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那张令无数人羡慕的绿卡背后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焦虑?

前言

 

《2017 胡润财富报告》显示,资产在1000万至2亿(人民币)之间的中国富人中,有超过46%的人正在考虑移民。有人这样打趣的描述当下中国中产阶级移民现状:10个有3个已经移民,4个在路上,还有3个打算移民。

 

“你移了么?”不知何时起,移民依然成了餐桌和聚会上无法回避的话题,声浪逐天。

 

有朋友调侃道:“不是说好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大家一起富起来呢?怎么先富起来的全移民了?” 还有不少朋友感慨说:“贫贱不能“移”啊!”

 

但事实是,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移民输出国之一。中国海外侨胞的数量已超过4500万,数量稳居世界前列。碧海蓝天,怡然自乐。移民那么美好,无数人冲破了头往前冲,孤灯寒窗下填完的每一道英语题,异国商海内拼出的每一张订单,有多少人知道,藏在这一纸签证背后的可能是泪水、汗水和无尽的对家的思念。

 

在澳洲版图上的中国移民

  

据澳洲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澳洲的华人已超过120万人,其中,约有41%的人出生在中国大陆,约有25%的人出生在澳洲,其次是马来西亚(8%)和中国香港(6.5%)。

 

从区域分布来看,截止2017年,在澳大利亚,居住在新南威尔士州的华人最多(n = 520,910),其次是维州(n = 374,721)。 昆州、南澳和西澳的华人人口从23,000到142,000不等。

 

而根据澳洲移民局统计显示,2011-2017年从中国来澳洲定居的华裔人口中,女性远多于男性。

 

 

100个移民的理由 总有一款适合你

 

面对无数中国富豪和人才的迁移,我们不要把焦点放在爱不爱国上,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为何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成长起来的富豪,却不愿居住在中国?

 

《2017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富豪移民海外的理由有上百种,最主要的原因连续4年都是教育质量(76%)和居住地环境污染(64%),其次才是医疗水平、资产安全、政治环境、社会安全等方面的考虑。

 

连空气都无法呼吸了,难怪越来越多的有钱人正在办理移民。水、空气和阳光,这三样东西一直被认为是大自然赋予每个人平等的礼物。在中国雾霾日趋严重之时,雾霾已不仅仅是环境问题,逃离雾霾似乎会促发中国第四次移民潮。

 

此外,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实现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为了寻求财富的安全感,而选择了移民。

 

 

上周末,约了几个朋友一起看世界杯,他们中有新移民也有老移民。比赛结束后,一顿闲聊,不知怎么的从足球聊到了移民。小F是一个成功的私人企业主,做中澳进出口贸易。小F抱怨:“ 国内的投资环境不好,你想投的他不让,他让投的不挣钱。而且要促成一比生意,除了在正常市场竞争秩序上劳心费神之外,隐形的东西太多,你要会疏通人际关系,动动“歪”脑筋,走走捷径。如果相关创业政策能够更加完善,保护我们企业家的切身利益,竞争机制更加透明,减少潜规则带来的不安全感,我才不愿意背井离乡呢?”

 

坐在旁边的80后富二代小C,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连连点头:“ 父母一代移民是为了追求财富,而我们移民不仅为了简单生存需求而离开,更追求一种财富的安全感。”

 

目前中国社会存在着一种奇怪的仇富心理,使得中国的有钱人极度缺乏财富安全感。有人这样描述中国的富二代:“他们出生时明明含着金汤匙,却变成了背上插着的金匕首。” 

 

社会仇富情绪下 ,这群富二代要忍受异样眼光,很难让别人信任自己,也很难信任别人。被规划的人生、圈子小、沟通方式单一,也让他们倍感命运对自己不公平。

  

小C苦笑着说:“ 做富二代难,做中国的富二代更难!移民到了澳洲,我才能真正开始做自己,无论是经商还是从事其他行业,资产相对来说,也比较安全,更不会再被怀疑自己创造的财富来路不明。”

 

小J是一个技术移民,家里有点小钱,现在正忙着把老House推倒重建,计划明年底把父母接过来养老。小J说:“对我来说没那多商业和经济环境的考虑,我选择移民,就是为父母买房养老。在中国,房子是70年产权,土地也只有使用权。澳洲就不同了,我在澳洲也是“地主”了!”

