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老板油烟机

千万别在澳洲生病,因为看病太难了!(背后真相)

 

导语

1月份,对于澳洲的公立医院来说,是最忙碌,也是最容易出岔子的季度。数据显示,每年1月,澳大利亚并发症比率最高,医院会接到比平时多出3000例医疗投诉。

 

主要是因为每年1月份都有3000多名刚毕业的医科生进入公立医院,正式接受岗位培训。其中包括新护士、专职医疗人员,物理治疗师和医院药剂师等。

 

这些新入职的医生接替了去年入职医生的职位,而去年入职的医生将进入第二轮岗位培训 。新手上路加上新老岗位轮换,影响了公立医院的工作节奏和原有秩序。

 

众所周知,澳洲的福利制度在全球算是名列前茅,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更是令人羡慕不已,许多人因此选择了移民澳洲,等着享受澳洲的福利。可是,真正在澳洲生活过的人一定有过拖着病体,拿着手机和充电宝,在公立医院急诊室干坐四个小时,那种令人崩溃的体验。

 

一月份,公立医院医疗投诉激增,岗位轮换固然是主因,但澳洲的医疗系统难道自身就完美吗? 本文将深入探讨澳洲医疗体系的优劣势、公共医疗系统的缺陷以及医疗系统问题的解决方案等。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在澳大利亚众多的福利项目中,国民医疗系统是它最引以为豪的。

 

所有澳大利亚永久居民和公民均可申请一张医疗卡(Medicare Card),持卡者可免费在私人诊所及公立医院得到医疗服务。(为了感谢读者,文末附加Medicare服务项目和私人医疗保险优势分析)

 

 

但是,免费的“医疗午餐”并不免费,在澳大利亚,医疗模式是依靠政府资助(也就是人们熟知的Medicare)加私人医疗保险。对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PR)来说,全民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提供一系列的医疗服务,不是没有成本的,主要由个人收入税收和医疗保险税(Medicare Levy)组合。这项征税是纳税人个人收入的2%。

 

此外,一个年收入超过9万澳元的个人, 在没有私人健康保险的情况下,还必须额外支付1%-1.5%的附加费。 对于单个家庭而言,门槛是18万澳元。

 

最近,澳大利亚私人医疗机构组织(Private Healthcare Australia)提议多增加50个基点的附加费,从1.5%提高到2%,因为他们认为附加费可以鼓励更多的人进入私人医院,从而减轻公立医院的压力。

 

公立私立,孰优孰劣?

 

目前,大约一半的澳大利亚人有私人健康保险。 所以如果他们去医院,会有更多公立和私立医院的选择。私人健康保险的大部分用户是60-79岁的老人。但大约有四分之一拥有私人健康保险的人还是会选择去公立医院。

 

如下图所示,澳大利亚公立医院数量明显多于私立医院。

 

 

下面通过对两个医疗系统的比较,我们看看公立和私立医院,孰优孰劣?

 

1. 等待时间

 

数据显示,在公立医院,一半患者在被列入等候名单的36天内才可以入院接受择期手术,而在262天内有90%的患者可以入院。 这意味着有10%的人等待超过八个半月。

 

因地域不同,数据也各不相同,昆士兰州有50%的人在28天内入院接受手术,在新南威尔士州等待时间更长,为49天。

 

公立医院也被一些人视为医科生新手上路的训练营,出错率统计显示,公立医院(6.7%)略高于私家医院(4.1%),其中包括出现感染,或开具错误药物等事件。存在这些差异,主要是因为私人医院的治疗方案更大可能被专家反复讨论,因此感染风险较低。

 

2. 费用比较

 

虽然费用根据病例的不同难以比较,但调查显示,私立医院的平均费用(2,552澳元 )比公立医院 (1,953澳元)高,其中包括病房护理,医院用品和专职医疗服务等。

 

此外,私立医院的医疗和诊断费用(包括X光和血液检查等项目)为798澳元,高于公立医院542澳元。 假肢费用也较高,私立医院的费用为542澳元左右,而公立医院131澳元。

 

在公共医疗体系中,治疗几乎不会产生现金支出,而选择私人医院意味着昂贵的开销。 除了要向保险公司支付保险费外,交给私立医院的平均自付费约为293.32澳元,即私人医疗费用的20%。对于外科医生、麻醉师、异常病理和医疗器械等,患者还要支付更多费用。

 

3. 产妇护理

 

拥有私人医疗保险的孕妇都会选择在私立医院分娩。事实表明,私人医院更有可能采取剖腹手术帮助孕妇生产。在澳洲,30%新生儿出生在私立医院。

 

尽管许多公立医院在孕妇怀孕期间,会提供持续护理。但调查显示,在公共医院,由于孕妇每次都会看到不同的护工,使得孕妇满意度下降。 很多人依旧很重视私人医院的设施,比如拥有私人房间和只属于自己的助产师和护工。

 

公立医院效率低下原因何在?

