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BizCover 公司类顶部横幅

澳洲银行业整体“跑偏”!“无良”理财建议耗尽客户一生积蓄

06月04日 11:09:41
 

前言

 

金融行业是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支柱,澳洲的大银行也位于世界上最赚钱的银行之列。但近十年的时间,关于澳洲银行的丑闻就层出不穷。近段时间,澳洲媒体头条却总也少不了关于澳洲银行业丑闻的报道。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有四大支柱银行,包括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澳新银行(ANZ)、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和西太银行(Westpac)。这四大银行占澳洲全国银行业市场的八成市场份额。

 

据分析师估计,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澳大利亚银行已经支付了超过10亿澳元(5.5亿英镑; 7.8亿美元)的罚金和赔偿金。尽管如此,这些银行巨头仍然产生大笔利润,有时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银行究竟是否应将利润和股东利益置于客户之前的公众辩论仍在继续进行,势头有增无减。

 

皇家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是澳大利亚针对公共问题展开独立调查的最重要机构。现在,这个澳洲最高公共调查机构正在审查该国银行和金融机构的不当行为,随着调查的进行,澳洲四大银行的“不当行为”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公众认知的底线。

 

但其实,有一家银行在四大银行接受“审判”的时候,躲过一劫。那就是澳大利亚第五大银行——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

 

 

今年五月初,麦格理银行还公开表示其年利润达到了5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6亿澳元。这也意味着麦格理银行首席执行官可以收到一份1890万澳元的“大礼”,成为澳大利亚收入最高的首席执行官之一。

 

那么,麦格理银行就是“完美无瑕”,经得起考验的时代模范吗?

 

恐怕并不是。

 

在澳洲,委托四大银行理财成了陷阱!

 

这个世界有钱不等于拥有一切,但没钱肯定寸步难行。特别是对于辛苦工作了一辈子,年过半百将要退休的普通澳洲人来说。

 

随着皇家委员会调查的深入,各大银行和金融公司不断有丑闻曝光。许多澳洲人毕生的积蓄都因委托银行理财化成了泡影。

 

例如,调查发现,联邦银行(CBA)下属金融公司Count Financial,向已经故去的客户收取理财咨询费。另有五名金融理财师提供不当建议,导致其名下数千客户蒙受百万元损失。该行预计得为此支付客户190万澳元赔偿金。

 

西太银行(Westpac)金融服务人员,糟糕的理财建议,导致一对夫妇破产,失去住房和退休金。

 

澳洲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在开展的行业合规性审查中发现,澳洲四大银行多数理财师在对客户提供的退休金理财服务时,没有遵循“符合客户最佳利益”的原则,非合规性建议比例高达75%,至少10%的客户“财务状况显著恶化”。

 

四大银行中的理财师们给客户提供的退休金投资建议中,四分之三的建议违背“符合客户最佳利益”的原则,相关原因是这些理财师未对产品进行充分研究,或是没有考虑客户的具体情况。10%的客户财富由于支付了不必要的高额保险费,或者是退休金管理费,导致财务状况恶化。

 

“银行一般黑”——第五大银行也一样“不堪”

 

澳大利亚夫妇Greg和Julie今年已经60多岁了,体力大不如前,也想要开始享受退休生活。于是,在几年前以270万澳元的价格卖掉了经营大半辈子、位于维多利亚州郊区的农场,并一心希望能留着这笔“辛苦钱”,将来交给自己的孩子们。

 

 

于是,Greg和Julie选择了一家自己最信任的金融机构——澳大利亚第五大金融机构“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来管理这270万“巨资“,希望这笔钱在麦格理银行理财专家顾问的手中不仅能够保值,还能有所增值。但往往事与愿违,现如今这笔钱在麦格理银行“理财专家”的手中已经消失殆尽。

 

在Greg和Julie知道自己毕生继续付之一炬后,Greg不得不以63岁的高龄开卡车谋生。

 

 

Greg在接受ABCnews的采访时表示,自己从来没想过在60多岁的时候还要这样工作,而且目前的工作甚至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要辛苦。

 

据悉,麦格理银行的理财顾问鼓励这对夫妇利用这笔钱建立了一个高风险投资组合,其中更是包括一个称得上是“金钱无底洞”的采矿项目。

 

众所周知,对于老年人来说,将积蓄用来投资是合情合理的。但理财的目标不应该是如何获取更高的收益,配置少量自主选择进入和退出的高风险资产是给老人的生活添彩,但是更多的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让他们手中的钱保值。

