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新一批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发放在即,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在澳大利亚,活跃着这样一群来自中国的年轻人。他们或在农场摘水果,或在咖啡馆端盘子,或在酒店打扫房间。他们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而是一路追逐工作机会,到处旅行。他们自称WHVer(Working Holiday Visa-er)——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

 

在异国他乡,一边打工一边度假,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迎来的会是一笔惊喜的小费,还是一封忧伤的辞退信,这样出人意料的旅行方式是你的菜吗?

 

 

在线预约递交打工与度假(462类别)签证申请系统下一轮的开放时间为2017年7月31日上午9点,也就是今天的九点。

 

在递交前或成行之前,这篇文章还是值得一读。

 

“打工度假签证“改变中国来澳人群构成

 

据澳大利亚移民和边境保护部统计,今年1月,澳大利亚向中国公民发放了超过10万份旅游签证,刷新了澳大利亚向中国公民单月发放旅游签证的记录。面对消费能力极强的中国“上帝”,澳大利亚移民和边境保护部于6月20日再发福利:持有效电子护照的中国游客可永久使用自助通关系统,扫描护照即能轻松入境。

 

既然澳洲人对旅游签证放得如此利落爽快,为什么还有人选择“痛并快乐着”的打工度假签证呢?很多人看中的是它深入异国生活的体验感。与留学、旅游等签证不同,打工度假签证面向的只有18岁以上30岁以下年轻人,它允许签证持有者在获签的一年内的任意时间,赴澳大利亚边打工挣钱边度假旅行。

 

随着持有打工度假签证的中国年轻人到来,当地人对中国游客的印象也起了变化——原来中国年轻人也会选择打工度假的旅行方式。

 

与旅行签证相比,澳大利亚打工度假签证的具体条件也是相对苛刻的:比如在澳洲期间,每份工作时长不能超过6个月,且不能续签。由于工作期的限制,绝大多数刚到澳洲打工的人难免会遇上碰壁的情况。如何迅速地找到可靠的工作,是摆在所有选择打工度假签证的人面前最基本的问题。

 

很多人来澳洲之前都有不错的工作,常常会看不上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低薪岗位,但是其实持有打工度假签证来到这里就等于从零开始,还看淡既得成绩,尝试从基础一步步做起。

 

去年5月,澳大利亚打工度假签证(Work and Holiday Visa)登陆中国,5000个名额按批次发放,每批在转眼间即被一抢而空。尽管相对于去年140余万的中国赴澳旅游人群总量,数目仅有5000的打工度假签证名额几乎是不值一提;然而,对于这5000位带头吃螃蟹的人来说,他们在澳洲感受到的是“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来打工”的另一种魅力。

 

打工度假签证为中国的参与者提供一个独特的,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这也是中澳文化交流以及建立更加紧密文化联系的机会。这种“边打工、边挣钱、边旅游”的签证获得了很多年轻人的追捧,因为每年只有5000个名额,有幸获得签证的人也会被视为“幸运儿”。

 

在线预约递交打工与度假(462类别)签证申请系统下一轮的开放时间为2017年7月31日上午9点。

 

打工与度假签证(签证类别462)持有人可以从事文化交流活动以及旅游。


此外,签证持有人还可以:

 

• 在第一次入境后在澳大利亚停留12个月;
• 在澳大利亚工作12个月,但是为同一个雇主工作不能超过六个月;
• 学习四个月。

 

中国打工与度假签证申请人的一般资格要求

 

• 持有有效的中国护照;
• 申请递交时年满18岁,但未满31岁;
• 不携子女赴澳;
• 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在澳洲打工度假(大约5000澳币);
• 在打工度假结束时有足够的资金购买返程或继续旅游的机票;
• 没有持417签证赴澳的记录;
• 有高等教育资历,或者已完成至少两年的大学学习;
• 具备基本应用英文水平 (相当于雅思成绩4.5或以上);
• 满足品行和健康要求;
• 是真诚赴澳的访客。

 

关于此签证的更多详情,请访问移民和边境保卫部网站:

http://www.border.gov.au/Trav/Visa-1/462-

签证材料清单提供了申请表格和申请材料的链接http://china.embassy.gov.au/files/bjng/Checklist-462-Work-and-Holiday-China-CN.pdf

 

自2017年7月1日起,打工与度假签证(462类别)的基本申请费为440澳币/2380人民币。

 

在澳工作,还需擦亮眼睛


打工度假签证的开放为中澳间游客往来提供了诸多便利,并有助于解决澳洲偏远地区劳动力短缺问题。然而,出行者也要擦亮眼睛,谨防签证办理中可能出现的骗局。

 

 