 

1. 医生公立私利同时兼职

 

一位医疗系统专家表示,目前有许多澳大利亚医生在公立和私立医院同时就职,这不仅降低了效率,并可能延误患者。在公立和私立医院各呆半个星期的医生,不太可能有精力花心思去提高医疗质量或做任何改进计划,而且他们也可能因为个人利益,以私立医院为先,迟到或早退。

 

目前尚没有明确规定,被公立医院聘用的医生在公立医院的最少工作时间。对八个不同科室的专家组进行研究发现,他们大多数人每周都在公立和私立医院同时就职,但绝大部分时间在为私人医院病人服务。

 

眼外科医生在私人医院中花87%的时间,其次是整形外科医生,耳鼻喉科专家和风湿病专家,他们每周在私人医院花70%以上的时间。胃肠病专家和心脏病专家花60%以上的时间,而神经科医生则接近50:50。

 

唯一一个将大部分时间花在公立医院的人是肾脏专家。

 

究其原因,主要因为一个在私立医院工作的医生比在公立医院工作的医生,可以多赚约30%。比如,对一个外科医生而言,可能每年要多10万澳元。

 

Gary Freed教授在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研究澳大利亚医疗系统长达五年之久, 他认为通过研究医生的工作时间安排,能更好地了解澳大利亚医疗系统是否符合患者的需求。他认为,医生公私兼职情况会导致公立医院病患等待时间加长,尤其对那些在公立医院就医的重症病患,每次都要面对不同的医生, 无疑会导致工作效率低下。

 

 

效率来自于经验团队的共同协作,州政府应考虑一些激励措施,吸引专家到公立医院继续工作,减少由于经济因素而导致的低效率。 

 

2. 公立医院考核严苛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主席Michael Gannon认为,很多医生都是因为不必要的管理行为,才决定彻底离开公共医疗系统。在公立医院,医生经常被要求接受再教育。例如,每年医务人员都要通过各种医疗考核。这原本是一件好事,考核保证了医疗人员的专业素养。但过于繁琐的考核 反而降低了公立医院的人气。

 

3. 公立医院资金短缺

 

尽管许多医生愿意接受各种形式的考核,并参与一些低回报的研究项目,但资金短缺依旧是人才流失的一大原因。如下图所示,在2015-16年的政府各项支出中,和健康相关的支出是68.38亿澳元,其中仅16.44亿澳元(占23.7%)花在医院上。

 

由于资金上捉襟见肘,公立医院对某些医疗设备的使用频次受到限制。在私人医院中,收费即服务模式(fee-for-service model)解决了这一问题。如果有手术要做,人们愿意付钱,那么就可以进行。

 

当然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他们认为,往好处看,由于公立医院的低效率导致等待时间过长,其实是一种效用体现和临床需要。

 

4. 效用理论

 

经济学家会告诉你,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等候名单是提高效用的有效机制。 这不仅能确保最后得到医疗服务的人是真正需要服务的,等候名单还能确保在医疗资源稀缺的情况下,资源被最大程度利用,包括医疗专业人员,病床,医疗设备。这种方法在无法估计需求的地区特别有用,例如,一个由于移民而人口迅速增长的小镇。

 

 

5. 临床需要

 

效用理论或许只是一种经济学上的合理解释。事实上,医院不是依据“先来先服务”原则,而是根据患者的严重程度来排序治疗。临床医生会根据治疗的紧迫性考虑患者先后次序,因此情况最紧急的患者可以被视为最先治疗的患者。当然,同程度患者按时间先后排序。

 

在急诊科,按紧急程度把人分为五类:

 

 

关于择期手术,按紧急程度把人分为三类:

 

 

有没有解决方案?

