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AFN

悉尼和墨尔本的购房梦根本上就是一场噩梦

10月05日 16:22:30

 

随着房价的快速上涨,澳大利亚年轻一代的住房自有率下降至最低水平。

 

鉴于利率持续低位运行、住房供量不足和有利于房市投机行为的税制安排,澳大利亚的房价在过去15年上涨幅度超过140%。悉尼更是超越伦敦和纽约成为全球第7贵住房市场。

 

连续蝉联《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t Unit)“世界最宜居城市”的墨尔本目前成为全球房价居于前列的城市。

 

25-34岁人群中住房自有率仅为45%,较上个世纪80年代下滑了16%。其中,近半数下滑幅度发生在上个十年。

 

"The great Australian dream of home ownership is becoming a nightmare,'' said Brendan Coates, a housing policy expert at ...

 

同期,澳大利亚家庭的负债水平创下新高,对澳大利亚连续26年无经济衰退的记录构成拖累。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退休仍背负房贷或租房居住,符合政府“低保”申领人群的数量也会相应上升,对澳大利亚23万亿养老基金构成威胁。

 

Grattan研究所住房政策专家Brendan Coates指出:“伟大的澳洲梦,即实现安居乐业的梦想对于很多人而言将成为一场噩梦。政府政策的失败将需要至少20年才能消化。”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选民对住房可负担性的担忧日趋上升,近90%的澳大利亚人担心下一代买不起房。

 

住房可负担性问题得不到解决,政府所面临的压力自然不小。在诸多导致住房可负担性问题日趋恶化的问题中,澳大利亚的税制成为了众矢之的。

 

很多首次置业者抱怨,他们在和投资者竞争时处于劣势,后者可以通过负扣税等机制对投资房按揭利率进行退税申报。自1999年以来的资本利得税减半更是给投资房市场“火上浇油”。随着投资者的大量涌入,房价是一路向上。

 

澳大利亚持有投资物业者超过200万人,相当于每12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持有投资物业。其中接近30%的投资者持有2套及2套以上的投资房产。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澳大利亚首席经济师Paul Dales说道:“当越来越多的资金用于偿还贷款时,用于消费等支出就会相应减少,进而拖累经济增长。对于很多负债较重的家庭,只需小幅加息便会让这些家庭陷入困境。”

 

目前,悉尼独栋屋的均价已超100万澳元,住房可负担性成为了澳大利亚两党之争和政策利益的牺牲品。例如,在去年的竞选活动中,反对党工党提议对负扣税进行改革,削减资本利得税减免,但是执政党却否决了这些提议并表示,工党的举措将重创房地产市场,并是在“惩罚”上一代投资者。

 

目前,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正对住房可负担性出台的一些列举措只能说是“治标不治本”。例如,今年5月公布的预算案中仅正对海外投资者和首次置业者出台了相应的措施。

 

在很多政治人士看来,目前政府所谓的举措只是表面上的解决办法。前财长Joe Hockey指出,目前连有一份好工作和不错薪水的人群实现买房也颇感压力。

 

澳大利亚副总理Barnaby Joyce表示,一些负担不起悉尼房价的买房人可以考虑去别处购房,例如昆州Charleville的房价就只有悉尼房价的1/6都不到,但是却忘了这些地方的失业率是澳大利亚最高的。

 

政府高级顾问、悉尼大学名誉教授Judith Yates也表示,政府目前的举措可能短期内会受欢迎,但是就长期而言是无效之举。整体而言,政府缺乏彻底解决住房可负担性的政治果敢力。

 

相比之下,其他国家所采取的解决措施就比澳大利亚要严厉的多。例如新加坡推出了一系列限贷政策就引发了房价持续三年下滑。加拿大多伦多当地政府宣布对海外购房者征收15%的印花税,并引入租金限价措施等。

 

除了需求端的问题,澳大利亚住房供应端的问题也持续存在。自2006年以来,澳大利亚新增移民超过400万,其中绝大部分人居住在主要城市。但是这些地区的住房供应却未相应增加。

 

房价上涨同时也是以牺牲社会成本为代价。教师、护士等中低收入群体无法负担在服务区域的住房成本,年轻一代由于负担不起住房而推迟离家时间等等。

 

 

热点新闻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