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坏蛋”选一个!澳媒:选民既不满意莫里森,也不认可Albanese

/*本文译自AFR ,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 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

时政编辑Phillip Coorey及Andrew Tillett在《澳洲金融评论报》发表题为《“两个坏蛋”:选民犹豫不决且不知所措》的评论文章。

文章称,澳洲选民既不满意现任总理莫里森,也不认可工党党魁Anthony Albanese,他们所能做的只是选一个不那么糟糕的人当总理。

*全文如下:*

本周一,Anthony Albanese在新闻发布会开始时安抚了为提问而互相大喊大叫的记者。 “我不是莫里森。”他说道,“我不会从记者会上逃跑,按顺序来,每个人都有机会。” 但在这一表态仅仅5分钟后,工党的竞选活动就拉响了警报——在被记者反复追问后,Albanese无法说出澳联储的官方现金利率、澳洲目前的失业率和油价。

两天后,Albanese便开始缩短记者会的时间。只有在5月21日晚上,我们才能知道 Albanese的这一失误会产生多么的负面影响。

两个“坏蛋”选一个!澳媒:选民既不满意莫里森,也不认可Albanese

工党党魁Anthony Albanese(图片来源:网络 )

如果工党败选,Albanese在记者会上的糟糕表现将会成为影响选战的重要时刻;如果工党胜选,那么这一刻将成为Albanese“摆脱”困境的标志。 但是,Albanese的这个失误被那些最终决定胜负的人——尚未决定支持谁的选民——指 出来的,而且指出的方式不太那么令人感到积极。

一般来说,那些远离日常政治活动的选民会在竞选头三天关注新闻,然后在接近尾声时再次关注。 但由于过去3年间发生的事情,政客侵入了民众的日常生活,选民们比以往更投入了。

*防御和抗争*

莫里森开始竞选活动时,他承认在过去3年间犯过错误。但同时也表示选举是为了选民,不是为了他自己。莫里森表示,在经济方面,他仍是澳人最好的选择。

莫里森所传递的信息被评论人士提炼为“选你了解的魔鬼更好”,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未做决定的选民可能不太喜欢莫里森,但他们对工党党魁的印象更差。

现在距离投票日只有5周多,距离早期投票开始也只有3周。尚未做决定选民中的大多数表示,他们准备捂着鼻子再给联盟党政府一次机会。

为什么?因为Albanese和工党没有做足够多的工作来说服他们。

两个“坏蛋”选一个!澳媒:选民既不满意莫里森,也不认可Albanese

澳洲现任总理莫里森(图片来源:网络 )

这种观点在两位党魁的语言和信息中有所反映,也正是本周二晚Ipsos受《澳洲金 融评论报》委托进行的两个焦点小组讨论所提炼出来的信息。 大部分参与者使用了“选你了解的魔鬼更好”这一说法或它的变体。

第一小组的选民来自自由党持有的墨尔本选区Chisholm、Deakin和HIggins,2019 年时他们都把票投给了自由党,但现在不确定要选谁。

第二小组的选民来自工党持有的悉尼选区Parramatta和Greenway,都是工党选民, 但现在也不确定选谁。

两个“坏蛋”选一个!澳媒:选民既不满意莫里森,也不认可Albanese

(图片来源:《澳洲金融评论报》)

首先,没有一个人对两位党魁有好印象。 “我觉得他们两个都是坏蛋。”有两个十几岁孩子的Sonia说道,“一个是从政26年但 我们没怎么听说过的坏蛋,另一个是个糊涂蛋,所以我完全困惑了。”

Jean表示:“看看那些总理政治家,基廷、霍克、霍华德——如果你用他们做标杆, 再看看这届大选的两位候选人,我认为他们在领导风格和信心方面都不达标。这是我第一次在选举中不知道该选哪边,这种感觉很不好。”

自称是工党默认选民的Pete直截了当:“这就像去餐馆吃饭,看完菜单后你发现没有什么非常想吃的东西,但又必须吃。”

*大选结果可能比民调结果更接近*

对工党而言,它在赢得一场本应唾手可得的大选上做得不够。 Ipsos民意调查员Don Pole表示,虽然只有两个小组并不能得出什么明确的结论, 但“选举结果可能比民调结果所显示的更接近”。选民对两大党都缺乏热情意味着 “改变的热情很小”。

对莫里森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负面的,但也不完全是。在Twitter等社交媒体平台上,针对他的敌意是最强烈的,很多人错误地将这种敌意视为主流观点。 2019-2020年山火季,莫里森前往夏威夷度假的事情经常被提及。此外,女性选民 非常不喜欢他经常提到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两个“坏蛋”选一个!澳媒:选民既不满意莫里森,也不认可Albanese

莫里森和妻女(图片来源:网络 )

