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原创 | 校园霸凌让人揪心!澳洲校园距离安全还有多远?

03月13日 10:26:12

日前,根据媒体披露,中国《最强大脑》栏目中的“辩音神童”孙亦廷,由于遭受校园欺凌,父母无奈决定带他移民澳洲。

 

在许多人为了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而移民时,孙亦廷的移民,只是为了躲避屈辱。

 

近年来,在中国,中小学校的校园霸凌事件层出不穷,近年来甚至呈现上升趋势。但是,由于相关法规的缺位,施暴者是未成年人,而不能得到应有的惩戒。因为老师和学校的沉默和不作为,往往在孩子眼里变成了一种默许,从而导致欺凌的情况变本加厉。

 

然而,对于已经移居海外的新移民父母来说,澳大利亚是否就是校园暴力的净土,带着孩子出国是否就能保证逃脱校园霸凌的劫难?

 

答案是否定的。校园霸凌并不局限于某个国家或者某种方式,校园霸凌无处不在。

 

所以,保护学生权益,一直是各个国家教育领域的重要工作,更重要的是,校园霸凌问题并不是一句简单的“小孩子打闹着玩的”就可以草率带过的,倘若不能够得到及时妥当的处理,校园霸凌除了会造成肉眼可见的身体伤害以外,还会给儿童或青少年带来伴随一生的心理伤害。

 

 

一 校园霸凌在澳洲

 

研究表明,欺负行为在澳大利亚学校很普遍。研究表明,多达20%的澳大利亚学校的儿童和学生受到欺凌和骚扰。

 

 

近日,一份名为《The Red Zone》的报告,详细披露了大学校园内发生的暴力行为和欺凌事件,其中包括骇人听闻的长期欺辱行为等等。

 

近年来,校园霸凌更是将其魔爪伸向了广阔的网络世界。“网络霸凌”化身校园霸凌的新形式,用它迅速膨胀的阴影吞噬着无数年轻的心灵。

 

上个月,澳大利亚北领地一名年仅14岁的女孩多莉(Amy Dolly Everette)因不堪网络欺凌而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在这个校园霸凌横行的年代,澳大利亚的反霸凌行动究竟进展如何?

 

反霸凌法律尚未完善

 

2003年,澳大利亚政府制定了《国家安全学校框架》(National Safe Schools Framework),这是澳大利亚第一份国家级别的安全学校建设指导政策,强调政府、学校以及社会团体的在反霸凌方面的全方位合作,提供了霸凌行为的评估标准,以及关键措施和实践操作策略,制定了安全校园建设的核心标准。

 

但是,在刑事定罪方面,根据澳洲零欺凌基金会(Bully Zero Australia Foundation)的信息,维多利亚州是全澳唯一一个将霸凌行为定为犯罪的州。在其他州,只有一些关于跟踪和骚扰的法律覆盖了霸凌的一些要素,但是没有具体的法律条款可以针对霸凌定罪。

 

全国反欺凌暴力行动日”

 

2018年3月16日,将是澳大利亚的第八届“全国反欺凌暴力行动日”(National Day of Action against Bullying and Violence,简称“NDA”)。

 

 

澳洲总理特恩布尔(Turnbull)呼吁所有学校都注册加入NDA,以反对欺凌和暴力。特恩布尔在致学校的信中表示:

 

 

我们相信,所有的学生在学校都有获得安全的权利。欺凌和暴力在澳洲没有立足之地。

 

此外,澳洲政府还设立了专门的网站,用于支持反霸凌活动,该网站链接如下:https://bullyingnoway.gov.au/。

 

国家儿童和青年法律中心

 

为了保护青少年权益和维护其诉诸司法的机会,1993年6月,澳大利亚政府设立了国家儿童和青年法律中心(National Children's and Youth Law Centre),该中心是悉尼大学、新南威尔士州大学和公共利益宣传中心的一个联合项目,现由联邦总检察长部为该中心提供持续的资金。

 

该中心主要在三个关键领域开展工作:

 

向青少年提供信息和咨询;

青少年权利监测和宣传;

通过研究、法律改革和富有成效的伙伴关系,在青少年权益保护方面发挥有影响力的领导作用;

 

更多关于该中心的介绍,可以参考相关链接:http://www.ncylc.org.au/。

 

二 借鉴美国:反霸凌法的沿革与发展

 

美国反校园霸凌立法较澳洲先行一步。

 

美国反欺凌法最早起源于1999年,佐治亚州率先推出第一部反欺凌法。直至2015年3月,历时整整16年,美国的50个州才全部拥有自己的反欺凌法。

 

