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第2个“广场协议”来纠正强势美元吗?

会不会有第2个“广场协议”来纠正强势美元?这种猜测正在市场上酝酿。这是因为美联储急剧的货币紧缩政策造成了历史性的强势美元,这已经开始动摇全球金融的稳定。但美联储的首要任务是平抑通货膨胀,所以国际合作的障碍很高。尽管如此,强势美元的未来可能会成为国际金融的一个焦点。

b6301484ca6a4b8e8914ff4cef48b7d2

投资者向外国金融机构的经济学家和其他人提出的关于第二个“广场协议”的问题激增。瑞银集团(UBS)10月在“尝试回答从投资者收到的最困难的问题”中,探讨了第二个“广场协议”可能性。

结论是(1)从指标来看,美元没有被过度高估;(2)美国本身并不希望;(3)国际合作比建立“广场协议”时更加困难,因此 认为“可能性还很低”。但金融市场的猜测仍然存在。

“广场协议”是美国、日本、欧洲5国在1985年商定的一项措施,以纠正强势美元。 在里根时期,美国以强势美元为基础吸引了全世界的资金,但却遭受了巨大的贸易逆差,为了稳定对外平衡和提高工业竞争力,美国采取了削弱美元的措施。

目前表明美元对多种货币的强度的“实际有效汇率”,已经处于自“广场协议”前后以来的历史高位。金融市场认为可能会有第2个“广场协议”的背景是强势美元开始动摇全球金融的担忧。

在英国,发生减税措施引发市场动荡的“特拉斯冲击”,而在欧洲,有报道称主要金融供应商瑞士信贷的财务不稳定。虽然原因各不相同,但最基本的是在美联储货币紧缩的背景下,过剩流动性的回归。表明资金正在返回美国的美元强势是金融市场不安的证明。中国等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着海外投资资金的外流。

在实际中,就强势美元进行国际合作的障碍是相当高的。最基本的前提是美国本身认识到有必要纠正强势美元。只要美联储的首要任务是平息通货膨胀,现在就不能放松货币紧缩政策。

很明显美国国内也存在着强烈的美元恐慌情绪。强势美元导致的美国企业盈利恶化是美国股市的一个下行压力。然而,一定程度的收入恶化实际上在某些方面可以通过冻结招聘和增加裁员来缓解劳动力市场的过热,而这正是高通货膨胀的根源。虽然美国官员认为美元走强有助于缓解通货膨胀的主张已经减少,但阻止美元升值的理由还不多。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财政部长耶伦10月11日表示“美元的价值由市场原则决定,这符合美国的利益”,认为耶伦这是追认强势美元的观点出现增加。

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金融动荡加深,美联储将不得不因此做出反应。野村证券的首席策略师松沢中表示“这和‘广场协议’是不同的舞台”,认为“美联储在今后进行货币紧缩政策之际,不得不考虑到金融稳定”。

比“广场协议”更接近的模式是2016年2月讨论的“上海协议”理论。不少市场人士猜测,各国可能当时在上海举行的20国集团(G20)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上同意接受更弱的美元。虽然各方不承认存在协议,但事实上,当时的美联储主席耶伦随后冻结了额外的加息。

如果达成了纠正强势美元的协议,饱受日元疲软之苦的日本似乎会松一口气。与“广场协议”签订时的情况却非常不同。当时,日本对美国有巨大的贸易顺差,以纠正失衡作为了目标。随后的日元升值伤害了日本经济,而增加国内需求的措施则造成了泡沫经济。

现在情况发生了逆转,日本由于依赖进口化石燃料,出现了巨大的贸易逆差。瑞穗银行的首席市场经济学家唐镰大辅指出:“即使美元的全面反弹结束,围绕日本的结构性问题也不会改变”。 即使强势美元的修正开始发生,也可能不会直接导致日元贬值的完全结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下午6:43
下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下午9:01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