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AFN

一场围绕悉尼球场重建的是是非非

04月02日 07:26:20
 

前言

 

悉尼的朋友们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州政府要耗费27亿澳元推倒奥运公园的 ANZ Stadium 和 Moore Park 的 Allianz Stadium 两座球场重建的计划,自从去年11月份州内阁通过以后,围绕着这个项目的争论和报导就没有停过,现在更升级成了明年新南威尔士州选举的第一主题。

 

这一事件一直很关心,从一开始就在跟踪,下面就好好和大家聊一下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以供大家自己判断。

 

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计划

 

2012年底

 

这次的政策其实并不是一个突然和意外,而是自由党自2011年3月上台以来就开始酝酿的一个体育设施基建方面的政策,是2012年底推出的 NSW Stadia Strategy 的战略文件。

 

 

自由党自2011年3月上台执政新南威尔士,2012年底就推出了这么一个 Stadia Strategy: 体育场馆战略,当时出台的时候就自豪得意地号称是澳大利亚各州第一个专门的、系统的关于体育场馆建设的投资战略。

 

我们听到较多的政府的计划较多的都是交通、医院和教育方面的,这样在场馆上花钱的政策也许说是世界第一个也是可以的。

 

这一政策在政府上台后这么快就推出,说明之前就有酝酿。这一政府文件的核心就是悉尼的体育设施陈旧落后了,在争办大型体育赛事和表演上处于劣势,必须大举投资加以提升。

 

这份文件先把悉尼和附近的体育场馆做了一个盘点,并把它们分为三个层级(Tier),情况如下(2012的情况,现在依然有效):

 

点击图片放大查看

 

同时,Stadia Strategy 文件还将新南威尔士州的场馆情况和其它各州进行了对比,请看下表:

 

 

和最有可比性的墨尔本比,新州的 Tier 2 场馆数目远远超过墨尔本,总座席数占总人口的比例是5.7%,墨尔本为3.8%。

 

另外一个区别是在墨尔本更多的职业俱乐部共同使用 MCG 和 Dockland 两个 Tier 1 的球场,而悉尼的球会依然使用各自发布在不同地区的球场做主场。一个最明显的结果就是墨尔本的 Tier 1 球场的使用率要更高,下面两图是2014年份两个城市 Tier 1 球场使用率的对比:

 

 

这份 Stadia Strategy 指出墨尔本的 Tier 1 使用率高,投资更有效,悉尼应该学习,从而为投资重建 Moore Park 的 Allianz 球场做铺垫。

 

 

个人觉得非常牵强和与实际脱节,墨尔本的 AFL 俱乐部大都集中在离 CBD 比较近的近城区,各自发展球场确实不如大家共享球场合理。而悉尼的 NRL 俱乐部偏布东南西北,如果大家都用 Allianz 效果会使非常糟糕的,实际上当时在推重建 Allianz 球场的时候鼓励 NRL 俱乐部将主场搬至未来的新 Allianz 球场的时候各俱乐部反应冷淡。

 

最关键的是,Allianz 球场目前的容量已经远远大过需求,因此悉尼和墨尔本的模式并不相同,而且悉尼的重心还在向西转移当中,目前容量45500观众的Allianz 球场很少观众能过半的,下面 Allianz 球场最近15场比赛的现场观众数据清楚地告诉我们花费巨款将这座球场推倒重建绝对是浪费:

 

 

 

前任州长对两大体育场的初步设想

 

2015年9月

 

2015 年 Stadium Strategy 的具体落实首次有了初步的想法,当时的州长 Mike Baird 在2015年9月透露出的想法是重建 Moore Park 的 Allianz 球场和改造奥运公园的 ANZ Stadium,当时他附带了一个重重的“但是”:必须有足够的职业俱乐部同意使用新的 Allianz 做主场。

 

可见重建 Allianz 球场是后来一系列各种“战略“和”方案“出台的真实原因,Mike 州长最先提出的计划是重建 Allianz 球场也是受到背后利益集团 SCG Trust 影响的结果,还好 Mike 州长是银行投资出生,没有一口答应,才提出了必须有足够的职业俱乐部使用的前提条件。

 

