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老板油烟机

教育资源的不平等,或致澳洲的“阶级固化”

04月16日 11:20:57

前言

 

经合组织日前发布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报告显示,澳大利亚中学生在阅读、数学、科学方面的表现在72个参与评估评的国家和地区中相对落后。

 

 

教育不公平是导致澳大利亚学生成绩不佳的重要原因,它不仅影响了澳大利亚的整体教育质量,而且正在潜移默化地加剧社会贫富分化。

 

在2000年至2015年期间,澳大利亚学生的PISA成绩逐年下滑。仅在2015年,澳大利亚学生的数学成绩在72个国家/地区中排名第20,在阅读这一学科上排名第12,在科学这一学科上排名第10,并被曾经PISA成绩表现不如澳大利亚的日本、加拿大及新西兰等国后来居上。

 

此外,增长最快的职业中超过75%均依赖于STEM技能,即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但澳各地越来越多的学生正选择不学习科学和数学课程。专家指出导致这一情况的原因是教学方法出现问题。

 

 

那么澳大利亚教育不公平现象究竟有多严重,其产生的根源又是什么?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对于整个社会,教育不公平加剧、社会阶层日趋精致的危害有哪些?我们能否选择听之任之?

 

澳大利亚教育不平等现象日趋加剧

 

最新的研究显示,社会经济地位(SES)不同的学校在教育资源可及性方面存在显著差异。

 

根据经合组织日前发布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SI)”报告,相比澳大利亚社会经济地位最高的学校,社会经济地位最低的学校(25%)无论是在软件如师资力量、还是硬件如各种教学设施均远远落后。

 

在一些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学校,教职员工水平参差不齐,雇佣不合格人员的现象时有发生。如下图所示,相比公立学校,私立学校生源的社会经济地位平均分明显要高。同样,澳大利亚多项研究表明,后者的课程设置也明显优于前者,进而推动私校学生的高考成绩(ATAR)明显要高于公立学校。

 

 

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在软硬件配置上的差异是澳大利亚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最直观表现。经合组织调查显示,目前约有60%的澳大利亚中学生就读于公立学校。

 

悉尼大学教育与社会工作学院副教授James Shen表示:“公立学校的校园环境、教学设备和师资力量都明显落后于私立学校,但私立学校高昂的学费令很多普通家庭望而却步。”

 

澳大利亚各州和各地区之间的教育资源配置也不均衡。经济发展水平处于澳全国领先地位的新南威尔士州,教育资源比较丰富,该州学生成绩在澳全国名列前茅;但在经济比较落后的澳大利亚北部地区,学生成绩排名则相对落后。

 

澳大利亚政府理事会2013年11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澳大利亚北部地区原住民青少年10年级的就读率仅为55%,是澳全国最低水平。

 

教育不平等的根源

社会财富分配不均、贫富差距加大

 

家庭社会经济背景及学生父母教育水平对子女的教育有着重要的影响。堪培拉大学副校长Steven Park认为,社会经济地位越高的家庭,子女越容易进入顶尖大学。

 

在澳大利亚排名前八的大学里,来自社会经济地位较低家庭的学生人数比例相当低。教育不公导致学生工作后收入不平等,收入较高的家庭财富将能更多地传递给下一代,会进一步扩大社会贫富差距。

 

教育不公平使澳大利亚的社会层级分化日益严重。Park认为,在过去50年中,澳大利亚对高等教育进行普及,社会不平等状况也日渐加深。过去20年中,澳大利亚的基尼系数在经合组织国家中保持平均水平,但2015年该系数已高于平均水平,意味着澳大利亚社会不平等状况加剧。

 

 

帕克指出,从1980年开始,澳大利亚人均收入不平等现象已经出现,近年来开始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社会不公平程度越高,代际流动性越低,教育已成为澳大利亚代际流动性降低的主要推手。

 

想上精英中学,得付得起补习费;想上私校得付得起学费,交得起赞助费;想上质量口碑过硬的公立学校,还得付得起学区房的居住成本,想学习一门特长,想带孩子旅游见见世面,也需要大笔支出。

