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澳洲新闻集团报道称,想要胜选成立新一届政府,工党或联盟党需要在国会拿到至少76个席位。如果数量不够,那么谁能掌权将由独立议员决定。

如果工党要想获得独立执政所需的7个席位,就必须有3.3%的选民转向它,工党将需要获得维州和塔州的边缘席位。

从统计数字上来看,莫里森政府需要做的就是保住它现有的席位,从自由党前议员 Craig Kelly手中夺回Hughes选区,并抵消在塔州、维州、新州或昆州的潜在损失。

通常来说,选战的焦点都集中在关键边缘席位——即现任议员选票优势不足6%的席位。包括Reid和Chisholm在内华人居民众多的选区,可能会成为两党的“胜负手”。

以下是澳洲新闻集团整理的,可能决定本届大选胜负的边缘选区。

*新州*

*Gilmore*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Gilmore议员Fiona Phillips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候选人Andrew Constance(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2.6%(工党)

候选人:工党议员Fiona Phillips和自由党Andrew Constance。 Gilmore只是2019年大选中自由党输给工党的三个席位之一。

首任工党议员Fiona Phillips打败了候选人Warren Mundine。尽管当时当地已经有了一名自由党候选人,但莫里森仍下令Mundine空降该席位。 然后国家党加入,一场混乱的三方竞争随之展开,这给了Phillips一条胜利之路。

Gilmore是莫里森宣布大选开始后最先访问的选区,这表明自由党对自己的机会有多重视。

该席位包括新州南部沿海的几个城镇,这些城镇在2019年夏季山火期间都遭到了严重破坏。 联盟党对前州议员Andrew Constance的个人支持率持乐观态度,他公开谈论政府对山火的应对引起了公众的共鸣,这将帮助联盟党过线。

*Parramatta*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工党候选人Andrew Charlton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候选人Maria Kovacic(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3.5%(工党)

候选人:工党的Andrew Charlton和自由党的Maria Kovacic。

长期持有该选区席位的议员Julie Owens选择退休,让联盟党乐观地认为他们可能会赢得这个悉尼西部席位。

工党希望空降前陆克文职员Andrew Charlton而不选择当地候选人的决定会对他们有利, Charlton不久前还住在Bellevue Hill价值1600万澳元的豪宅里。

自由党候选人本身也并非没有争议。 当地商人Maria Kovacic是总理干预新州自由党的预选后在9个席位安插的人选之一。

*Wentworth*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Wentworth议员Dave Sharma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独立候选人Allegra Spender(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1.3%(自由党)

候选人:自由党议员Dave Sharma和独立候选人Allegra Spender。

Wentworth将迎来一场激烈的斗争。它一度被认为是自由党皇冠上的珍宝,但该席位的选民已经证明在合适的情况下他们将愿意把票投给独立候选人。

谭保辞职后该席位进行了补选,Dave Sharma被打败,但2019年他又从独立议员 Kerryn Phelps手中夺回了该席位。 不过他只以小幅优势持有该席位,并面临独立候选人、商人Allegra Spender的挑战,Spender是前自由党议员的女儿和孙女,也是设计师Carla Zampatti的女儿。

*Reid*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议员Fiona Martin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工党候选人Sally Sitou(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3.2%(自由党)

候选人:自由党议员Fiona Martin和工党的Sally Sitou。

该席位一度被认为是工党的中心地带,但自2013年工党将其输给Craig Laundy后一直未能夺回来。 Reid是新州最多元化的席位之一。

根据澳洲统计局,生活在Reid的人中有56.3%出生于海外,55.3%在家说英语以外的语言。

现任议员Fiona Martin在上次大选中经历了1.5%的选票损失,最近她因投票反对政府的反宗教歧视法案而引发争议。

她面临华人移民的女儿Sally Sitou的挑战。

*Macquarie*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工党议员Susan Templeman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候选人Sarah Richards(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0.2%(工党)

候选人:工党议员Susan Templeman和自由党的Sarah Richards。

2019年,Susan Templeman以371票的微弱优势再次当选澳洲最边缘席位的议员。 但自那之后该地区遭受了森林火灾和洪水的袭击,所以复苏和清理工作很可能是选民最关心的问题。

Templeman面临自由党候选人Sarah Richards的挑战,Richards是Hawkesbury市府议员兼前律师,2019年她也参选了。

该席位被认为是自由党的必争之地,它有望抵消其他地方的损失,这也是莫里森在竞选初期就访问该地区的原因。

热情的选举观察员也将密切关注北悉尼和Makaller的结果,在这两个选区,温和派自由党人Trent Zimmerman和Jason Falinski面临当地独立候选人的严峻挑战。

Hunter议员Joel Fitzgibbon的退休也在工党候选人Dan Repacholi和国家党候选人 James Thomson之间引发了激烈的竞争。

*维州*

*Chisholm*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议员廖婵娥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工党候选人Carina Garland(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0.5%(自由党)

候选人:自由党议员廖婵娥和工党的Carina Garland。 Chisholm位于墨尔本的东部城区,是政府的第二边缘席位。这是澳洲最多元化的席位之一,有大量华人。