 

各州反欺凌法都明确规定了学校在反欺凌方面的责任,将惩治权落实到学校,一旦发现霸凌事件,必须立刻采取行动,例如:

 

政府提供举报渠道,学校和老师必须第一时间举报,严重的霸凌事件中可以直接开除学生,如果家长先于学校和教职工举报,则学校会受到相应的问责,例如开除校长;

对被举报的欺凌事件必须进行调查,涉及刑事犯罪的,司法部门必须及时介入;

要采取积极地错失进行干预,由于有法可依,情节严重的,即使是未成年人,也可以按照成年人定罪。

 

随着时代发展,反欺凌法所覆盖的单位也及时地由学校拓展到网络,在社交媒体上攻击或辱骂同学的行为,也可以被定义为“网络欺凌”行为,从而得到相应的惩治。

 

2015年3月,一起美国校园霸凌案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三名在加州圣盖博谷读高中的中国留学生将一名同学带到公园进行长达7小时的殴打和凌辱,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由于缺乏对美国法律的了解,该案件的主犯以及从犯曾经一度狂妄地认为,自己最多只会面临学校的单独讲话,甚至不担心会被开除学籍。

 

然而,按照美国法律规定,校园霸凌绝不姑息。这起校园霸凌案件按照刑事案件的性质被起诉,最终在2016年1月7日,三名中国被告与跟检察官达成认罪协议,对三人的判决从6年到13年刑期不等,并且,三名被告服刑完毕之后将被驱逐出境。

 

这起案件的判决结果在中国欺引起了轰动。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除了对于主犯的重罚,对于参与霸凌的同伙也进行了相应的刑事处罚。

 

严惩霸凌同伙也是美国反欺凌法的重要特征之一。根据犯罪心理学的“同伙壮胆“理论,美国联邦法律主张“共犯连带原则”,该原则同样适用于霸凌事件,即使是霸凌事件的帮凶,也与直接欺凌者同罪,这对于遏制暴力犯罪的作用不可小觑。

 

面对校园欺凌,家长能够做什么?

 

法学家耶林內克(Georg Jellinek)曾说,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

 

也就是说,作为最强有力的维权措施,法律只是最后的底线,我们不应该只依赖法律武器,因为法律只能够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力。

 

虽然学校和教育工作者在应对欺凌行为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但是作为与孩子朝夕相处的父母,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多莉案件”发生之后,悲痛的多莉父母提醒广大家长,要多和自己的孩子说话、交流,避免孩子遭遇霸凌事件却被忽视。

 

专家建议,面对可能存在的校园欺凌行为,家长应当这样做:

 

第一步:倾听

 

不要慌张,不要急于去找学校或者对方学生家长“理论”,因为受到欺凌的孩子,最需要的首先是被倾听,也就是家长要先耐心听听孩子对于这件事情的感受,了解孩子内心的难过、无助和恐惧,并且万万不可否定这些感受。

第二步:稳定情绪

 

先安排让孩子短暂地离开不安全的环境,帮助孩子稳定情绪。

第三步:还原事实

 

待孩子的情绪稳定后,再根据情况,逐步还原事实。如果孩子愿意谈就谈,不愿意时就暂时不谈,避免强行逼迫孩子陈述事实造成二次伤害。

第四步:询问孩子的意见

 

在处理欺凌事件时,由于爱子心切,父母容易忽略孩子的意见。但是,由于被霸凌的孩子常常觉得自己没有力量或者控制局面的能力,父母通过询问孩子“该怎么做”,其实是换一种方式让孩子意识到,他室友能力保护自己的,决定的权利还在他手中。

第五步:避免再次成为被霸凌的目标

 

多鼓励孩子参加学校社团或者结交朋友,有了朋友的支持,孩子被欺凌的几率相对小很多。

 

当然,这绝不是姑息已经存在的霸凌行为,对于霸凌行为实施方的相应责任,必须尽可能地追究。

 

 

 

其实,以暴制暴并不是解决校园霸凌问题的关键。

 

被欺凌者真正的绝望,是他们弱小的呼声被身边的人视而不见,无论是同学,老师,家长,甚至最后,连警察也选择了无视。

 

一旦他们的声音被隐没在人群中,受害者就只能选择通过自我伤害,来引起社会的注意。

 

这恰恰是我们最不愿意见到的结局。

 

所以,只有当被欺凌者的声音能够被社会及时地听到,校园安全的建设才有最根本的立足点。

 

祈愿不再有年轻的生命因为校园霸凌而过早的凋谢,所有的校园终归安宁。

热点新闻2018年08月16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