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气源紧张,中国如何化解天然气货源危机?

就天然气进口量而言,澳大利亚是中国第一大海外货源国,如何处理好与澳大利亚的贸易关系攸关中国天然气供应安全。

文|王星锦

国际能源专家、俄罗斯矿业科学院院士、昆士兰大学天然气中心教授、丹尼森天然气公司创始人

俄乌战争的爆发引发了全球能源危机,天然气供应的严重短缺,注定欧洲人民要在2022年过一个异常寒冷的冬天。

这场由战争导致的天然气危机已经重创欧洲经济,欧洲通胀指数高达10%。从过去半年天然气价格的变化轨迹,就能了解欧洲能源短缺的严重程度。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欧洲市场天然气现货交易价格由战前的每立方米0.13美元,飞涨到3月初的1.6美元,一周内涨了12倍。

全球气源紧张,中国如何化解天然气货源危机?

9月2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外宣布,将无限期关闭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欧洲天然气现货价格再次攀升,到达每立方米3.2美元。天然气价格涨到这种离谱的程度,已经超出了欧洲支柱产业,如汽车制造、车床制造等经济体的承受能力。经济人士预计,这场天然气供应危机将最终导致欧洲制造业的大规模破产。

欧洲能源90%依靠进口,对俄罗斯进口能源的依赖程度超过60%。而在短期内(至少5年内),欧洲又很难找到其他货源国代替俄罗斯。俄罗斯在与西方国家较量中,显然已经把天然气当作武器使用。

亚洲天然气市场看上去没有欧洲市场那么严峻,至少天然气货源地没有受到战争的直接冲击。但事实上,亚洲市场的天然气供应危机已经浮现,未来天然气供应形势异常严峻。中国应该对天然气供应安全早做部署,化解可能出现的危机。

1

中国对进口天然气依赖程度升高

按2022年《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中国2021年天然气消费量是3690亿立方米,其中,国内生产天然气约2076亿立方米,还有1680亿立方米需要进口。国产和进口比例是55%比45%。

与2020年比较,国内产量增加7.8%,而进口量增加20%。从国产增量和进口增量的比较可以看出,中国对进口天然气的依赖程度在逐年升高。中国正在加大国内页岩气开采力度,新疆塔里木等盆地在深部地层也有重大发现,尽管这些新增产量的成本异常高企,但是国内增加的天然气产量远落后于天然气消费量的增加速度。

中国需要开拓海外天然气进口货源,保证日益增加的消费总量。另一方面,从全球供销关系看,天然气生产量低于天然气的消费量,也就是供不应求。

全球气源紧张,中国如何化解天然气货源危机?

从全球消费客户分布看,世界上有两个主要进口市场,即欧洲市场和亚洲市场。在亚洲,主要天然气进口国家是中国、日本和韩国。其中,日本和韩国没有本土生产能力,完全依赖海外进口。这三个国家的天然气进口货源地高度重叠,其中,三个国家进口天然气份额最多的产地均是澳大利亚。

在目前天然气供不应求的总形势下,亚洲三国形成了强烈的竞争关系。所以,妥善处理好与货源国的政治关系对保障天然气进口安全至关重要。

2

中国对俄罗斯天然气进口依赖性不强

很多人认为,俄罗斯是天然气生产大国,而且毗邻中国,所以处理好与俄罗斯的双边关系,中国的天然气供给就可以高枕无忧。

事实上,俄罗斯不是中国最大天然气进口货源国。俄罗斯出口到中国的天然气,主要依靠中俄东线输气管道。该管线年输气量不足100亿立方米。中国从俄罗斯每年进口的天然气总量不及总进口量的8%。

相比之下,中国每年从澳大利亚进口液化天然气430亿立方米,占总进口量的40%。澳大利亚成为中国进口天然气的第一大货源国。

就管道气进口量看,土库曼斯坦每年向中国输送270亿立方米天然气,是现阶段从俄罗斯进口量的三倍。在向中国销售天然气的所有国家中,俄罗斯的销售量排名第四。关于中俄共同建设东线输气管道,2014年双方签订了谅解备忘。按照规划,到2025年俄罗斯向中国的每年输气能力到达380亿立方米。

全球气源紧张,中国如何化解天然气货源危机?

假设该计划能够如期实现,俄罗斯对中国的天然气销售量仍低于澳大利亚的430亿立方米。实际上,东线建设进度缓慢,大幅度落后于原计划。笔者认为,俄罗斯在未来10年内对华天然气贸易量无法突破中国进口总量的15%,在所有天然气对华出口国中,应不会在前两名。

3

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天然气进口国

就天然气进口量而言,澳大利亚是中国第一大海外货源国,如何处理好与澳大利亚的贸易关系攸关中国天然气供应安全。

澳大利亚是天然气资源大国,自2018年超越卡塔尔成为世界上第一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澳大利亚每年生产天然气1430亿立方米。其中,1020亿立方米制成液化天然气。这些液化天然气全部出口到海外,留给国内用户约410亿立方米。也就是说,澳大利亚71%的天然气卖到了海外,留给国内用户不到29%。

自2018年,澳大利亚煤改气力度加大,很多发电厂由燃煤改为燃气,造成澳大利亚天然气消费量陡然增加,从2021年起,出现了每年50亿立方米的供应缺口。据澳大利亚智库ACCC预测,这种缺气的局面将一直延续到2030年。

全球气源紧张,中国如何化解天然气货源危机?