就是这样的事情告诉我们 Stadium Strategy 的出台就是为了能量巨大的 SCG Trust 实现推倒旗下的 Allianz 球场重建的目的服务的,仔细观察其中的反复和演变就很清晰了。Stadium Strategy 推出的时候是一个总体的纲领性文件,并没有明确地给出钱怎么花、球场的优先顺序。

 

伴随着当时 Parramatta 的打造和大悉尼委员会的诞生而开始的城市布局向西再平衡,第一个新建的球场定在了 Parramatta。但这并没有阻止 SCG Trust 和他们在政府里的代言人的脚步。

 

 

首次提出要推倒两座球场重建的具体计划

 

2016年4月

 

很快地在2016年4月州政府推出了要推倒奥运公园的 ANZ Stadium 和 Moore Park 的 Allianz Stadium 两座球场重建的具体计划,奥运公园的新球场将能容纳75000观众,Moore Park 的新球场将是65000座的,而且当时的计划是在现在 Moore Park 的 Allianz 球场旁边的空地上建这座新的球场,等新的球场造好以后再将现有的球场推到。

 

想一想,如果可以这样,到时再把旧的球场花钱推倒浪费就更明显了。

 

当时宣布这个计划的是体育厅长 Stuart Ayres,有意思的是他赶在当时的州长 Mike Baird 在海外期间突击宣布,有想把生米煮成熟饭的嫌疑。

 

更有意思的是,两天后回到岗位的州长 Mike Baird 直接介入叫停,重新丢出的计划是只重建奥运公园的 ANZ 球场,而不会重建 Moore Park 的 Allianz 球场,自由党自己的决定特别能说明问题。

 

悉尼的城市格局在变,再在现在偏于一侧的 Moore Park 这样的地方投入巨资建造这样的设施已经不符合需要也不恰当了,看得再远一点就更加清楚,这一方案当时工党也是可以接受的。

 

 

再次提出要推倒两座球场重建的具体计划

 

2017年11月

 

Stuart Ayres 方案受挫后本来以为就会算了,但是,Mike Baird 去年新年过后突然辞去州长令 Stuart Ayres 再燃希望。很快再次推出了两座球场重建的计划,不同的是这一次有新州长 Gladys Berejiklian 的支持。

 

计划和之前被 Mike Baird 枪毙的方案有延续性,先重建奥运公园的ANZ 球场再重建Moore Park 的 Allianz 球场,总资金计划也增加到了25亿(现在更精确的估计已经到了27亿)。

 

这次一经推出马上遭到了工党的反对,拿 Mike Baird 的方案对比,工党表明计划的 Allianz 球场的开工时间会是在下届大选以后,如果上台绝对不会上马。

 

接下来的演变说明了 Stuart Ayres 在这件事上有多卖力,他马上全力运作,又将计划调整为先开工重建 Allianz 球场,令人乍舌。Stuart Ayres 这样做更说明了煞费苦心祭出的这个 Stadia Strategy 的目的就是要替能量巨大的 SCG Trust 重建 Allianz 球场服务的,当中也会造一些其它球场甚至奥运公园球场的造价还要更高,但都不是真正的目的。

 

如果自由党政府这次“得逞”,Allianz 球场率先破土动工,即使下届选举工党上台也已经无能为力。本人喜欢看球,但是觉得这次所涉及的两座场馆还依然不错,悉尼真的不是没有比重建这两座球场还需要钱的地方了。

 

 

最新动态

 

2018年3月底

 

2月份的事情,这一事件再次升级,缘起自由党州政府花费2000万让毕马威(KPMG)做的投资回报的可行性报告被提前泄露,重建 Allianz 球场根本就没有任何经济价值,工党同时还指责自由党政府推出这一不得民心的政策的时候居然没有等到可行性报告出台。

 

自由党国家党内部一些担心明年选举自己席位的议员也把这个可行性报告当作挽回这一做法的希望,施压要求报告出台后再说。

 

 

两份报告终于在几日之前面世,伴随的政策调整更令人不敢相信和气愤,州长 Gladys Berejiklian 携手体育厅长 Stuart Ayres 宣布为了“节省”纳税人的金钱,政府决定不再坚持重建两座球场而改为只重建 Allianz 球场(7.3亿),另外花费8.1亿来改造 ANZ 球场。Allianz 球场的上座率可怜,随着悉尼人口分布的西移只会越来越差,同时各职业俱乐部不愿使用,还是要重建真的无法向选民交代。

