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澳洲矿业繁荣消退之后,澳洲经济将如何发展?

04月15日 10:24:23

随着矿业繁荣的消退,未来,澳洲将在一个截然不同于以往的大背景下实现经济增长。

 

 

去年9月份,在珀斯凯悦酒店的一次午餐会上,澳洲储备银行行长Philip Lowe发表的主旨演讲引起了台下强烈反响。

 

珀斯就处在之前这场矿业投资热潮的中心。在这场堪比19世纪50年代淘金热的矿业投资热潮中,铁矿石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价格,进出口比价指数飙升到150年来的最高水平。经济增长、就业、财富和市场信心都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宗商品周期中呈现一派繁荣景象。正如此前澳联储的研究报告所显示的,这场矿业投资热潮“大幅提高了澳洲人民的生活水平”,截止到2013年,家庭人均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长了13%,实际工资增长了6%,失业率下降了约1.25个百分点。

 

但是,近年来随着矿业投资热潮逐渐消退,珀斯和其他采矿区这些此前收获了最多财富的地区,却经历着苦苦挣扎。

 

“矿业投资的繁荣与否十多年来始终是澳洲经济和西澳经济发展的主要决定因素。” Lowe博士在名为“新的篇章”的主旨演讲中对在座的各位这样说道。“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新的篇章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主题。”

 

图片来源: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市场展望报告 2017年12月14日

 

商业企业也都在思索类似的问题,探求未来经济增长的驱动力。2017年11月,澳联储助理行长Luci Ellis 在一次讲话中进一步阐释了Lowe行长的观点,对于当时人们议论纷纷的说法——先前,经济的“增长点需要从矿业转移到住房建设,现在需要从住房建设转移到基础设施投资,未来再转到其他领域”——她表示不认同。

 

2017年底,从商界,到政界,到基层社区,全国上下都在热切关注未来如何在巨大技术变革和人口增长的时代下发展经济。然而,矿业热潮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我们将要在一个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大背景下实现经济发展。

 

根据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的经济状况研究,2008-09财年到2016-17财年的预算赤字累计高达$3500亿澳元;而2007-08财年之前的11年则实现了财政总盈余$1030亿澳元,矿业繁荣大大增加了这段时期的企业所得税收入。

 

 

在去年12月的中期回顾中,财政部长Scott Morrison给大家带来了财政向好的消息,为2017年画上了圆满的句号。Morrison财长表示,预计2017-18年度的预算赤字将会缩减到$236亿澳元,比2017年5月联邦预算案公布时减少约$58亿澳元,并且到2021年将会扭转赤字现象,实现比此前预测更多的盈余,主要依靠企业所得税收入的增加。

 

2018-19年度的政府净负债峰值也低于此前的预期,为$3630亿澳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9.2%。这一比率约为1971至2015年间平均比率的三倍。从1971年到2015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有几年里政府的净负债按美元计算为零。

 

图片来源: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简报 2017年9月26日

 

智囊机构Per Capita发现,从2001-02到2007-08财年间,除了长期的GDP增长之外,矿业繁荣为国库带来了至少$1800亿澳元的“意外之财”。他们称,霍华德(Howard)及陆克文(Rudd)政府共动用了约$1050亿澳元清偿债务和投资长期“储蓄工具”,如:未来基金(The Future Fund)。另有约$250亿澳元用于税收减免,如:对燃油税和个人自愿缴纳养老金所需缴纳的税款在一定限度内的减免,此外还有$500 亿澳元流向了各种政策性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数字还只是保守估计, $1800亿澳元仅是保守估计的最小值。我们的分析并未将2006年养老金税收政策变化带来的税收减免规模体现在内。”报告进一步指出。

 

研究人员将矛头对准用于税收减免和政策性项目的$750亿澳元支出上,认为这笔支出锁定了降低的税收水平,增加了政府开支,而这些都是当经济环境不可避免地发生改变时无法再持续下去的。研究人员在报告中援引数据显示了政府开支占GDP的比例是如何从2002年的22.1%上升到了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经济刺激流走后的25.4%。

  

政府在2017年12月中下旬的中期回顾中透露,这一比例可能会在2021年降低到GDP的24.9%,并称24.9%的比例只比30年的历史平均值稍微高一点点。

 

银集团经济学家 George Tharenou 在一份报告中称,从2017/18财年《年中经济与财政展望报告》(Mid-Year Economic & Fiscal Update)中“终于看到了连续十年财政滑坡之后的转机”,为“2018年5月的联邦预算案提出政府承诺的个人所得税减免提供了一定的财政空间”。

 

 

尽管如此,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的经济学家们却表示对政府的经济增长预测持谨慎态度。他们指出,虽然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认为本财年要比以往稍乐观一点,但经济增长很可能会在2018-19年度减缓到2.5%,低于政府和澳联储的预测,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政府和澳联储对居民消费增长和居民住房建设的前景持有更为美好的预期。

 

 

对此,Morrison财长持乐观态度。他说,在全球经济得到进一步增强的大环境下,澳洲经济增长的“基础将变得更加广泛”。他也补充说,大宗商品价格具有不确定性,对自然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来说,这种不确定性对国家预算和债务既可能产生积极的影响,也可能产生消极的影响。

  

澳联储助理行长Ellis女士在去年11月的一次更深入的讲话中也表示了同样的乐观态度。她敦促大家勇往直前,不要一味地寻找“经济增长引擎”和“外部诱因”。她指出,铁矿石需求拉动经济繁荣的时代已经宣告结束,先前的矿业投资热潮引发了现在出口的繁荣,前些年“饱受冲击”的其他部门,如旅游业和制造业,也有助于改善经济疲软的局面。长期来看,人口(population)、就业参与率(participation)和生产力(productivity),即经济学家们常说的决定经济走势的”3P”, 也能实现“潜在的经济增长”。

 

“以后要是再有人问你:‘澳洲未来的经济增长点来自哪里?’你可以这样回答:‘来自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大胆创新,一步一步做得越来越好。’我们无需等待外部时机振兴经济。”她恳切地说。

 

至少就未来几年而言,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首席经济学家Bill Evans在2017年12月底重申了他的观点,他认为澳联储2018和2019年可能会将现钞汇率控制在1.5%的历史最低水平上。或者,如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Adam Boyton在今年可能举行的联邦大选之前写的:“2018年出台的更有趣的政策举措可能……最终会运用政策性手段和财政手段,而非货币手段。”

 

本文转自: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ID:WestpacAU)

作者:Michael Bennet

 

关于作者

Michael Bennet是Westpac Wire的主编。他于2017年加入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前,就已经拥有超过12年的新闻行业从业经验。加入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之前,Michael在澳大利亚全国性报纸《澳大利亚人报》担任驻悉尼银行业记者。此前Michael曾在多家新闻集团出版单位和其他传媒公司供职,业务横跨金融服务,资源产业,工业股票,市场及经济多个领域。Michael生于西澳大利亚州珀斯市,在珀斯时他就为众多杂志撰稿,题材涵盖整个艺术领域,尤以音乐为主。

热点新闻2018年07月16日 星期一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