 

尽管很多医院都表示目前财务状况不佳,但额外资金的提供是不是就能马上解决效率这个问题呢?已有国际案例表明,向医疗系统注入更多资金,并没有缩短等待时间。医疗系统内往往会滋生出 更多其他紧迫需求。比如,如果把资源给予特定的外科手术,由于治疗门槛降低了,可能使得需求激增。

 

有专家呼吁通过激励人们购买私人保险来解决这一问题。但是,那些能够承担私人健康保险的人通常更健康,更富裕,而那些依赖公立医院的人通常有慢性疾病或更难医治。

 

目前,拥有私人保险的患者可以在公立医院缩短等待时间,接受治疗的速度是普通病人的两倍,前提是每年至少多缴纳100澳元的健康基金额外保费(health fund premiums)。这一人群的出现,挑战了医疗系统的公平原则,如下图所示,公立医院可能不再根据病情的严重程度平等地对待所有病人。

 

 

每年通过支付额外保费去“插队”治疗的人增长近10%。澳大利亚健康和福利研究院(AIHW)数据显示,由私人健康保险负担的公立医院治疗数量从2006 - 07年度的38.2万(占治疗人数的8.2%)跃升至2015 - 16年度的87.2万(占治疗人数的13.9%)。

 

这虽然缓解了公立医院资金紧张的问题, 使其每年收入增加近10亿澳元,但这对公立医疗系统而言不是好事。过去,医生不仅受到职业道德的约束,还受到国家卫生部的监管,根据病患紧急程度确定治疗先后。现在这种“付钱插队”的方式无疑是对整个医疗系统公信力的破坏。

 

END

 

俗话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澳洲医疗的基本理念是无论贫富,有无工作,只要你是澳洲公民和持有澳洲的绿卡,你都能够享受到良好而且免费的医疗福利,但是如今它的公平和免费,却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两者与效率之间的矛盾——在大部分情况下对于病人来说,效率对他们更为重要。虽然澳洲医疗的质量在国际上来说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效率的提高,需要更多制度上的改进和结构上的优化。在澳洲,要正直形成一个公平、效率、免费服务于大众的医疗环境,可能还尚需时日。

 

Medicare的服务范围和私人医疗保险优势比较

 

Medicare的功能大致满足人们日常医疗,医院就医和购药需求。虽然人人都用过Medicare ,但并不是人人都了解它真正能提供哪些服务。笔者简单的做了个总结。

 

日常医疗

 

Medicare不包括眼镜和隐形眼镜、助听器、整容手术、救护车服务、牙科服务、饮食建议、眼部治疗、语言治疗、足疗、心理咨询、理疗或脊椎按摩服务,总的来说就是所有临床上不是必要的治疗。

当您在医院外看医生时,Medicare会提供所列MBS(医疗保险福利计划)项下的报销费用,GP费用为100%,专家费用为85%。

如果您的医生直接向Medicare开具账单,您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Medicare涵盖X光、血尿检查、眼科验光检查、异常病理检查、大部分普通外科手术,以及一些与EPC(强化初级保健)计划,慢性病管理计划和唇腭裂计划相关费用。

 

医院费用

 

Medicare涵盖了公立医院病人的治疗费用。免费提供意味着你对医生没有选择权和发言权,医生的分配是随机的。

 

购药

 

根据PBS(药物福利计划),大部分药物都能得到补贴。这意味着对于大多数在药店购买的处方药,您只需支付一部分费用,PBS将负担为剩余部分费用,补贴金额取决于药物的类型。

Medicare不包括你在海外旅行时的医疗费用。然而,澳大利亚政府与少数几个指定国家签有互惠医疗协议,允许澳大利亚人被给予医疗服务和药物补贴。目前参与协议的国家包括新西兰,英国,荷兰,芬兰,挪威,斯洛文尼亚,意大利,马耳他,比利时,瑞典和爱尔兰共和国。这一协议帮助澳大利亚人在访问这些国家时享受基本医疗服务 。不得不强调的是,由于这些协议下的服务内容有局限性,绝不能代替旅行保险。

 

因为Medicare有局限性,就凸显出私人医疗保险的优点,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额外的支付上。

 

对主治医师有选择权,可以更好地控制何时何地接受医疗护理,并且选择性手术的等待时间往往要短得多。

私人医疗保险附加了没有被Medicare 涵盖的服务,包括牙科,理疗,脊椎按摩,光学和其他一些特定的医疗保健服务。

 

本文信息来源:澳大利亚健康与医疗研究报告、budget.com.au、AHW Australia

热点新闻2018年05月26日 星期六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