在去年飙升时,Orr先生被挤出了欧盟和中东地区的传统市场。

他说:“进入印度,我们的成本是每吨240澳元,而COVID之前每吨只有50澳元,这还只是我们运输的海运部分。”

“如此大的运费增长对我们供应这些市场的能力有很大影响。”

Orr先生说,在COVID之前,他向中东和印度次大陆地区运送谷物,但当运费大幅增加时,许多客户无法吸收价格上涨。

伴随着集装箱供应量的增加,他说,成本的下降将帮助他的公司回到失去竞争力的市场。

紧张局势的进一步缓解

Orr先生说,在价格上涨期间,他的公司能够向中国发送粮食。

他说:”新加坡以东的任何地方我们都能够继续供应,但我们供应更多的是运往中国,因为航运公司希望将他们的集装箱运往中国。”

但Orr先生说,澳洲和中国之间紧张的外交关系给公司带来了担忧,而且确实导致了从中国运往澳洲的黑小麦货物被退回。

他说,看到紧张局势得到缓解,他感到很欣慰。

除了集装箱价格外,Orr先生说,航运供应链中还有其他成本的增加,如集装箱码头费用。

他说,现在在码头预订一个集装箱需要花费120澳元,而以前是不需要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2日 下午2:5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2日 下午5:31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