 

因此,帮助他们构建合理的资产配置,买低风险的理财产品,国债,哪怕存定期,都是一个好选择。高风险投资产品也并不是绝对不可以碰,只是额度必须得少。  

 

可麦格理银行为什么就把Greg和Julie毕生的积蓄押注在了堪称“金钱无底洞”的高风险投资项目。

 

在采访中,此前任职于麦格理银行理财顾问的知情人士透露:Greg和Julie一定是被麦格理银行的财富管理部门划分到了“资深投资者“(Sophisticated Investor)系列。

 

我们先不追究所谓“资深投资者”的划分标准,仅从字面意思理解,要想满足“资深”二字,起码应对金融市场有较深了解,在金融市场上有过相应投资操作。而Greg和Julie一辈子都在本本分分的经营一家偏远郊区的农场,可以说对金融市场一无所知。

 

 

Julie也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和丈夫根本不应该被列入这一类别,因为他们非常缺乏必要的财务投资知识,所谓资深投资者与我们俩并不沾边儿。

 

“当我们决定把出售农场的钱交给麦格理银行的时候,只是希望他们能替我们保管这笔钱,为我们的未来做个保障。我们根本不知道任何关于股票市场以及金融市场的事情。”Julie说。

 

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错,竟然将Greg和Julie判定为“资深投资者”,并耗尽了他们毕生的积蓄?

 

原来,根据法律规定,每年有25万澳元收入,净资产超过250万澳元就被划分为“资深投资者”。法律条款还允许任何银行将客户的资金置于波动性极高的股票交易中,且无需书面解释该操作的原因及后果。

 

Greg和Julie的情况满足了以上所有条款。所以,麦格理银行即便让这对夫妇失去了积蓄,其行为及操作也是完全合法。

 

作为局外人来评断,银行这种不解释、无后果的划分方式显然是极度不负责任的。仅仅因为薪酬高、存款多就被认定是金融投资专家,简直是个“笑话”。

 

但其实更可怕的事还在后面,Greg和Julie的自管养老金(SMSF)也放在了麦格理银行的手中。根据企业监管指导条例,银行将拥有自管养老金资产的客户视为资深投资者的划分方式是可行的。

 

据悉,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曾建议,自管养老金账户资金在1000万澳元以下的投资者都不可被划分为资深投资者,并试图以此保护投资者免受糟糕且不负责任财务建议的侵害。

 

但显然,指导建议不是法律,麦格理银行可以选择不遵从指导建议。

 

事实上,在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发现麦格理银行不合理划分客户的行为时,曾对自身发布指导意见的法律地位寻求过建议。但后来被告知,这项指导建议并无法律依据,此指导意见也就此废除。

 

而这一举动也将拥有自管养老金的投资人置于倾家荡产、老无所依的危险当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麦格理银行也得以利用ASIC废除指导意见的做法为自身辩护。

 

一位麦格理银行前雇员匿名透露:当麦格理银行新晋理财顾问在入职培训时得知自己并不需要遵循ASIC的指导建议,而且拥有自管养老金账户的投资者可被视为“资深投资者”的时候,仿佛意外之喜从天而降。

 

忽略ASIC指导建议也就意味着麦格理银行能够将Greg和Julie这样的客户视为“资深投资者”,不需要任何解释就可以将其资产投入高风险交易类别的投资产品中,与此同时,还可以收取高达70万澳元的管理费用。

 

在采访中Julie愤怒地强调:麦格理银行的理财顾问将一家名为Cleveland Mining的采矿公司说成一家一定会赚钱的投资机遇。

 

但在第一笔投入之后,麦格理银行继续要求更多的钱。并告诉Julie:“现在采矿公司已经看到矿了,但项目还处于初期阶段,过不久就会开始开采。一旦进入开采期机遇就来了,你要有耐心等到那个时候。”

 

于是,Greg夫妇二人在两年半的时间里买卖Cleveland Mining股票高达30多次。其中9次是动用他们的养老金操作。

 

截止2016年9月,Cleveland Mining的股价已经从高位下跌92%,至仅仅7美分,目前已处于停止交易的状态。Cleveland Mining公司也处于崩溃的边缘,在珀斯郊区的一个仓库内勉强运营。

 

