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原创 | 澳洲喜迎股权投资新时代--PE & VC抢占风头

02月12日 10:23:58

导语:

 

来自美国的两位大佬,他们看中的不是澳洲的房地产市场,而是澳洲人保住自己的工作、企业的生存和贷款服务的能力。私募股权巨头黑石集团与KKR的涌入并非只有“救世军团”的性质,他们经过了多年的起落沉浮,总在那一时刻掀起新一轮的投资浪潮。

 

而世邦魏理仕(CBRE)近日发布的《房地产私募基金:掀起新一轮亚太资本配置浪潮》研究报告指出,随着亚太地区房地产投资吸引回升,区域市场融资环境持续改善。报告中预计到2020年,房地产私募基金在亚太地区市场将完成530亿美元的规模配置。中国将成为其中140亿美元的吸收国并成为最大的房地产私募基金投资目的地。

 

行业巨头和CBRE的报告在真实地告诉我们,这里不止是牛羊遍地的土澳,它也是一个资源丰富并正在走向金融科技崛起的时代。

 

一. PE从何开始?

 

私募股权基金(PE)是伴随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并购潮起来的概念,可以看做是一个替代资本市场,为需要资本或者想出手资产的企业提供类似股票市场和银行信贷功能的一种金融产品。

 

PE,最早从事的就是兼并收购,随着市场的变化,老牌的PE基金比如黑石集团,KKR,都在随时改变其投资策略。但他们的核心理念还是现金流的状况,是持续盈利能力和稳定的偿债能力。

 

于是,这些大佬们所实际控制的传统企业的光芒被来自硅谷的人和他们背后的资本力量所遮挡了,而VC和天使从1995年Netscape的IPO开始崛起。

 

一个又一个天价的IPO让华尔街的PE们开始反思传统并购和私募股权融资创造的资本价值是否还有没有意义。曾经在杂志里翻到,在美国PE团伙集中的曼哈顿,PE们每天打着爱马仕领带,而VC们则穿着和乔布斯一样的衣服寻找他们心目中无须看财务报表,只看技术团队的下一个网景或亚马逊。

 

天使投资、风投VC与私募股权基金PE的区别

 

PE更关注的是财务数据,现金流状况以及各种极限环境下的损失预测,因此PE失败的概率较小,但暴富的概率也不是很大。

VC需要关注的是产品本身,市场潜力和社会价值,想要准确的洞察历史的演进和应用的趋势,并成为下一个风口里的黄金。天使更需要准确的洞察趋势以及赌对一个产品或团队。

 

在上个世纪末,由于互联网和高科技行业的躁动,伴随着大批高科技企业的IPO,一大批VC和天使基金就此崛起,然而VC和天使们所面临的行业趋势不可预知性和极大地投资风险,是他们相对PE最大的区别所在。

 

二. LP与GP?

 

风投和私募行业中最重要的参与者是:有限合伙人Limited Partner(LP)和普通合伙人General Partner(GP)。一般情况下,LP是风投和私募基金的投资人,而GP则是基金的管理人。有时,GP也会和LP一起出资投资到基金当中。

 

 

VC和PE的投资一般分为三个阶段:融资阶段、投资阶段和退出阶段。

 

在第一阶段融资的时候,GP往往挑选好了一个或多个被投资公司,在完成了专业尽调后,开始寻找投资人一起参与。一般而言,GP会规定融资的总规模和可以参与的LP可以投资金额的上限。GP有时也会自己出资投资到基金当中。

 

在第二个阶段(投资阶段)GP一般会参与到被投资公司的管理层。帮助完善公司的管理、销售、财务、市场、公关、融资等方面,来实现公司价值的快速增长。因此,VC和PE基金一般都会仅仅投资于自己具备行业专业能力和资源的领域公司。所以,不同于被动型的管理基金,风投和私募基金的最大区别在于主动参与被投资的项目与企业,为提高企业的价值。

 

在管理期间,GP就会开始规划下一个关键的阶段:退出机制。

 

VC强调高风险高收益,既可长期进行股权投资并协助管理,也可短期投资寻找机会将股权进行出售。而PE一般是协助投资对象完成IPO后套现退出。

私募基金退出机制的IPO项目总是可以让接盘的投资人带来较高的投资收益,从澳洲风险私募投资委员会(AVCAL)的数据报告显示,在2013-15年间,在澳洲证券交易所ASX上市的项目中,有私募参与退出的项目收益高于无私募支撑的项目。

 

由此在退出完成后,LP将获得高比重的投资收益,而GP收取管理费(Management Fee)以及基金收益利润(2+20模式,利润的20%作为提成收入 Carried Interest)。

