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AFN

“富人天堂,穷人炼狱” 已成大都市标配,悉尼的生活贵吗?

12月06日 09:13:54

 

 

列格坦(legatum)繁荣指数针对经济质量、商业环境、政府管理、社会资本、医疗健康、安全、教育以及自然环境等方面进行调查研究。

 

在调查的149个国家中,澳大利亚从2016年第6名,今年下降三个排名至第9。然而,2008年澳大利亚全球排名第1位,意味着其被选为全球最繁荣的国家。

 

 

鉴于澳大利亚目前在社会资本、自然环境、社会紧密度等方面仍然占据优势,因此导致综合排名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生活经济质量的大幅度下降。

 

 

衡量个人经济生活质量的重要参考因素包括收入、资产及其分配方式、支出类型等。下面我们就浅谈一下澳洲生活,经济生活质量到底如何,为何会下降?

 

首先从一个朋友的故事说起。

 

朋友的故事

 

好友老贾是澳洲当地一家IT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年收入约12万澳元,虽然算不上高收入人群,但也远超出澳洲人均工资7.5万澳元。和老贾认识有3年时间,一直深受他的照顾,出去吃饭从来都毫不吝啬自己的钱包,抢着买单。

 

上个月和老贾晚上吃饭,晚饭结束,他从兜里掏出一个玻璃饭盒,羞涩一笑:“吃饱了?那我打包带走啦?”我闻言晃神,他见状问:“你想要就拿走。”我连忙摆手,“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饭后喊着老贾小酌两杯,他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

 

老贾和妻子经历了6年的爱情长跑, 2015年步入婚姻殿堂,去年儿子小贾降临,按正常的剧情发展应该是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但现实却是为了孩子,夫妻俩不得不从各个方面开源节流。老贾干了杯中的酒说道:“不是老哥变抠门了,真的是囊中羞涩,唉…”

 

紧接着,老贾给我算了一笔账:

 

1.澳洲税收

 

$0-$18,200(收入、澳元),0%(税率);

$18,201-$37,000,19%(收入超过$18200后,每$1都需缴纳19%的税);

$37,001至$87,000,32.5%(收入超过$37000后,除每$1都需缴纳32.5%的税之外,还需缴纳$3,275);

$87,001至$180,000,37%(收入超过$87000后,除每$1都需缴纳37%的税之外,还需缴纳$19,822);

$180,001以上,45%(收入超过$180,000后,除每$1都需缴纳45%的税之外,还需缴纳$54,232)。

 

按照澳洲税务局的标准, 12万澳元的年薪要缴税37%的税,即32,000澳元,还没算公共医疗税!

 

公共医疗税(Medicare Levy),只要是PR或者公民、税前收入高于$21,655就要缴纳。12万收入的公共医疗税大约在2,400澳元。

 

这么算下来,老贾实际领到的薪水只剩85,600澳元。

 

8万多的实际收入按理说应该还是不错的,然而我的想法还是太简单。

 

2.贷款

 

去年,老贾一家人为了迎接小朋友的到来,在悉尼买了套二手独栋屋,虽然面积不大,怎么说也是有房有车的人了。不过到了还贷款的时候,才明白有多痛苦,每个月住房还贷的费用超过了月收入的50%,姑且保守以$4000/月计算,还贷后只剩$3000左右。值得庆幸的是,老贾的车没有贷款,是父母送的结婚礼物。

 

3.生活开销

 

谈到每天的生活,老贾更是苦不堪言。他家住在悉尼北边,公司在西南边,每天开车上班,为了避开早高峰不得不早上6:00出门,车程约1.5小时。

 

因此,交通费用又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不算过桥费(隧道费),油费差不多$200每月。车的保养、保险加起来每年最少$2,000,分摊到每个月大约$170。

 

此外,家庭方面必要的开销,如:水、电、煤气、社区费(独栋屋每三个月一交)、宽带上网等加起来至少每月$350。如果发生一些突发状况,比如上周家里热水器坏了,又支出修理费$300。

 

自从有了孩子,老贾和妻子就没有单独在外吃过饭了,工作日也是带饭到公司,每月夫妻两人的饮食开销在$1000左右。

 

提到孩子身上的开销,虽然现在大多花费在尿片和婴幼儿食物方面,大约每月$200。然而,将来孩子身上的开销没有上限,随着孩子长大,更多的账单将丢在父母面前。

 

那给老贾算一算,每月到手$7166,经过一个月的开销只结余$1000,并且是在没有任何家用电器发生故障的前提下!

 

12万的年薪,然而每月结余$1000都岌岌可危。

 

澳大利亚生活到底贵不贵?

 

老贾的故事只是一个缩影,但也从一个角度说明了在澳洲一个有房有车的家庭,生活也可能并不宽裕。想要更客观了解澳大利亚的生活压力,还需要用数据说话。

 

 

美世(Mercer)作为全球最权威的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常常需要向跨国公司提供外派员工驻外津贴的咨询服务,而全球各地的生活成本是一项主要的参考依据。通过对全球400多个城市、200余项指标的调查,美世指出:住房市场的不稳定性以及当地的通货膨胀是影响生活成本的主要因素。

 

根据调查结果,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大部分集中在亚洲和欧洲,在前五名中占据四席——香港 (排名2)、东京(排名3)、苏黎世(排名4)和新加坡(排名5)。纽约在这份榜单中排名第9,受人民币贬值影响,中国大部分城市在今年排名中相较去年有所下降。

 

自去年澳币升值以来,澳大利亚生活成本指数全面提升。其中,作为最受外国人欢迎的悉尼今年排名24,比去年提升了18位,墨尔本和珀斯今年排名也均有提升,分别排在46和50。

 

单从排名看,澳大利亚几个主要大城市的生活成本并不高,今年较之去年虽有提升,但仍然不及其他知名城市,比如香港,上海,新加坡等。既然这样,为何定居澳洲的老贾仍然为此烦恼呢?

