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独居成年人接近1亿

护士小余(38岁)从3年前开始一个人住在父母在上海购买的两室一厅内。她可以为自己的宠物猫购买高档猫粮,在网上支持喜欢的偶像。由于不需要高额的居住支出,1.3万元的月收入大部分都能花在自己身上。
“感觉不到结婚的必要性。顺其自然,一个人充实的人生也很快乐”。
最早从2020年代前半期开始,中国的总人口或开始减少。因为不想负担成家后带来的经济负担,越来越多在城市生活的年轻人选择单身。在老家的父母一代,也有很多人独自生活或老夫妇一起生活,被称为“空巢老人”。预计中国的独居成人2021年将比2018年增加3成,增至1亿人。传统的大家庭正在解体。
“单身人士”的增加是全球趋势。欧睿国际的统计显示,全球的单身家庭数量自2018年至2030年将增加3成左右。此前大家庭较多的亚洲到2040年将有5分之1人口成为单身者。欧美主要国家的单身家庭比率已达到3~4成。在芬兰,单身家庭是夫妻和孩子组成的小家族的2倍,已成为最标准的家庭。
单身家庭的增加将同时加剧非婚化和少子化,加快人口减少。在护理和福利方面,家人的扶助变得困难,孤独导致身心负担加重,公共支援也会随之增加。家庭解体将明显改变经济和社会构成单位,世界已开始面对这种变化。
2018年英国全球首次设置了“孤独大臣”。对于孤立导致老年人痴呆症和年轻阶层精神健康恶化、增加医疗费的危机感强烈。由跨党派议员组建的委员会估算称,孤独的负面影响将给英国经济每年带来320亿英镑的损失。
如何与有可能剥夺社会活力的孤独共生?在单身家庭比率达到4成的瑞典,南部城市赫尔辛堡(Helsingborg)市出现了名为“Sällbo”的设施,作为孤独社会的生活基础设施样板受到关注。单身老人、寻找廉价住处的海外移民和年轻一代等一起居住。老年人教移民英语,年轻人则为老年人的生活提供扶助。
在美国,据称4分之1的65岁以上老人在社会上会被孤立。 2017年创建的“Papa”招募年轻人去老年人家,提供家政、聊天和一起玩游戏等服务,可拿到几十美元的报酬。会员人数一年增长了4倍。
11月,Papa从看好“老年人科技”的软银愿景基金等获得了出资,企业估值达到14亿美元,支持的力量在不断扩大。
日本明治大学特聘教授金子隆一指出,“单身者为了保持身心健康和发挥较高的生产效率,需要个性化的医疗和支援体制”。
失去了家人纽带的个人分散在社会上无依无靠,如何将大家联络起来相互支撑?如果不以政府和企业之力克服“孤独”这一人口减少时代的痼疾,社会基础将出现动摇。

20130611000715478667_54075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4日 下午5:35
下一篇 2022年1月14日 下午8:2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