 

管理费是基金管理人就其向投资人提供的资产管理和投资咨询服务而向投资人定期收取的费用,用于支付基金运营的各项开支,在PE中,较为常见的管理费缴纳周期为一年一次或者半年一次,然而在对冲基金(Hedge fund)中,管理费缴纳周期较短,按月或者按季度周期收取比较常见。

 

此外,提成收入(Carried Interest)是GP的主要收入来源,并且和投资人的利益绑定。GP往往会承诺投资人最低投资收益率,被称为Hurdle Rate,往往是5-8%。

 

在收益高于该收益率以后,GP将从投资人的净收益中分成。行业惯例往往是20-30%。如果高于一定的收益率以后,基金经理的分成比例也会更高。

 

三. PE与VC的现状

 

在2017的澳洲风险私募投资委员会(AVCAL)的风投报告里,悉尼大学商学院教授说:“现在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澳大利亚创业生态系统将会蓬勃发展,并为越来越多的毕业生提供机会迎接建设创新型经济的挑战”。

 

以及澳大利亚私募基金从2016年所涉及的交易份额由个位数骤然提高到20%,这种激增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呢?不管怎样“土澳”已经进入了股权投资的新时代。

 

 

在2015年,私募股权募资几乎增长了三倍,达到27亿澳元(2014财年水平相当),然而,2016年财年下降了15%达至21.7亿澳元。这一总额仍然高于2013与2014财年合并总额。在2016年几乎所有PE募资都是通过增长型PE或收购基金进行的,占比PE募资总额的29%和71%。

 

像PEP Fund V和CHAMP IV这样的收购基金在2016年成功募集了资金,而Next Capital等增长型PE公司也成功募集。Advent Private Capital在年内以及Odyssey Private Equity在2017年也获得了新的投资者承诺。

 

2016年,多家私募基金成功募资意味着对高质量资产的抢夺竞争激烈,一些行业领域出挑比如医疗板块显著增加,相关并购交易量增长了18%,交易额增长8%。

 

医疗科技领域对PE的吸引力持续增强。同样PE在医疗行业的退出机制里,资产更多转移给了中国买家,其中包括KKR以17亿将癌症护理公司GenesisCare转让给麦格理与中国资源公司,Archer资本以9.38亿澳元退出澳大利亚第三大私营医院运营商HealthCare,由中国绿叶医疗集团接盘。

 

从行业角度来看2016年的私募并购主要集中在养老服务、医疗服务、教育与儿童保育及科技四大板块。然而,在2017年并购活动激增至六年最高,由于全球金融服务行业整并,及市场对基础设施、科技和医疗保健的兴趣继续推动交易。

 

此外,来自路透数据显示,受到欧洲地产商Unibail-Rodamco收购购物中心运营商Westfield Corp交易的扶助,2017年澳洲并购交易规模达1,200亿美元,创2011年以来的新高。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在推动并购活动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Dealogic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年底,私募公司占到澳大利亚已宣告并购交易额的18%,与同期相比28%有所下降,但是它在并购市场份额占比远高于四年前。

 

风投的募资在2016年有史以来创下最高水平,七只基金募集总额达到5.68亿澳元。大于前六年(2009-2014年)总筹资额。筹集新资本的风险投资基金包括来自于Blackbird Ventures 2亿澳元的最新基金,1亿澳元的One Ventures创新和增长型基金,以及Uniseed和NAB Ventrues,每项基金募集5000万澳元。

 

在2016年风投规模已超过10亿,几乎是2015年的3倍,是2014年的8倍,2011年的10倍,风投的募资环境是自GFC以来最具吸引力的一年,并且在2015年12月政府宣布的“国家创新与科学议程”有助于提高风险投资界的意识及其对创新生态系统和整个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性。在过去的5年风投公司在澳大利亚投资创造了超过9亿澳元的新增长。

 

养老金基金在2017年财年大幅增加了对VC的资产配置,比2016财年增加了11%,占风投总额的32%。VC集中的投资产业包括生命科学,信息通信技术以及再生能源等未来的重点领域。到2023年,预计澳大利亚科技创业公司将对于GDP贡献1.1%,为经济创造10万个就业机会。

 

仅靠私募基金支持的企业每年就可以为澳大利亚GDP提供4%以上的支出,并直接或间接地为整个经济提供超过50万个全职就业机会。

 

经济分析证实,在五年内,由PE支持的公司平均就业人数从378人增加到1,636人,年均增速为27.6%。

 

四. 行业参与者

 

澳大利亚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占澳大利亚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总数的大部分,因为澳大利亚有限合伙公司占了2016财年新募集资金的32%。这与之前2015年出现的全球投资者基础的转变是一致的。

