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老板油烟机

在澳洲,有10000000000公斤的垃圾在“流浪”

 

导语

2017年7月中国宣布,从今年1月1日起开始停止进口外国塑料和混合纸质垃圾,只接受被其他材料污染少于5%的纸皮,并明确表示禁止24种固体垃圾的进口,以此来维护国家环境以及民众健康。据估计,这一禁令将造成澳洲每年平均61.9万吨,价值5.23亿澳元(约合人民币26.8亿元)的废品无处可去。

 

这道“洋垃圾”禁令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袭击了澳大利亚回收行业。

 

专家表示,澳大利亚垃圾回收危机的规模可能是最初预期的两倍。最新数据显示,之前发往中国的超过一百万吨金属、纸张和塑料垃圾现在必须被安置在其他地方。

 

如果你对我正在谈论的垃圾数量没什么具象概念,看看下面这些插图,会让你震惊。在垃圾回收中,垃圾材料的种类更加广泛,包括建筑垃圾、工业包装和许多其他类型。这些曾经出口到中国的垃圾,现在大部分堆积在澳大利亚的废品中心。

 

920,000吨纸和纸板:如果铺在地上,面积可达22,255平方公里(如下图:它就像一张报纸平铺在澳洲大地上,囧)。

 

 

203,000吨金属: 这相当于136亿个铝制饮料罐头,叠加起来约等于月亮到地球距离的4.7倍(如下图)。

 

 

125,000吨塑料:这相当于29亿个2升的牛奶瓶,约可环绕地球7.43圈(如下图)。

 

 

你可能没注意已经生活在一颗“塑料星球“上了

 

当人类洋洋得意霸占脚下这颗星球的时候,周围的塑料制品应该在暗自偷笑,到底是谁在以侵略者的速度逐渐蔓延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我们没有意识到,已然生活在一颗“塑料星球“上了。

 

塑料,是一种高分子聚合材料,主要基于石油化工原料(石油、天然气)进一步合成加工而成。它的出现是上世纪石油工业迅速发展的一个伟大成果。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塑料制品走进人们的生活, 并迅速取代许多天然材质的用具。

 

简单统计,全世界平均三分之一的塑料是用作包装用途,这个比例在澳大利亚高达37%,而在印度甚至达到42%。

 

可以说,人类的衣食住行,没有一刻可以摆脱塑料制品。有一个很有趣的统计称,人类很难在超过6分钟以上完全不接触一件塑料制品。

 

如今塑料的需求量逐年递增,2017年甚至已经达到2.5亿吨,其中仅塑料包装就高达8000万吨。到底有多少塑料垃圾未被合理回收,又有多少流向海洋,无法估计。上到高山湖泊,下到深海海底,到处都有塑料垃圾的影子。

 

而中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回收垃圾进口国,接收了来自世界各地,包括美国、欧洲、日本还有澳大利亚多达3000万多吨的废弃品。

 

垃圾堆积成山,澳洲政府成热锅上的蚂蚁

 

澳洲作为全球第二的垃圾产出国,每人每年平均生产1.1吨垃圾,相当于每天3.4公斤。这些垃圾大部分是固体垃圾,其中包括极难处理的塑料垃圾和电子垃圾,其中高达三分之一的垃圾被送往中国。

 

 

自从,中国实施了“洋垃圾”禁令,对瓶装、罐装和纸板包装等进口可回收垃圾实施严格的污染物限制, 这对澳大利亚的垃圾处理来说,是当头一棒。随着中国市场的消失,除了垃圾可填埋之外,大部分废品材料和垃圾都无处可去。

 

上个月,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地方政府和废品回收行业开展了激烈商讨和“救援”工作,他们警告称, 澳大利亚的整个“黄桶”回收系统已处在风险之中,将来纳税人可能面临高达6000万澳元的垃圾处理成本。

 

墨尔本地方政府和垃圾回收巨头Wheelie Waste对垃圾处理费到底谁来承担而争论不休,且至今未果,当地西北部的居民很快就会看到可回收垃圾堆积如山了。

 

专家预计,除了澳洲一些主要城市,在昆士兰州和澳洲首都领地,随着可回收垃圾增多,垃圾危机会进一步升级。

 

新州消防和救援部门警告称,当回收点达到储存极限时,污染废弃物火灾危险级别在慢慢提升。

 

澳大利亚每年收集的废品中约有3500万吨用于回收,但其中大部分是建筑和拆除垃圾,家庭有机废品、发电站的扬尘。中国的一纸禁令驱使着澳洲回收行业找寻新的方法来应对。

 

垃圾回收商利润断崖式下跌,寻求更多补助

 

以前,将绝大部分可回收利用的垃圾出口到中国,并在那里加工,然后成为中国工厂燃料。在这一食物链条的顶端,活跃着像Visy,SKM和Polytrade在内的澳洲主要回收公司(recycling companies),他们会向市政厅支付每吨60至70澳元,买下居民黄色垃圾箱里的垃圾,并以更高的价格出售给中国。