 

早就有人提出,我们所崇尚的西式素质教育,只是更大范围内的应试教育。那里的孩子,需要掌握比我们更多的知识和技能,而这些知识和技能,需要靠家庭实力做支撑才能获得。

 

中国教育以显性的应试来划分学生群体,西方教育实际上是通过一个宽松的过程,偷偷完成了社会分层。公立学校只提供有限的基本的教育,要想成为精英,就必须从市场上另行购买,买不起的人自然而然就被淘汰了。

 

澳洲教育资源配置不均制约教育水平提升

 

根据国际通用的一项衡量标准,即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评分可以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整体教育水平。

 

在最新发布的PISA2015报告中,澳大利亚科学成绩排名第10,数学为第20,阅读为第12。从国际比较和绝对的平均分来看,澳大利亚的表现自2000年以来是稳步下滑。

 

 

如图所示,澳大利亚科学平均分为510分,虽高于OECD成员国平均水平(493分),但自2009年以来整体下滑了20分。尽管澳大利亚学生中有61%达到了“国家熟练水准”(National Proficient Standard),但是只有11%的学生在PISA 2015中是高分学生(OECD平均水平为8%)。这表明澳大利亚大多数学生可以做得很好,但只有少数学生非常卓越。

 

澳大利亚数学平均分为494分,显著低于OECD 19个成员国的平均成绩,其中新加坡数学平均分为564分,相当于领先澳大利亚两年半学校教育。

 

此外,新加坡阅读平均最高(535分),相当于领先澳大利亚(503分)一年学校教育。澳大利亚北部地区成绩较低,显著低于OECD平均水平;澳大利亚最低和最高成绩学生差距显著扩大,高于OECD平均水平。

 

 

非营利公共教育基金会(Public Education Foundation)近日首次将学生的成绩与对经济的影响联系起来。该报告采用了经合组织(OECD)的一个公式,来评估澳大利亚学生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中表现不佳会对经济造成何种影响。

 

 

基金会执行董事David Hetherington表示,澳大利亚学生成绩的下降对应的GDP损失可达1200亿澳元。

 

David Hetherington表示:“澳大利亚根本无法承担教育表现继续下滑的后果,如果我们不阻止本国教育体系之下学生成绩的持续下滑,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会为此付出代价。”

 

此外,研究还发现,澳大利亚学生的成绩变得更加不均衡,排名倒数10%的学生成绩又下降了1/5。

 

 

Hetherington表示,来自经济社会地位高阶层的孩子们可以获得教师更多的帮助、更好的资源、更高等的课程,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造成了目前正在不断扩大的不平等现象。

 

Hetherington强调道:“教育就像一艘油轮,任何改变都需要通过很长时间的开发和实施。这意味着我们需要立即开始行动,因为无论我们现在做什么,都需要数年、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在整个体系中发挥作用。”

 

换言之,我们现在的不作为则有可能对未来数年,数十年产生深远的影响。

 

END

 

整体而言,澳大利亚广泛存在教育不平等的现象,主要体现在师资力量、政府资金分配、以及学习课程和资源等方面。

 

更为糟糕的是,伴随时间的推移,这种教育不平等现象日趋加剧。导致教育不平等,教育配置不均的主要决定因素是父母受教育水平和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相比这两项因素,基于性别或种族背景的歧视现象在澳大利亚并不突出。

 

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最明显的一个弊端及时拉低了澳大利亚整体教育质量。如上文所述,2009年至2015年间,澳大利亚的PISA平均分呈持续下滑的态势。并被曾经PISA成绩表现不如澳大利亚的日本、加拿大及新西兰等国后来居上。其中,得分最低的学生相比得分最高的学生下滑速度更快,表明教育资源分配不均问题日趋严重。

 

此外,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所导致的经济代价惊人。调查结果表明,2009年至2015年澳大利亚教育表现下降所导致的经济成本接近1,200亿澳元。

 

由此可见,教育不平等正在让澳大利亚付出沉重的代价。

 

参考资料:https://publiceducationfoundation.org.au

 

热点新闻2018年04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