Sonia表示:“不管是谁在给莫里森提供建议,也许是来自Hillsong教会的某个人, 都需要停止了,因为如果他再提到Jenny和孩子们……我不知道他为何就看不到自己给人的印象多么虚伪和无能。

他有很多令人尴尬的低级笑话,在酒吧里喝啤酒的日 子已经过去了。” 所有人都说总理的标志性“假笑”是负面的,Craig说假笑让总理看上去“没有他的年 龄那么成熟”,Jean说他的假笑真的让她很恼火。

“我真的希望有人培训他一下,让他别假笑了。有时他会说一些很精彩的话,然后就露出了假笑,这让他的话失去可信度。如果我跟他一起工作,我会揍他很多次, 他会满身淤青地出现在镜头前。”

*乌克兰和就业*

莫里森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低就业率、努力工作、能够做出不受欢迎的决定以及对抗中国等方面受到选民好评。但在处理新冠疫情方面,对莫里森的积极评价相对而言不多。 两组选民都认同,新冠疫情对任何政府来说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莫里森没有做对 所有的事情是可以理解的。

Nigel表示,莫里森的成绩好坏参半,“但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能把疫情处理地更好”。 因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的封锁而留下创伤的Sonia认为,工党会处理地更糟。 “政府采取了一些更常识性的措施,如果是工党政府执政,我觉得我们现在还在居 家封锁中。”

两个“坏蛋”选一个!澳媒:选民既不满意莫里森,也不认可Albanese

(图片来源:网络 )

Jean是唯一提到疫苗和快速抗原检测短缺的墨尔本人,她的批评最严厉,“他只做对了一半,另一半完全是灾难。”

Parramatta工党选民Simon表达了一种普遍观点,尤其是在男性选民中,即莫里森应该被放一马。 “他在疫苗上很慢,但后来都加快了。我认为这是非常难执政的三年,也许他们需 要在‘正常’环境下再试一次,看看效果如何。” “尽管发生了所有这些事情,我们的国家仍然表现得相当好,有一种观点是,如果 没坏,就别修,‘选你了解的魔鬼比选你不了解的魔鬼要好’。”

*模糊的Albanese*

至于Albanese,在选举日即将到来之际,他的形象在选民心目中模糊的无可救药, 这让他在本周一的失误产生了更大的负面影响。

Craig表示:“看看Albanese在利率和失业率上犯的错误,我的意思是,他是一个年入40多万澳元的人,但却记不住一个统计数字?这太严重了,你不能在公众眼前犯这种错误。” 当被要求说出工党党魁的优点时,两个小组的选民都陷入了沉默,主持人开玩笑说 “不要所有人都同时发言”。

两个“坏蛋”选一个!澳媒:选民既不满意莫里森,也不认可Albanese

(图片来源:网络 )

墨尔本选民表示,“他不是薛顿”,以及“他的外表有很大的改变”,而悉尼人Yvonne 则不温不火地说,他“对人们有好处”。 两个小组的人都没有提到反腐委员会,虽然大部分人都担心气候变化,但没有人知道工党去年末宣布的政策。

Craig表示,Albanese既没有活力,也没有新鲜想法。同时,他可能提出用Clive Palmer的15%铁矿石出口权费来偿还债务,“至少他想出了一些东西。”

*白噪音*

就个人而言,Albanese是黯淡的,Peter表示他“太消极”,“看上去无趣”,“似乎很冷漠”。 “这有点像扔石头,希望不是莫里森就足让你当选。我每天晚上都看新闻,但也无 法说出如果他们上台会有什么不同。”

Sonia表示,Albanese就是此次大选的白噪音。 “当他开始讲话时,我会忘记他在说什么,我试图参与其中了。这不是他的错,但他有鼻音,所以即使他没有抱怨,我也觉得听上去就像在抱怨。” 悉尼工党选民Aaron斥责Albanese是“填补空隙的人”,他补充道,“破坏和抱怨要容 易得多,而建设则要难得多。”

两个“坏蛋”选一个!澳媒:选民既不满意莫里森,也不认可Albanese

(图片来源:网络)

这种言论类似莫里森开始使用的语言,进一步表明联盟党的研究也显示了同样的观点。 令工党更加担心的是,上次投自由党的人仍然在提工党的股息收入已缴税金改革。 尽管Albanese成为党魁后很快就放弃了该政策,但有人怀疑它会卷土重来。

“我仍然记得他们对爸爸妈妈做的事。”Pete表示,他的父母是自筹资金的退休人员,“我无法相信这些人不会陷害我们。”

“我想给Albanese投票,但最后我可能会选莫里森。我认为我对他的信任比对 Anthony Albanese多一些。” Nigel同意道,“选你了解的魔鬼更好。”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6日 下午2:19
下一篇 2022年4月16日 下午2:3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