澳大利亚国内用户呼吁政府启动“国家天然气安全机制”(ADGSM),舒缓国内用气紧缺的困境。按照该机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有权中止天然气生产商与国外用户签订的天然气销售协议,截留外销天然气补充国内供应缺口。

目前,澳大利亚出口天然气的主要买家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他们所占外销比例分别是29%、28.7%和16%。如果启动ADGSM机制,就会中止这三国中个别用户的销售合同。按照目前国际关系现状,一旦启动ADGSM机制,首先波及的是中国用户,而日本和韩国的用户会相对安全。

4

利用贸易杠杆,巩固天然气供应基础

澳大利亚工党政府于今年5月份上台执政。工党总理阿尔巴尼斯在对华问题上采取务实和谨慎的做法,摒弃了毛里森政府激进和挑衅的作风。

目前,工党政府一直顶着压力,没有松口对中国购气合同动用ADGSM机制。从这一点上,我们应该看到工党对华的善意。笔者相信,中国会以此为契机,顺势利导改善两国关系。

澳大利亚不愿对华动用天然气安全机制,主要出于务实考虑。澳大利亚政府明白,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2021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额是1100亿澳元,超过对其他任何单一国家的出口额度。

自2020年,两国关系出现摩擦,中国对澳大利亚部分进口产品如牛肉、葡萄酒、大麦、龙虾、煤碳等征收倾销税。这一举措导致澳大利亚农牧等行业在2021年损失640亿澳元,煤碳行业年利润减少15亿澳元。

全球气源紧张,中国如何化解天然气货源危机?

工党2022年5月上台,贸易部长法瑞尔表示,将努力修补工党对中澳贸易关系造成的伤害,希望和中国谈判,目标是中国取消对澳大利亚新增的倾销关税。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也多次表态愿与中方谈判贸易纠纷,显露出合作的姿态。

澳大利亚工党政府之所以顶着国内压力,没有启动天然气安全机制和中止对中方的天然气购销协议,是在向中方展现善意,并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换取中国取消对其农产品和煤碳征收的倾销关税。

笔者认为,目前天然气短缺已重创全球经济,各国都在抢夺有限的气源。保证气源安全是攸关国家民生的大事,中国不妨接过澳大利亚递过的橄榄枝,与澳方展开谈判,改善两国关系。同时,以此为契机强化中国天然气进口气源的安全。

5

谨防第三国抢夺气源

前面已经谈到,中国进口天然气的方式有两种,即天然气输气管道和液化天然气船运。

中国在2021年通过两种方式进口天然气的数量分别是591亿立方米和1089亿立方米。进口液化天然气的数量是通过管道进口量的1.8倍。两种方式相比,利用管道运输的限制条件比较多。如要求距货源国距离较近,便于修建管道。

另一方面,管道建设周期长、投入巨大等。采用液化气船运的方式,可以实现远距离运输,对货源地的选择相对灵活。所以,未来为了保证天然气供给安全,需要加大力度开拓液化天然气货源,尽量避免对单一供货方的依赖。

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国家为摆脱对俄罗斯管道气的依赖,开始到世界其他地区采购液化天然气。欧洲用气大国德国9月份投建第五座液化天然气接受站,年接受能力50亿立方米。

全球气源紧张,中国如何化解天然气货源危机?

几乎同时,德国能源公司Uniper与澳大利亚油气公司伍德赛德签订合作协议,德国公司投资位于澳大利亚西北大陆架的液化天然气项目。作为交换,自2023年,伍德赛德每年向德国提供12船的液化天然气。

在德国与澳大利亚签订合作协议前,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产品,几乎由中国、日本和韩国瓜分。三国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关系。

在10个运营的液化天然气项目中,日本参股了8个项目,中国参股了3个项目,韩国参股了2个项目。三个国家都尽可能在液化天然气项目中多一点话语权。德国公司的加入,无疑为本已白热化的天然气争夺战火上浇油。

作者注意到,中石油曾与伍德赛德签订协议,参与西北大陆架液化天然气项目建设。但2020年,双方终止了合作。正是中石油的退出给德国公司腾出了位置,使德国公司有机会加入在澳大利亚与原有三国抢货源的竞争。

另外,日韩公司也在澳大利亚极力扩展天然气版图。如韩国浦项钢铁公司兼并了澳大利亚一家位于昆士兰州的天然气公司Senex能源公司,按照协议,Senex今后所产天然气全部运到韩国销售。

德国公司介入澳大利亚天然气争夺战,是欧洲公司抢购澳大利亚天然气的开始,这标志着俄乌冲突的影响已经波及亚洲,使中国在海外购买天然气的成本升高。过去10多年,中国“三桶油”试图拓展海外货源,2019年,中国也和美国签订了购气协议,并计划逐年增加购买量。

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将优先向欧洲提供液化天然气,使美国本来有限的液化气生产能力更加捉襟见肘。因此,在未来,中国很难从美国获得更多天然气货源。

综上所述,全球天然气紧缺的现象,将在未来10年内持续下去,中国对进口的依赖程度也将逐年增加,确保天然气进口货源安全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

中国应该充分利用国际贸易杠杆,增加中国在购气谈判中的砝码。同时,利用更多渠道,如民企,到海外扩展油气资源版图,为国内天然气供应安全提供保障。

本文图片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6日 上午8:20
下一篇 2022年9月19日 下午2:06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