据了解,许多打工者在澳打工的收入远低于澳大利亚最低工资标准,中国驻澳大使馆工作人员表示,旅行者前往澳洲打工度假前,应详细了解相关打工规定,谨慎选择打工单位,遇到纠纷可及时向领事馆和当地劳动部门投诉,依法维护自身权力

 

据悉,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决定从今年7月1日起将澳大利亚最低工资标准上涨到每小时18.29澳元,比起原有17.7澳元时薪上涨了3.3%。

 

在当今通货膨胀的大环境下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对依靠工资生活的上班族来说可谓是振奋人心。然而,利好消息背后存在的隐患并没有被有效解决,甚至对大多数上班族和当局者来说还有一个触目惊心的“灰色地带”需要被特别关注。

 

有些不法公司或者商家会钻法律漏洞来避税或是低价招聘“打工奴”来节省经营成本。所谓的“打工奴”这个弱势群体中很大一部分是那些不熟悉澳洲薪资政策的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

 

澳洲新州总工会(Unions NSW)周一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对于母语非英语的在澳工人来说,他们工资待遇远低于澳洲法定时薪标准,特别是调查中100%的华人招聘广告都未能提供合法薪资。工会呼吁政府对此采取紧急措施。

 

(完整版报告链接:http://www.wagethieves.com.au/wp/wp-content/uploads/2017/07/Unions-NSW-Wage-Theft-Lighting-Up-The-Black-Market.pdf)

 

据悉,新州总工会在去年3月和今年4月对韩文、中文和西班牙文的招聘网站做了一项调查,他们聘请一些翻译以求职者的身份去收集相关数据。

 

通过对200个招聘广告进行统计分析后发现,这些工作有78%都低于澳大利亚法定最低薪资标准。其平均时薪只有14.3澳元,比澳洲法定最低时薪低5.28澳元。

 

虽然抽样调查的数量相对不大,但是也查到了最低的时薪只有4.2澳元、职位是在护理行业,还有时薪9澳元的办公室文员的工作。这两种工作的法定最低时薪都超过18澳元。

 

此外更引人注意的是,100%使用普通话和广东话做的招聘广告都低于法定时薪标准。其中餐饮服务业是重灾区,平均时薪只有13.6澳元,而该行业的法定时薪是18.29澳元。

 

与此同时,通过此次调查还发现:当前酒店行业的平均薪水最低,几乎所有(97%)的雇员的工资水平低于最低标准。

 

该工会秘书长莫利(Mark Morey)发布声明说:“这是大范围对员工薪资的偷窃行为。而且是对无力反抗的群体的犯罪。”“这些移民通常知道他们被剥削了,但是却缺乏语言能力和信心来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通常这些移民员工还受到威胁,或必须考虑他们的签证将会因为投诉而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那些普通劳工在遭到剥削时,首先想到的不应该只是自己的签证问题。”

 

莫利表示,通过调查发现目前很多雇主通过应聘者的原籍来制定工资标准,比如中国人拿着“中国人的标准”,韩国人拿着“韩国人的标准”

 

据报导,从韩国移民澳洲、被新州总工会聘请去收集工资收据的安吉拉(Angela)说,克扣外国员工工资的雇主经常试图证明他们给的工资是合理的。

 

安吉拉说:“有些雇主说,‘如果你在韩国工作,你的时薪才约5澳元,那么我付给你的工资比这个高很多。’这真的很糟糕,不是吗?”

 

安吉拉刚来澳洲的时候曾去采摘蓝莓,时薪只有4澳元和6澳元。她说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工资太低,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权益,而且周围人的工资待遇也差不多。

 

“我和我身边的朋友,(作为)韩国人,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公司给(我们)的工资都会低于法定行业标准。”安吉拉说。

 

布里斯本的香港人黑洛克(Heilok)说他刚来澳洲时也曾被老板克扣工资,“我是仓库的叉车司机,而时薪仅15澳元。”他和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FWO)联系后才发现,按照澳洲法定薪资标准,他的时薪至少应是20澳元。

 

悉尼大学商学院讲师、《工业关系杂志》副主编克里伯恩(Stephen Clibborn)表示,员工被少付工资的事件呈上升趋势。

 

“过去20年来,临时移民的数量大幅增加,他们集中在某些特定的地区,比如某些城市,而这些人往往最容易受到剥削。”他说造成此问题的部分原因是,雇主们认为这样做被抓住的机会很小。

 

“公平工作专员署在其有限资源之内的工作非常出色,但他们的确资源严重不足。”克里伯恩表示,“他们大概只有250名调查员,却要负责澳洲的每一个工作场所。”

 

据悉,目前新州联盟(NSW Union)已经设立了一个专门的网站,用于通报那些在招聘广告上开出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企业。目前已经有78家企业遭到通报。