据悉,针对此事,麦格理银行已经宣布了一项赔偿计划,该计划承诺对收到糟糕投资建议的客户进行退款。赔偿计划中麦格理银行给18万9千名客户致信,收到4700份回复。但到最后只有263名客户,也就是说,只有6%要求重新审核自己账户的投资者得到了补偿。

 

Greg和Julie并没有成为这263位“最不幸的幸运儿”中的成员。直到ABCnews媒体开始向麦格理银行询问相关事宜,麦格理银行才答应于Greg夫妇面谈。

 

在交涉中,麦格理银行强调自己的做法并没有不合规行为的发生,而且Greg夫妇也没有在此前的交流中提出任何具体担忧。

 

心灰意冷的Greg夫妇在采访中表示,已经不指望能向麦格理银行要回损失的资产,会在接下来选择与其它遇到同样情况的投资者联合起来对麦格理银行提起集体诉讼。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拿别人毕生的积蓄“开玩笑”,一下子就让别人一辈子的努力付之一炬。我更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事情正是出自我最信任的银行之手!“Julie愤怒的说道。

 

其实,对Greg和Julie来说,痛彻心扉的还有自己无法再给儿孙子女留下任何遗产的事实,Greg夫妇的子女对此表示理解也总是宽慰他们,但Greg夫妇依然懊恼。

 

 

银行员工的日子也不好过

 

近日,澳洲联邦银行(CBA)一名前雇员,在九号电视台的《60分钟》访谈节目中,揭露了银行业使用“无情”手段,掠夺弱势客户的内幕。

 

 

据澳洲新闻有限公司网站报导,这位名叫凯瑟琳(Catherine)的女子曾在联邦银行工作过30多年。她说,多年来她看到了银行把注意力,从客户转向“推销产品”和销售上的全过程。

 

凯瑟琳说,银行员工面临着向客户推销产品的巨大压力,即使是对那些他们怀疑买不起银行产品的客户。这更进一步促进了一个“有毒”的工作环境,迫使她结束了自己的银行职业生涯。

 

 “每一个走进银行大门的客户,每一个你所服务的客户,银行都希望看到你向他们提供产品。”她说,“当你看到客户进门时,你会想,‘哦,我该从这个客户身上得到些什么?’”

 

凯瑟琳说:“这让我感到有点卑鄙,就好像我们都被这种糟糕的体验污染了。它带走了正直。”

 

凯瑟琳描述了银行员工为达到严格的目标,是如何在压力下,将产品推销给客户的。她说,银行经理可能会被告知,“你一周需要完成20个房屋贷款”。“这意味着如果你有5名下属员工,这5名员工每周需要做成4笔房贷,如果周四前你没有完成……周五可能将是非常非常艰难的一天。”

 

“有一些非常无情的员工,会让客户增加信用卡,或做类似的事情。在银行文件上,他们(客户)可能负担得起,但实际上你知道他们可能根本负担不起。”

 

有很多银行职员都表示,在上班之前压力太大了,他们必须振作起来才能迫使自己去上班。他们坐在车里哭,因为他们知道当走进银行大门时,会发生什么事。

 

皇家委员会从银行客户发来的信中获知,在被迫借钱、购买信用卡或购买他们不想要或不需要的保险、并努力偿还贷款后,这些客户正处于经济崩溃的边缘。

 

墨尔本消费者行动法律中心的律师坦普尔(Katherine Temple)在《60分钟》节目上表示,一些客户最终陷入“可怕的”麻烦中,“很多人都很苦恼,因为他们背负着负担不起的债务,而且很多时候他们永远都还不起。”

 

但坦普尔说,在财务上挣扎的人对银行来说,实际上是非常有利可图的。“这些人需支付最多的利息、逾期费和各种费用。”

 

 

银行业的另一个狡猾的策略是,银行强迫员工在离开之前,签署非诋毁协议,这使他们不敢对以前的工作场所发表批评言论。“这种协议是终生的。”安格里萨诺说。

 

ASIC凭什么拯救澳洲大银行?