 

小J说的这个叫做“私有欲”的东西,在中国还无法实现。想要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譬如土地、房子,在中国,是无法满足个人“私有欲”的。 

 

 

改革开发以来,中国经济高歌猛进,成就了迅速壮大的富人阶层,但社会的不安全感、群体对钱权的狂热追逐、以及教育体制的劣势,让他国成为大批中产和富人逃离的方向。

 

绿卡背后的焦虑你不懂

 

不过,生活在碧海蓝天下的华人也不是无忧无虑,澳大利亚移民人群也有压力。

 

最近,桥爱慈善基金会(Bridging Hope Charity Foundation)与澳洲生命热线共同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受访者确认的压力和焦虑中,“养育孩子的压力”居于首位(34%),其次才是工作压力(33%)、经济压力(33%)和婚姻问题(25%)。

 

 

除了与家庭、财务和工作相关问题成为最突出的焦虑源,需要适应新环境(16%)和远离家人朋友(14%)也是造成移民压力的原因。

 

此外,令人担忧的是,对于处在焦虑和压力中的移民人群来说,63%的华人没有寻求过任何帮助,造成他们放弃寻找帮助的主要原因在于语言沟通障碍和文化脱节。

 

焦虑一:职场心理落差大

 

澳洲是一个技术至上的国家。很多国内认为的工薪阶层,在澳洲却是不折不扣的富人。收入远超办公室白领。

 

大部分初来澳洲的人,很多都是从事超市收银、在小饭店里洗碗、在肉庄里切肉等最底层的工作,而从事这些工作的,可能是留学生,也可能是曾经国内的白领。

 

生活落差,期望落差可以说是天与地的距离。

 

采菊东篱,悠然南山,良田美食 ,阡陌交通。初到澳洲时,每个人都和Peter(化名)一样甚幻想过这样的悠闲生活。 

 

但文化不通,语言困难、商业背景的模糊……这一切都让在国内呼风唤雨唤的Peter感到憔悴,他的生意似乎只有不断的投入成本,才能看到一丝转机。 Peter不想把澳洲的生意仅仅当成移民的手段,可现实是别人做生意赚钱,他做生意烧钱。

 

澳洲的人工成本令人瞠目结舌,也让他从国内的霸道总裁,变成了自己生意的蓝领小工。开车跑货源、拉订单,样样亲力亲为。面对身份的转变,他一直努力平衡自己的心态。每当他疲倦的时候,总是抬头看看晴朗的天空,几年前初到澳洲,似乎也是现在这样一片蓝天 。

 

焦虑二:在澳洲,依旧难逃“中国式”教育的焦虑

 

近10年,在澳洲,“移二代”学生上升比例超过30%。悉尼作为华人主要移民城市,其各大精英中学( 相当于中国重点中学)的学生结构也发生着显著变化。目前,悉尼排名前十的精英中学的亚裔(主要是华人和印度人)比例都在85%以上。

 

然而精英学校的背后,是各种针对精英考试的辅导班、考前冲刺,依然成为一个中国式教育下的产业链。

 

 

Nancy家有两个孩子,小的刚上小学,大的在上10年级。 Nancy告诉我:“ 通常从小学四年级开始,身边朋友的孩子就要参加各类补习班,各种模拟考试,靠题海战术挤进精英中学的门槛,所以我们也无法免俗。”

 

虽然移民家庭的孩子往往比当地人更努力,学习更出色,进入高等学府深造的比例更高。但

另一个悖论却是,在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仅有45%的“移二代”能一毕业就找到全职工作,而本地的孩子在毕业后找到全职工作的比例却高达69%。

 

 

在中国,当中产们在哀叹高等教育并不必然带来高收入和高社会地位时,澳洲的教育体系似乎也渐渐陷入同样的囧境。有时感觉我们好像进入了一个怪圈,一边在以教育的理由“逃离”,一边却在“逃离”后仍为教育而忧虑。

 

焦虑三:养老天堂下的孤独寂寞,谁人懂?