 

 

据报道,墨尔本倍受欢迎的天府川菜馆(Dainty Sichuan)就榜上有名。据悉,该店员工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0小时,时薪仅为10澳元。

 

公平工作监察员(Fair Work Ombudsman)已向联邦巡回法院(Federal Circuit Court)对位于Box Hill的天府李米线(Tina's Noodle Kitchen)和CBD的天府川菜馆压榨员工薪资提出法律诉讼。短短两周内,两家餐厅就少付给员工将近3万1千澳元工资。

 

“二签”——梦想的枷锁

 

许多持打工度假签证的人都希望自己在澳洲停留的时间不只有一年。

 

据悉,自2017年2月起,若中国公民在持有首个打工与度假签证期间,在北澳地区完成了3个月指定的462类别的工作,可以申请第二个打工与度假签证。

 

详细“二签”要求如下:

 

1

2016年11月18日之后,在澳大利亚指定地区和指定行业累计工作至少3个月(88天);

2

指定地区为北领地、西澳和昆士兰的北部地区;

3

特定行业为农业、林业、渔业、旅游业及酒店服务业。

 

打工度假是很美好,二签的要求听起来似乎也不难满足,可是如果经验不足或者运气不好,也有可能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

 

要想申请第2张打工度假签,必须在指定地区和行业工作满3个月(88天),注意这个88天指的是实际工作的时间。可是,不是每个人一到那儿就能顺利开始工作的。很多人甚至需要花上7个月(210天)才能凑够88天的工作时间。一位来自丹麦的背包客就在青年旅社等了5周才找到工作机会。

 

背包客和雇主都很依赖于一个中间人—青年旅社。他们不仅负责招人,还要分配工作内容,比如安排谁去哪个农场干活,组织班车等。有的青年旅社多少有点人情味儿,在背包客们找不到工作的时候,还能给他们的食宿打个折。但是有的就没这么好了,食宿标准很低,收费却很高。一群人挤在宿舍的双层床或大篷车里,每周的住宿费竟高达150-210澳元,另有交通费50澳元。

 

 

而且,旅社方面还经常从季节工那里索要回扣,赚下了不少黑心钱。想自己去找活干或者住到别的地方?不可以,来之前都签了用工合同。而且澳洲地广人稀,尤其是在陌生又偏远的农村地区,单打独斗很难走下去的。

 

很多招工中介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消息,以“可以立即工作”为由要求背包客们预付费用,以预定床位和工作机会。但是等到了地方,他们又说“需要排队等,前面还有人”。

 

没有工作,只能在旅社干等着,但是食宿费还是要照付的。多等一天,开销就多一天。

 

 

开支不断而又没有工作,一些资金不充裕的背包客很快就会捉襟见肘,甚至欠账!青年旅社可能就会没收护照和一些个人物品,所以逃也逃不了。而且,在偏远或农村地区工作也是很辛苦的,脱水、生病、受伤、事故等等都有可能发生,连来回乘坐的班车也不一定是安全的。所以风险一直都存在,尤其是对于没有经验的背包客。

 

一名来自英国的母亲罗西·艾利夫来到澳大利亚进行游说,呼吁政府改革“88天”农场安全工作计划。此前,她的女儿米娅·艾莉菲-钟在澳大利亚进行打工度假期间不幸遇害。她认为,现在不健全的签证工作机制,将很多年轻的打工者置于危险之中。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2016年8月23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霍姆希尔小镇发生了一场暴力事件。来自英国的背包客米娅在农场的旅馆中被杀害,一同遇害的还有前来帮助她的同事汤姆·杰克逊。此前,为了延长自己在澳大利亚的打工度假签证有效期,米娅来到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北部的一个农场进行“88天”工作计划。

 

据了解,该打工度假签证为澳大利亚的417签证,是一种旅行工作许可,申请者需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年龄要求在18岁至31岁之间。在十年前,澳大利亚政府曾修改417签证款项,规定持打工度假签证者可通过进行88天的指定工作来延长签证有效期。据统计,在2013至2014财年,共有约18万持有417签证者,其中近5万人选择完成农场工作来延长他们的签证。

 

遇害者的母亲罗西表示,当警方敲响了她家的门向他们传达了女儿的死讯,她被震惊和悲痛所淹没。但悲痛过后她了解到,“88天”工作计划导致了很多打工者存在经济和心理上遭受剥削的现象。有些工作者会经常受到雇主的性骚扰,有些工作者由于缺乏培训,雇主只支付很低的报酬甚至不付报酬。目前,罗西正在游说澳大利亚政府改革这项计划,她表示不能让年轻打工者的生命处于危险中。希望政府能加强对该计划的监督,登记注册周边的农场和旅馆,为背包客寻求一个安全的打工住宿之所。