 

国际资本参与程度较高一直是澳洲资本市场的一大特点,无论是澳洲的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地产市场、基金市场,超过半数的资本都是来自于海外。

 

公共养老基金和金融机构等北美投资者的新投资承诺额超过了10亿澳元,占2016财年PE和VC资本募集总额的38%,而欧洲和亚洲合计占所有融资的四分之一。

 

然而,与近年来的趋势相比,2017财年PE和VC投资者的构成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澳大利亚投资者在去年的新投资承诺中占据相当大的比例,国内的投资者向PE和VC承诺的新投资额超过了25.1亿澳元,VC占PE与VC总募资总额的四分之三,而北美投资者募集的资金接近5亿澳元。

 

 

五. 私募与风投募资来源

 

2017年的另一个显著发展来自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对生物医学的2.5亿元的基金,CSIRO的1亿创投基金,南澳大利亚设立的5000万创投基金,跟随其后的AirTree的2.5亿元的风投基金以及新进入者IAG Ventures的7500万。

 

养老基金在2017年推动了PE募资,增加了总资本的58%,值得一提的是,总资本中有12.7亿澳元来自澳大利亚投资者,占总数的63%。澳大利亚退休基金贡献了6.76亿元占总筹资额的一半以上。这些证明了澳大利亚养老基金越来越受市场上PE的青睐,在过去的十年的时间里得到了广泛业界强劲的支持与回报。

 

此外,主权基金在过去的一年为总体的投资承诺作出了重大贡献,约占PE募资额的19%,相比2016年的2%,它的再次出现值得我们关注。

 

六. 澳大利亚PE与VC参与的项目

 

 

通过MBO,LBO以及私人交易在内的买断交易在2017年占私募股权投资总额的59%,略高于2016年。在这一年内最为突出的交易例如PEP收购澳大利亚最大的面粉制造商Allied Mills为增加其互补烘焙食品业务;Quadrant于2016年10月购买Goodlife健康俱乐部,2016年底紧随Jetts Australia及Fitness First Australia。

 

私有交易在过去的一年中也占有突出的地位,如Primavera Capital和上海医药控股在2016年下半年以3.14亿澳元收购Vitaco Holdings,凸显了亚洲对澳大利亚健康食品的强烈需求。 

 

此外,澳洲房产巨头网站Realestate.com.au(REA)在1995年成立以后,如果不是麦格理在1998年和随后的2001年新闻集团News Corp对其投资,该公司也未必成长为4.3亿澳元的大型上市公司。

 

澳大利亚在长达25年多的时间中不曾出现衰退,创下此等傲人记录的澳洲经济及其投资市场几乎与不停冲击全球市场的不确定风险和震荡形势绝缘。这种环境下成长壮大起来的本土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可以纵情发挥,到澳洲市场的每个角落发掘机遇。

 

然而,对于众多出海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东南亚往往是第一站,但这却让他们错失了在欧美市场成功的时机。亚洲企业家们却忽视了另一个正在兴起的生态系统——澳大利亚。

 

企业风险投资和资本家并不是唯一对创业公司表示支持的公司。在2016年底,澳大利亚政府承诺投资11亿澳元,在未来4年对该国的创新给予支持。创业者签证正在面向创业者推出,这些创始人从指定投资者那里吸引了超过20万美元的投资,此外,这些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不需要是澳大利亚公民,如果巴黎有一个创业园区,那么悉尼很快就会有一个类似的项目。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将出资3500万澳元投资兴建悉尼创业中心,这将是南半球第一个孵化器。

 

同时,根据澳洲税务局(ATO)在2015年11月,通过风险投资有限合伙人VCLP的形式投资到澳洲风险投资行业,将免缴资本升值税。而通过早期风险投资有限合伙人ESVCLP的形式投资到相关行业的澳洲和海外都享有税务的减免。

 

私募和风投市场与众不同的优势是其他行业所不具备的,此外,根据全球投资顾问公司Cambridge Associate的数据显示,澳洲的PE和VC投资的指数在各个时间周期上的投资表现都高于澳洲ASX300指数,以及瑞士银行UBS的澳洲银行汇票收益。

 

END

资本运作的意义有时无法用金钱去衡量,它演变了人们生活方式的发展,如科技金融所带来的消费金融的蜕变从根本上影响了我们传统的消费逻辑,以及颠覆创新技术的区块链,最终让金融成为那些行业当中的一部分。如今已是亚洲创业者们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他们开始探索澳洲生态系统的时候到了。

热点新闻2018年08月18日 星期六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