 

澳洲养老环境、医疗条件虽好,但有些障碍是所有为人子女不得不考虑的。

 

在澳洲,绝大多数中国老人都是与子女同住,料理料理家务、照顾照顾第三代,子女有时间带出去旅旅游。但由于文化背景不同,加上语言障碍,即使生活很多年,仍然很难融入澳洲主流社会。如果自己不会寻找乐趣的话,生活的确会很无聊。

 

 

老夏,北京人,老伴去世后,在女儿的劝说下,搬到悉尼一同生活。初到澳洲,觉得天蓝水清一切新鲜,终于可以和北京的雾霾说拜拜了。每天晨起,在公园里坐坐,看看天,看看花花草草,回家帮女儿一家资做做家务,很是清闲。

 

但3个月过去了,老夏渐渐变得郁郁寡欢,看老父亲整天没精打彩的,女儿也着急了,一追问才知道,老夏很想念北京的老伙伴们,他对女儿说:“我终于明白了移民监的定义,这个监就是坐牢啊。在这样下去,我快得抑郁症了。” 

 

在澳洲,不懂英语、不会开车的老夏感觉自己就是个哑巴、瘸子,失去了自由。 “说了一辈子的中文,临老了,还要学外语,哪儿学得进啊!” 为了老父亲,女儿一家不得不搬到了Burwood(华人区), 减少了语言障碍,希望他能交到新的朋友。

 

 

其实,对很多老人来说,绿卡不绿卡的,并不是看得很重,如果因为绿卡,老人失去了快乐和自由,他们能够健康,能长寿吗?养老天堂下的孤独和寂寞,谁能体会?如何平衡好既为父母养老,又能保障他们的身心健康,是每个为人子女应该思考的问题。

 

焦虑四:钱钱钱! 过不去的坎

 

“如果能赚澳洲的钱,在中国花就好了!” 我已经不记得是第几个人对我这样说了。

 

虽然澳洲的生活环境无可挑剔,但严格来说,澳洲依旧是个高消费国家。

 

移民之后,有了家庭、买了房子、车子、有了孩子,那么一大波沉重的经济压力会便扑面而来。

 

 

生活成本令越来越多的移民家庭感到焦虑,特别是那些生活在悉尼、墨尔本,且有孩子的家庭。

 

Nestpick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最大的两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成为了全球移民成本最高的城市,分别位居全球第6和第14位。新移民来到这两个城市第一个月的基本花销分别为3938.30澳元和3241.75澳元。

 

曾有一项研究调查,询问移民人群需要多少额外收入来缓解这份经济焦虑时。给出的答案是,他们平均每周额外需要207澳元,或每年10,764澳元才能缓解这份焦虑。

 

作为老移民,我也经历过经济拮据的日子,每天数着钱过日子,想想能省就省吧, 但即使经济压力再大,逢年过节,我还是会装满整箱子的保健品、奶粉、巧克力零食拿去送人。毕竟一年没见父母,好好孝敬也是本分。

 

再有,我总觉得可以一个人在异乡焦虑,但我不能让国内的亲戚朋友看到我的焦虑。一年才见一回,谁不希望自己在人前风风光光,既然选择了移民,我就应该承担这份经济压力。我想很多移民都会有同感。

 

END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以奋斗的名义,以未来的名义,而选择了移民。在中国一线城市,一个共同的感受是,每个人身边都起码有一个朋友正在或已经办理了移民。

 

风光之下,皆为沉浮,每一份人前显贵的背后,都曾饱经风雨;每一份风光无限,都曾颠沛流离。

 

蓦然回首,你拥有的羡煞旁人的风光之物,背后经历的焦虑,只有你自己知道。

 

其实,地球上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国度!所谓的岁月静好,不过是你自己默默努力耕耘,为自己遮风挡雨。移民的目的各有不同,但总结下来一句话就是:追求更适合自己的生活,希望大家移民路上一切顺利!

 

热点新闻2018年07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