 

政府在 Allianz 球场(Sydney Football Stadium)的可行性报告里这么说的:重建的可量化经济回报略低于成本。然而,翻新的不可持续的性质表明重建是一个可以接受的选择(The quantifiable economic benefits of a new stadium fall slightly short of the economic costs. However, the unsustainable nature of the alternate to do only enough work to keep the stadium open, suggests that rebuilding is an acceptable option.)。

 

佩服这个政府的执政水平,为了替 SCG Trust 把事情办成可谓招数尽出了。

 

 

SCG Trust 

 

这以事件的演变背后无一不在的是能量巨大的 SCG Trust 组织,这一组织全名 The Sydney Cricket and Sports Ground Trust,他们名下有 SCG 和 Allianz 两座球场,曾经是悉尼各种赛事和表演的中心。

 

自从90年代州政府决定在现在的奥运公园打造全新的体育中心已经有20多年了,SCG Trust 依然没有能够接受陪衬地位的现实。

 

SCG Trust 既得利益基础庞大,能量巨大,董事会成员包括自由党前州长 Barry O’Farrell,电台重量级主播 Alan Jones 这些人,不难理解 Stuart Ayres 为什么这样地为之跑前跑后了。

 

 

何去何从

 

这次自由党为权利阶层服务的巨大决心很可能让他们付出巨大代价,这一事件已经演变成了下届新南威尔士州大选的焦点。

 

工党已经把他们的竞选主题定调为:schools and hospitals before stadiums,对于大部分民众来说会是非常有号召力的一个口号,双方围绕着是否应该重建这两座球场的问题的争论和交锋也许才刚刚开始。 

 

 

确实,在悉尼的学校、医院、公路、铁路……越来越不堪重负的当下硬要花这样一大笔巨款去推倒再重建两座还完全够用的球场绝对是应该受到质问的。

 

工党已经明确表示两座球场都不会推到,而是花钱升级修缮,要将省下来的经费用于学校和医院的建设。

 

自由党方面目前是坚持的立场,但是已经出现裂痕。首先是不少后排议员因为担心失去席位而开始给州长压力要求取消重建计划,随着民调的反对,相信会有更多的自由党议员加入反对行列。

 

说到反对程度,因为担心自己在乡村的选举成绩,国家党方面更加强烈和公开。国家党党魁、副州长 John Barilaro 多次抨击这一方案并力图阻止,虽然是两党联盟,但明显的国家党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和做出决定的自由党一起买单。

 

自由党方面依然强硬,声称不是政策有问题,而是他们向选民宣传的方法和力度不够,他们真的没有想到推销困难是因为产品很烂吗?

 

END

 

现在的情况,自由党政府非常的被动,反悔需要勇气和决心,在这一政策上继续走下去会阻力越来越大。

 

最新的民调(下图)显示,反对重建球场的占压倒多数。这样下去肯定会有越来越多本来优势就不大的选区的自由党议员会开始担心明年的大选结果从而开始设法阻止,在距离大选不到一年的时候出现这样影响党内团结的因素肯定是不利自由党的。

 

 

另外工党更是警告自由党不要逆民意而强行上马,并威胁如果无法阻止,明年上台会成立专门的 Royal Commission 来彻底调查操作中的违规行为。对于反对这一工程的新州老百姓来说,工党和日益壮大的自由党国家党内部的反对队伍是阻止这一滥花纳税人金钱的过程的希望。

 

现在已经很清楚,这一事件的本质是 Allianz 球场的重建,奥运球场只是配角和障眼之用,虽然政府推进的意愿很强,但是只要工程还未开工就还有发生转机的可能,只是留给反对的民众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作者简介

John 永强

澳大利亚太平绅士,移居澳大利亚多年,有澳大利亚各主要城市工作生活经验,曾长期服务于著名大公司和跨国企业,对澳洲地产行业有着长期深入的观察和独到的见解,行业信息来源广泛快速,现专注土地开发及规划服务与咨询。

 

热点新闻2018年04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