 

如果说:澳大利亚银行业是一列疾驰的火车,那么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就是这部火车的司机,掌握其前进方向。目前,澳大利亚银行的“跑偏”状态,许多人都希望能通过ASIC的纠正而走上正轨。

 

但在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揭露了诸多欺诈和腐败案件之后,也引发了公众对澳大利亚企业监管机构,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失职”的热议。

 

很多人都在批评政府给证券投资委员会的拨款不足,使得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有效监督银行业; 也有人认为,该委员会已经屈从于大银行。

 

众所周知,目前正是证券投资委员会和皇家调查委员会密切合作,对银行业进行调查的时候。但在今年的联邦预算中,负责监管银行业的澳洲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的经费被削减了2600万澳元,数十名员工可能会因此丢掉工作。

 

据悉,在今年预算中,澳洲证券投资委员会获得的拨款从3.46亿澳元跌至3.2亿澳元,这意味着该机构在2021年之前所得拨款被削减了7.5%,相当于2600澳万元。

 

与此同时,在2016年的拨款改革中,证券投资委员会的资金来源已经完全依赖于银行、退休基金、保险公司和公开上市的公司,这些金融机构承担了负责监督它们的证券投资委员会的运作资金。

 

工党影子律政部长德雷弗斯(Mark Dreyfus)表示,现在不是削减证券投资委员会经费的时候。“这正是银行业问题被曝光的时候,政府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真是令人震惊。”

 

由此看来,ASIC获取拨款减少确实是事实。但ASIC没有做好“份内之事”也绝不是因为缺钱。因为根据此前一份财报:ASIC年利润竟然超6亿澳元。

 

今年4月23日,当被问道ASIC每年向公众收取数亿澳元是否合适时,澳大利亚金融服务部长Kelly O'Dwyer并未予以回应。其发言人表示,确保ASIC拥有足够资金展开工作是政府的职责。

 

ASIC 2016/17财报显示,收取各项 “费用”8.017亿澳元,“罚款”1.185亿澳元。具体而言,在8.017亿澳元的收费中,绝大部分来自规模较小企业包括:备案或文件处理费用。同时,ASIC还向公众收取了大量信息查询费。 

 

相比提供此类服务的成本,收费明显过高,ASIC每年大幅盈利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据统计,相比其他发达经济体,ASIC的公共信息查询收费水平是最高的。

 

据悉,近日澳洲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公开表示,希望能够在澳洲大银行内安插自己的眼线,密切监督他们的行为,确保其能真正改正错误,重建公众对该行业的信心。为此,该委员会将向联邦政府申请额外拨款。

 

综合以上,不难看出,ASIC也有着自己“独特”的逐利特性,更别提ASIC要监管的对象,恰恰就是ASIC运营资金的来源。

 

这样看来,谁能有底气的说一句,对ASIC充满信心?

 

END

 

事实上,与其依赖澳洲政府及监管部门整治大环境、或者指望澳洲银行自我监管,还不如丰富对于金融投资市场知识,以有效规避风险。

 

另外,在过去几年里,许多聘请了理财顾问的投资者都得到了不错的回报。关键就在于,你是否聘请了一个值得信赖的顾问。

 

如果你去见一位顾问,大多数顾问会给你制定这样一个财务计划:养老金应该如何投资,应该买哪种人寿保险,并且会告诉你关于税收,财产,借贷,分享投资以及遗产规划的各种策略。

 

一个好的理财顾问会根据你的个人情况提出他们的建议方案,并警告你风险和回报。他们的建议并不偏向于任何待售的房产、产品或服务,并清楚的告知相应的成本以及能得到的回报。   

 

事实上,金融投资建议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利益的冲突。你的利益点就是为你自己以及家人做出明智的选择,这样你的退休储蓄才能增长,你才能有合适的保险,并且你才能创造安全感。

 

然而,你的利益可能与理财规划师的利益并不一致——暗中得到奖励的理财规划师可能会让你的养老金投资在特定的管理基金里面或者在一个特定的公司投保。   

 

对于诸如养老金或者房产这样的长期资产来说,回报上的细微差异都可能累积成一大笔钱。所以,明白你的利益可能与理财顾问的利益在很多方面都不一致——这很重要。   

 

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向理财顾问问一些基本问题,例如:

 

1. 你都有哪些资质,优势以及经验?

2. 你的咨询师职业执照相关情况如何?如果你向我推荐你们公司的产品,你或者你的公司能获得好处吗?

3. 如果让你给出金融建议,你会不会向我推荐一些与你没有合作关系的公司的产品?

4. 你能向我说明一下我能从我的决定里得到的好处吗?

5. 你能为我提供哪些持续的鼓舞?以及需要花费多大的成本?

 

金融顾问绝对可以为需要帮助的人们带来好的结果。但这也是一种信任关系,信任的基础就是信息披露。

 

“坦诚以待,总是好的。”

 

参考资料:ABC News、9News

热点新闻2018年08月15日 星期三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