 

 

作为垃圾回收商,他们可以从市政府预算中领取到用以处理垃圾的补贴费用;以此同时,他们将澳洲产生的垃圾运到中国后,再将垃圾当成资源转卖给中国回收商,靠着两次收费来获取巨大收益。

 

中国“洋垃圾”禁令使Visy这类垃圾回收商,瞬间进入了寒冬。作为垃圾回收公司,要使用额外的资金,去除材料中的污染物,使可回收垃圾达标,适合出口到中国。Visy 预计今年公司将遭遇40%的利润下滑。

 

因此,这些垃圾回收公司希望这部分损失的利益从当地市政府处得到补偿,因此澳洲政府一直在与其他垃圾回收公司进行谈判,希望寻求垃圾处理的解决方案,但至今未果。这也正是导致我们之前说的“垃圾堆积如山”的现象。

 

 

虽然,维州政府愿意出资1300万澳元帮助当地社区管理垃圾。但是这类援助只持续到今年7月1日。

 

而州政府把垃圾送到垃圾填埋场的花费是每吨垃圾63澳元。全国范围来看,每年澳洲在垃圾循环处理方面花费约6亿澳元,约占其总预算的12%。

 

那么除了《澳洲财经见闻》在三月份发文(原创 | 你要为澳洲垃圾买单了 但你居然还不知道为什么)中所提到的:维州社区服务费可能会出现上调之外,新州也出台了相应措施。

 

 

你愿意为了澳洲环境多支付20澳分吗?

 

新州已经开始施行容器押金项目(container deposit scheme),这有可使消费者在购买罐装或瓶装饮品时将需多付20澳分。

 

 

据了解,根据这项押金项目,消费者将空的150毫升至3升的饮料瓶罐交回到回收点或者回收机器处后,将能获得10澳分的退款。

 

这项措施旨在减少垃圾,覆盖的容器类型包括瓶装水、啤酒和软饮的瓶罐。而纯牛奶、较大的纯果汁或蔬菜汁瓶子、红酒及烈酒的玻璃瓶、桶装的酒或水、甜果汁饮料以及经过注册保健食品的容器则除外。

 

据了解,饮料生产商将负责提供10澳分的返款,同时还需承担该项目的管理成本,大约为每个容器10澳分左右。而这些成本将会直接转嫁到消费者身上,这就意味着,假如顾客购买一箱24瓶装的软饮或啤酒,将需要多支付4.8澳元。

 

目前,新州共设置了500多个空瓶回收点,同时在沙滩或运动场馆等人流较密集的公共场所也设置了800多个自动回收机器。

 

Blue Environment公司Joe Pickin博士认为,垃圾回收行业转型的关键是减少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垃圾的依赖,对本地的可回收垃圾质量严加把控。

 

END

 

从今年的7月1日起,澳大利亚将全面禁止使用免费一次性塑料袋,两大超市Coles和Woolworths积极响应。

 

甚至一些地区的Woolworths从上周三(4月4日)起就已经开始不提供塑料袋,如:维州Toorak、Wyndham Vale和Taylors Lakes;悉尼的Marayong、Greenway Village、Dural分店以及新州次发达地区Mullumbimby分店;昆州,Mossman和Noosa Civic的分店;西澳Singleton、South Fremantle和Cottesloe的分店。

 

Coles方面也表示,将会比计划提前2个月,于4月30日开始在悉尼Balgowlah、墨尔本Williamstown、珀斯Inglewood和昆州Hope Island的店铺实施“限塑令”。

 

事实上,南澳早在2009年就开始实施该政策,是澳大利亚第一个推出限塑令的州。对于向顾客分发禁用塑料袋的零售商,有关部门将对其处以最高5000澳元的罚款,零售供应商可能被处以最高2万澳元的罚款。

 

2011年,首都领地和北领地也先后颁布“限塑令”,2013年塔州也实施了该政策。

 

那么并不是说当“限塑令”在全澳实施后,澳大利亚就完全没有塑料袋了。现如今,塑料袋几乎渗透到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再强大的监管力量,面对洪水般的生活细节也难免捉襟见肘。

 

同时,考虑到塑料袋生产商和零售商家有着利益最大化的诉求,也就有了逃避监管的动机;而消费者由于享受着塑料袋带来的便利,已养成短期内难以割舍的消费依赖。监管有难度,生产有利益,消费有依赖,各方行为的交叉地带,或为塑料袋留下生存空间。

 

“限塑令”执行中,若仅仅是政府单打独斗,那注定会独木难支,这就需要社会、市场和消费者共同参与到塑料袋的治理过程中来。

 

你愿意为澳洲的环境做出多少贡献?

 

参考资料:澳洲金融评论报、澳洲人报、News.com.au、时代报

热点新闻2018年04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