 

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白先生去年7月前往澳大利亚,当上了一名打工度假旅行者,“我到布里斯班住背包客栈的第一天,就有一个台湾的室友跟我说,这附近有一个地方叫卡布丘,但是中国来这里打工度假的人会将那里谐音为恐怖丘 。”

 

他告诉北青报记者,之所以被称为“恐怖丘”,是因为这里有很多草莓农场,果实成熟的季节这里会招募大批打工度假的年轻人来摘草莓,但时常有人发现,自己打工挣的钱少得可怜,因为提前付了房租和押金,导致入不敷出。

 

“这个台湾室友就跟我说,他在这边勉强一周能挣200多澳大利亚元,但是一周的房租是110澳大利亚元,此外还有100澳大利亚元的押金,一周只吃面包,勉强攒下了一点钱,还有很多人一周打工下来,发现账面是赤字。”

 

白先生发现,“恐怖丘”确实存在一些针对打工度假者的旅行陷阱,“我在网络上看到了很多农场的招工广告,这些广告甚至直接用中文来招募打工者。”但是注意的话,就会发现一些广告中暗藏陷阱。

 

他介绍,被“恐怖丘”坑害的原因归根结底是入不敷出。“这样的坑人农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会要求绑定农场的住宿。”他给北青报记者展示的一份招工广告中,雇主用中文要求打工者要提前向农场主交两周以上的房屋押金,甚至还会要求必须提前两周向农场主提出辞职,否则不退押金。“因为你已经交了押金,等你到了农场发现入不敷出时,已经难以脱身,最后只能自吞苦果。”

 

此外,白先生说,打工者还需要注意打工农场的规模。“很多农场都会称自己能赚很多钱,但几乎所有农场都是计件给工资,农场规模很小,所以一天很难采到足够赚钱的农作物,也就难以保证收入。”

 

结语

 

打工度假者年纪轻,阅历浅,社会经验不足;流动性大,散落在全澳各地,特别是在偏远地区,工作环境相对艰苦复杂;他们对当地社会环境不熟悉,但又充满好奇及冒险冲动,这些特性让他们客观上成了一个高风险群体。

 

在澳大利亚工作的所有人,包括打工与度假签证持有者,他们的劳动报酬和工作条件都被同样的工作场所法律涵盖。公平工作监察员有责任确保澳大利亚工作场所法律得到执行。更多信息请参阅:http://www.fairwork.gov.au/contact-us/language-help/chinese

 

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享有和澳大利亚本地居民平等的工作权利,依法享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工资待遇,并享受每周最长工作时间不超过38小时的限制,此外,雇主终止雇佣合同应提前通知雇员并支付裁员补偿费。

 

打工者找寻工作时要小心谨慎,打工前应该明确自己获得的薪资,在打工过程中保存自己的工作记录。根据规定,雇主应该在开始新工作前或在开始工作后,尽快给雇员一份《公平工作资讯声明》,给新员工他们工作待遇的资讯。此外,雇主必须向员工提供工资单。打工度假者可以检查雇主是否根据规定提供了相关的资料。一旦遇到劳动纠纷,应保留证据,向公平工作调查署投诉,以便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对于如何避开打工中的陷阱,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具备英文沟通的技能。

 

如果英语不好,就很难融入当地的社会,因此会被一些不安好心的人抓住弱点利用。其实你只要和当地人沟通一下,他们就会告诉你这些农场有问题。此外,有打工者因为英语不好,在被坑害后向劳动部门投诉,但是无法将自己的想法表达给工作人员,最终放弃了补偿的例子。

 

其实,对于如何避免旅行打工陷阱,澳大利亚政府网站上有很多详细的指南和介绍,英语过关的话,阅读这些信息就能避开绝大多数打工陷阱了。

 

许多打工度假者晒出来的都是打工度假美好的一面,旅游、交友、邂逅爱情等等。然而烈日下汗流浃背或者被晒伤、被毒蛇蜘蛛等动物伤害、在工厂日夜颠倒工作,肉厂杀牛宰羊,因为超强度的体力活甚至出现了严重的健康问题甚至留下病根这些心酸面鲜为人知。更严重的甚至旅途出现意外事故,或者丧失性命等等。凡事都有两面性,如果你在国内收入可观,或者对生活没有多少厌倦,不要冲动加入远行的队伍。

 

世界那么大,看完之后还要平安回家。

 

如果你想去,请跟家人、朋友商量,让他们放心,也对自己负责。

 

本文编辑:Cynthia高晨曦

图片制作:Chloe Liu

热点新闻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