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这两天,一件突发事件震惊了各界:被誉为“最美女总理”的新西兰总理阿尔登忽然宣布辞职,并且没有给出任何理由。

当然,也有痛恨阿尔登的人把她称为“龅牙妹”。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但是无论什么称号,每一个澳洲百姓都应该高度关心她辞职背后的真实原因。

作为从2017年就开始带领新西兰工党成功上位的最大功臣,阿尔登也是一位充满争议的政治人物,比如在联合国大会上当众哺乳、公然打出反对移民的旗号、并承诺将大举改革房地产等等。

然而随着阿尔登的辞职,与新西兰经济结构以及地理位置都高度相似的澳大利亚,也将面临一场暴风雨。

因为这位被视为“新西兰之光”的女总理辞职,并非偶然,而是因为这出拙劣的戏码已经难以继续。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首先,阿尔登在2017年的胜选并不光彩,而是与臭名昭著的少数党派New Zealand First联手,并承诺让该党派党魁在胜选后担任副总理以及外务部长。两党联盟之后,才拿下了大选。

如果用《世纪报》评论员Roshena Campbell的话说就是:“New Zealand First就是澳洲一国党(排外、歧视、种族主义)的翻版。”

为了取悦这群特殊选民,阿尔登果断宣布将新西兰移民人数从每年7万人腰斩至3万人。

对于绝大多数选民,阿尔登则承诺将大刀阔斧地改革房市,让更多新西兰老百姓住上自己的房子。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一方面削减海外移民,另一方面让本地老百姓当家做主站起来,显然是赢得选票的完美配方。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一切都非常美好,特别是阿尔登政府豪掷20亿纽元(折合18.5亿澳元),打造10万套经济适用房,更是点燃了新西兰民众的希望。

但是问题来了:以新西兰的经济实力,特别是在腰斩移民的情况下,要怎么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呢?

阿尔登的解决方式是:不着急,这日子不是还没到嘛。

这也是阿尔登政府的第二个配方:温水煮青蛙。

但是很快,纸就包不住火了。

在阿尔登执政的第二年(2019年),新西兰移民人数不降反升,从5.5万人飙升至7.2万人,显然与阿尔登承诺的大幅削减移民背道而驰。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在缓解住房危机方面,豪掷到打造10万套经济适用房的20亿纽元,在投入5年后,也仅仅建成1,365套,相当于总目标的1.36%。

据新西兰政府部门数据显示,在2022年上半年里,新西兰房屋的拆除数量已经超越建成数量。换句话说:2022年的前6个月里,新西兰的房屋数量出现了负增长,更别提缓解百姓住房压力了。

这一套操作下来,非常打脸。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但是,移民人数的不减反增,以及房地产供求关系的进一步失衡,有一个非常好的理(借)由(口):新冠疫情带来的人口流动性骤变,以及建材供应链的中断。

如果说宏观经济因素的变化是命运垂爱阿尔登政府,那么新西兰工党政府在政策上的大翻车就属于自我了断。

首先,阿尔登政府重拳打击“房地产投机倒把行为”,直接取消了长期助推地产泡沫的负扣税(negative gearing)。

所谓负扣税,是指投资者可以将投资过程中的亏损用于对冲盈利的一种税务机制。简单来说,就是地产投资者可以将按揭成本(支付给银行的利息)对冲租金收益,最终实现合理避税的行为。

这一机制也被大量的澳洲地产投资者广泛运用。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废除负扣税机制的目的非常明显——减少地产投机行为,迫使投机者退出房市,释放房源,缓解房市供应困难,最终让新西兰老百姓过上当家做主的好日子。

但是,阿尔登政府的下一个政策变更就让人摸不着脑袋了——大幅减弱了资本所得税减免机制(Capital Gain Tax),这一招的落地,彻底葬送了阿尔登政府的前程。

类似负扣税机制,资本所得税减免机制也是助推地产泡沫的元凶之一,当投资者在持有资产超过一定年限之后,就可以在出售资产时享受盈利部分的税务优惠。

这一机制,同样是吸引成千上万海外和本地投资者涌入澳洲地产的原因。

那么阿尔登是怎么改的呢?

答案是把资产(这里指地产)的最短持有时间从5年一口气上调到10年。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换句话说,那些最初打算投资5年以后就出售变现,然后撤离房市的投资者,现在已经无法脱身,因为绝大多数投资者在进入房市前,已经在税改前的基础上计算好了盈亏比,没有人愿意割肉。

负扣税机制的废除,原本是用来打击地产投机者信心,释放房源,但是资本所得税年限的上升又让地产投机者无法离场。

那么对于这些投机者来说,只有一个出路:把成本全部转嫁到租客身上。

至此,阿尔登政府的“黑暗料理”配方已经出炉。

移民人数、房屋可负担性以及对社会各个阶级的大范围割韭菜,成为了阿尔登政府的收官之作。

而必须大口吞下这些黑暗料理的,是生活在新西兰社会下层的弱势群体。

但是,这些都是阿尔登一个人的锅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

说是,因为她所做出的几个关键承诺都没有兑现。

说不是,因为文章开头提出的问题:以新西兰的经济实力,特别是在腰斩移民的情况下,要怎么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呢?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答案是根本不可能实现。

一个依靠移民带来财富的国家,一边表示要腰斩移民人数(断财路),一边又要大兴土木打造10万套住房(增加开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反观澳大利亚,财政部长Chalmers的操作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尽量在不激发社会矛盾的前提下大量引进移民。

澳洲财经见闻此前发表的《即将改写历史:30万移民大军入境澳洲》中指出,澳洲极有可能在本财年创下有史以来最高净移民人数纪录。

可见,源源不断引进移民是澳洲、新西兰,乃至全球其他移民大国的必经之路。这一点,阿尔登没有做错。

但是在经济结构单一且经济体量极小的新西兰,豪掷重金,并且通过税改来拆东墙补西墙(比如迫使投资者在10年内抛售资产而缴纳所得税,增加政府财政收入),却是一记自不量力的昏招。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所以,阿尔登的辞职并非突如其来,而是一系列政策失误带来的必然结果。

这个惨痛的教训,在由新西兰百姓埋单的同时,也为澳大利亚敲响了警钟。

至于阿尔登的后继者如何收拾这个残局,我们将拭目以待。

为什么新西兰女总理“翻车”是对澳洲的一记响亮警钟?

发布者:Ian,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3年1月9日 上午9:18
下一篇 2022年4月1日 上午6:59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