2019年大选时现任议员廖婵娥以不到1100票的微弱优势胜出,她是在Julia Banks 退党变成中立议员后被选为候选人的。 她将面临维州贸易大厅委员会前助理秘书Carina Garland的挑战。

*Goldstein*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议员Tim Wilson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独立候选人Zoe Daniel(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7.8%(自由党)

候选人:自由党议员Tim Wilson和独立候选人Zoe Daniel。

Goldstein席位自1984年创建以来就被认为是自由党的安全席位。 但ABC前记者Zoe Daniel的参选预计会让温和派自由党议员Tim Wilson头痛。

他有良好的优势,但如果气候变化前的独立人士从2019年艾伯特在Warringah被驱逐一事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早期民调表明对Wilson来说这最终可能会是一场胶着的竞争,Wilson于2016年首次当选。

*Corangamite*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工党议员Libby Coker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候选人Stephanie Asher(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1.1%(工党)

候选人:工党议员Libby Coker和自由党的Stephanie Asher。 Corangamite是2019年大选中自由党输给工党的三个席位之一,首任工党议员Libby Coker将再次竞争它。

在过去三年里大量选民移居该选区导致该席位的面积缩小,现在更多地是以 Geelong为中心,而不是其传统上占据的Great Ocean Rd。 界线改变预计对工党有利,但考虑到这个席位的选民摇摆史,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Coker面临当地市长Stephanie Asher的挑战,2013年时Asher是临近席位Corio的独立候选人。

在Kooyong,联邦财长Josh Frydenberg也面临来自支持气候行动的独立候选人 Monique Ryan的挑战,莫里森在Higgins的支持率下降也意味着该席位有待观望。

在Dunkley,两届Survivor亚军Sharn Coombes的名人效应可能也会给工党的Peta Murphy带来挑战。

在其他地方,自由党希望在受欢迎的议长Tony Smith辞职后保住Casey席位。 Damian Drum的退休也在传统安全席位Nicholls引发了有趣的国家党、自由党和独立候选人的三方竞争。

*昆州*

*Longman*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议员Terry Young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工党候选人Rebecca Fanning(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3.3%(自由国家党)

候选人:自由国家党议员Terry Young和工党的Rebecca Fanning。

首任自由国家党议员Terry Young将希望打破Longman在过去5次选举中4次易手的趋势。 该席位主要是城市选区,包括布里斯班到Sunshine Coast之间的地区,每次选举选民都有很大的摇摆。

2016年一国党将该席位输给了工党,2019年工党也未能保住它。 它被认为是两大党的必争之地。 现任议员Ken O’Dowd的退休增加了工党赢得昆州北部席位Flynn的希望。反对党还 认为它有望赢得布里斯班和Leichhardt席位。

*塔州*

*Bass*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议员Bridget Archer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工党候选人Ross Hart(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0.4%(自由党)

候选人:自由党议员Bridget Archer和工党的Ross Hart。 自1993年以来Bass只有一位现任议员再次当选,这使得该席位获得了澳洲“弹射座 椅”的绰号。

2019年Archer仅以583票的微弱优势胜出,她因在议会任期内敢于公开反对总理和政府而出名。 在她寻求打败挑战者Ross Hart时,她声望的提高可能对她有利。

Hart本身也是 Bass的议员,2019年时被免职。 这场竞争中的一个不确定因素可能是Jacqui Lambie Network候选人Bob Salt的影响。

Bass的孪生席位Braddon也有相当多的摇摆选民,现任议员Gavin Pearce将希望 Jacqui Lambie Network候选人Sophie Lehman不会溅起太大水花。同时,自由党希望在Lyons能表现得更好,此前候选人Jessica Whelan在社交媒体发布种族主义帖 子导致自由党不得不放弃她。

*南澳*

*Boothby*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自由党候选人Rachel Swift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工党候选人Louise Miller-Frost

优势:1.4%(自由党)

候选人:自由党的Rachel Swift、工党的Louise Miller-Frost和独立候选人Jo Dyer。

尽管联盟党自1949年就持有该席位,但多年以来工党一直在鼓吹自己有机会拿下 Boothby。 现任议员Nicolle Flint的退休和最近南澳的选举结果给了反对党赢得这个该州唯 一边缘席位的新希望。

医学研究员兼管理顾问Rachel Swift希望取代Flint。她的胜利之路将因独立议员 Jo Dyer的挑战而变得更加复杂,Dyer因为一个去世的朋友辩护而引起公众关注, 这个朋友曾指控前部长Christian Porter强奸。

*北领地*

*Lingari*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工党候选人Marion Scrymgour

两党必争之地!细数可能决定大选结果的边缘席位,华人聚居选区或成“胜负手” 

乡村自由党候选人Damien Ryan(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优势:5.5%(工党)

候选人:工党的Marion Scrymgour和乡村自由党的Damien Ryan。

由于在旧议会大厦任职的最后一位议员Warren Snowdon退休,Lingiari被认为是一个不确定席位。

Snowdon已持有该席位20年。 该选区包括北领地的大部分地区以及Cocos Islands和Christmas Island,几乎不 可能进行民调。 工党支持前副首席部长兼Northern Land市府首席执行官Marion Scrymgour,她面临来自乡村自由党候选人Damien Ryan的挑战。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8日 下午9:16
下一篇 2022年4月19日 上午12:01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