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行业高管撰文:移民审查应该坚持事实,重要投资者签证(SIV)吸引人才和资本!

澳大利亚金融服务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布莱克·布里格斯(Blake Briggs)在《澳大利亚人报》撰文表示,澳大利亚需要一个现代化的移民计划,既能吸引技术人才,也能吸引创新和资本投资。这就是为什么在对艾博年政府宣布的澳大利亚移民计划进行全面审查时,应该以事实而非臆测为指导。

重要投资者签证(Significant Investor Visa)由前工党政府于2012年设立,通过允许申请者在澳大利亚投资500万澳元(其中至少250万澳元必须投资于新兴企业和风险投资)的移民方式,旨在吸引创业人才和资本进入澳大利亚。

金融行业高管撰文:移民审查应该坚持事实,重要投资者签证(SIV)吸引人才和资本!

自2015年出台投资新兴企业和风险投资的强制性要求以来,数百家澳大利亚企业从该项目中受益,如农业技术、专业制造、能源、数字技术、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

截至2020年6月,内政部指出,在考虑到对经济活动、就业和州和联邦层面的额外税收的乘数效应之前,仅在澳大利亚,该项目就吸引了逾118亿澳元的投资。

该计划使澳大利亚能够与其他西方主要国家和亚洲国家的竞争中占优,以成为金融服务中心,要知道,这个市场是澳大利亚3.3万亿澳元养老金池的几倍大。

因此,澳大利亚企业可以利用我们世界级的金融中心优势,创造新的出口机会。

这对于两党长期以来的目标来说是一个利好,即推动澳大利亚成为亚洲地区的金融服务中心,并创造高技能就业机会的增长。

然而,批评者却提出了四大主张。

首先,他们提出了一种霍布森选择,即在SIV计划中的名额是以牺牲技术移民为代价的。澳大利亚只是需要技能和资本来提高我们的生产力。说我们必须有一个而不是另一个的选择误区。

其次,他们指出了商业创新与投资计划(Business Innovation and Investment Program)下结构性投资框架的问题。要知道,结构性投资框架是该计划的一个子集,由财政部负责。反对者认为这种投资框架有违SIV的初衷。可是连财政部自己也承认,他们没有试图用此框架衡量SIV政策好处,并特别指出,它的模型“没有试图捕捉任何信息溢出、投资效应或移民的间接就业效应”。

第三,批评人士认为,该项目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没有申请人在性格测试中被拒绝。不用说,金融服务界会大力支持采取措施,以维持该计划的完整性和信心,但目前没有证据显示申请人在利用该计划。

来自内政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的证据显示,SIV的拒签或撤资率约为30%,这意味着近三分之一的申请人无法通过该部门背景调查和其他检查。

该项目包括由内政部进行的资金来源检查,以及警方的检查,在某些情况下,安全机构对特定申请会提出建议。而且,所有申请在投资任何澳大利亚金融机构之前,都必须遵守澳大利亚金融管理局执行的“了解您的客户”要求。

最后,令人担忧的是,该项目的批评者强调中国和东南亚移民使用该项目,可是这几乎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

该计划的总人数相对较少,平均每年约有300人获得初级签证。尽管迄今为止大多数申请人都来自中国内地,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种趋势正在转变,来自英国、美国、南非和中国香港的申请人越来越多。

很简单,如果申请人的质量好,申请人的来源国是无关紧要的,关注申请人的种族不应该出现在澳大利亚的移民政策中。通过我们向全世界推广的项目来到澳大利亚的现有申请人不应该因对经济和多元文化社会做出了贡献而受到诋毁。

通过移民计划提高我们的生产力不应该是一场零和游戏。应该为技术移民以及创造就业机会的人包括投资者和企业家提供一席之地。

金融服务委员会将与工党政府和即将到来的审查进行建设性的合作,以确保澳大利亚的移民制度能够更好地为国家建设做出贡献,但审查必须以开放的心态开始。

发布者:Richard,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2)
上一篇 2022年9月20日 下午7:06
下一篇 2022年9月21日 下午1:26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