 

这与美世调查研究的对象有关:因其调查目的是为跨国公司人力资源部门提供员工到海外出差或工作的成本数据,所以调查往往针对高收入群体展开。

 

当新加坡2014年首登该榜单首位时,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曼达(Tharman Shanmugaratnam)表示,该调查结果主要反映外国人在新加坡的高档生活,其涵盖的商品可能包括进口奶酪、菲列牛排、巴宝莉雨衣、影院最好的座位、高档餐厅。显然,对老贾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该排名直接参考意义有限。

 

像香港、上海这样的城市,常因贫富差距之大被称作“有钱人的天堂,穷人的炼狱”。高收入人群享受金钱带来的更丰富多元的商品和服务,同时普通人以及低收入人群也总能通过各种办法找到更便宜的房子和更廉价的食物。

 

相对而言,澳大利亚贫富差距并不明显,消费的高低端差异也不大,这表明普通人并没有在消费习惯和消费方式上与高收入人群拉开太大距离。这就是为什么“老贾们”感到更贵的原因所在。

 

为何如此贵?

 

近年来,澳大利亚居民的家庭支出逐年攀升。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2017年最新发布的“家庭支出调查”(Household Expenditure Survey),近30年,澳大利亚家庭平均支出从每周280澳元增长4倍至1,425澳元。

 

2015-16年全国平均家庭支出较2009-10年提高约15%。据统计,家庭支出中占比最高的依然是交通、饮食、娱乐和住房,增速最快的消费领域是住房、教育、医疗、能源。所得税作为一项特定的支出形式,在家庭总支出中占据最高比例。

 

 

税金

 

澳大利亚属于高税收国家,税率相对较高。这直接导致居民税后收入降低、生活成本提高。以开头的故事为例,老贾年收入税前12万,虽然收入水平在澳大利亚属于中上,但缴税后仅剩8万多。

 

交通

 

除此之外,澳大利亚的出行成本相较于其他国家也高出不少,即便选择公共交通仍是如此。在新加坡从事设计的朋友今年来澳大利亚对昂贵的出行成本非常惊讶。

 

我们从ABS给出的家庭支出统计表中发现,2015-2016年,每周支出在交通上是207澳元,在整体的支出中比重较高。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地广人稀,面积同美国差不多,而总人口只相当于美国一个州,而且分布非常分散。

 

因此澳大利亚政府在发展一个与美国领土面积相当的大国时,需要在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源配备方面,比如交通、通讯,投入相当的资金成本。这部分费用来自于只有美国十分之一的人口纳税而来。同样,公共交通费用相对较高的原因也是如此。

 

对比澳大利亚,新加坡同样是高福利高税收国家,公共交通却非常便宜,主要原因是新加坡面积小,人口集中,公共交通的建设及运行费用都比澳大利亚低很多。这样就很容易理解,澳大利亚的缴税和交通费用比例之高的原因了。

 

住房

 

熟知澳大利亚的人谈起生活支出,脱口而出的肯定是住房了。住房支出占据整体生活支出将近20%。尤其近五年,悉尼的房价及租金不断攀升,让人叫苦不迭。

 

2009-10至2015-16这六年间,居民住房支出增长近25%。

 

根据西澳银行(Bankwest)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澳大利亚首次置业夫妇购买一套价位在中位数附近的房屋,平均需要存款4.6年,该数字比2016年多了三个月,达到九年中最长。

 

尤其在悉尼地区,一对夫妇需要存款8.2年,才能支付的起中等价位房屋的20%首付,该数字远高于2012年的5.2年。

 

墨尔本中等价位的房屋需要6.4年的存款。

 

而霍巴特和达尔文的买家只需要3.8年的存款。

 

即使是购买一套公寓,悉尼购房者仍然需要5.9年的存款,而在墨尔本则需要4.4年存款,达尔文则需要2.7年存款。

 

虽然政府出台一系列政策希望控制房价,放缓增长趋势,但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房价的长期增长仍是大势所趋!

 

饮食及其他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澳大利亚地大物博,再加上人口稀少,物资相对丰富,饮食方面的消费应当支出较少。

 

然而对比其他国家,澳大利亚的饮食成本并不低。对比悉尼和香港普通家庭就餐的价格,在这两个城市均生活过的人发现,无论是外出用餐还是仅仅购买食材,悉尼的消费都高于香港。

 

然而出乎人意料的是,悉尼并不是澳大利亚“最贵”的地方。

 

澳大利亚统计局对于各地区的生活支出统计发现,北领地(不包括面积22%的偏远地区)才是全澳生活成本最高的地方,超过了悉尼和墨尔本。高出其他地区的主要支出是饮食以及燃油电力,根本原因之一是相对更加稀少的人口。因此北领地政府在尽力降低当地的生活成本,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吸引更多人到北领地工作定居。

 

首都领地的生活成本紧随其后,接下来才是新州、维州、西澳、昆州、南澳,生活成本最低、增长速度较慢的是塔斯马尼亚。

 

 

 

澳大利亚是一个繁荣度很高的国家,广袤的土地以及良好的气候条件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创造了天然优势。随着近几年移民人口不断增长,生活成本和房价每年均有大幅度上涨。

 

此外,澳大利亚就业竞争导致失业率上涨,甚至高于十年前的水平,而政府对就业的支持力度却不及以往。因此,澳大利亚在经济和生活质量方面较之往年有所下降。然而不可否认,澳大利亚仍然是目前全球最适宜居住的国家之一。

 

 

热点新闻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