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BizCover 公司类顶部横幅

澳大利亚活牛如何漂洋过海到中国?(附活牛市场评估)

01月29日 07:52:10
导语

说起美食,在澳洲这个移民大国我们早已享受到独具特色不同的饮食文化,人们为各种肉类创造了不少新鲜的做法,澳洲人向来以创造美食而著称。更具体的说,最明显的突出并重复出现的元素,似乎把我们联系在一起,这就是高质量的“和牛文化”。尽管日本和牛在世界美食史上也是鼎鼎大名,然而,近些年,随着澳大利亚改进了和牛育种和出口程序与牛排的新标准,和牛在澳大利亚孕育处于国际规模,令人难以置信的高需求。究竟澳洲的牛肉好在哪里?它跟我们的经济是怎样的息息相关?

 

高水平的大理石的雪花文理澳洲牛排给了它令人出乎意料的丰富、多汁的味道,从市场上的任何其他牛排中分离出来,最重要的是我们杰出的澳大利亚农民,他们一直不知疲倦在过去的30年,以确保牛肉产品的高质量标准,在经历着农业发展严峻的竞争态势下,成为了澳洲饲养者的骄傲。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人在澳大利亚“跑马圈地”,到澳大利亚买农场当“农场主”也成为了一种时尚。

 

Sidney Kidman爵士,是她把肉牛养殖业带到了澳大利亚,19世纪50年代后她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土地所有者。目前澳大利亚第三大肉牛集团、全球第八大土地资产持有者SK Kidman,名下Anna Creek养牛场为全球最大,2015年向全球出售吸引了多达30家农场家族、本地投资财团、肉业公司、外资企业和全球性退休基金表达收购意向。

 

在过去的5年内,肉牛养殖业依赖Roma Saleyards(澳大利亚最大的牲畜销售中心)售卖场,一直以来Saleyards算不上典型的旅游目的地,但因迎合旅客的需求,收获了丰厚的回报,同时为行业的扩张作出了巨大贡献。在高峰期,一天内有175名游客参观了当地政府所有的牲畜售卖场。一头公牛曾在昆士兰州中部的布拉纳姆以25万的价格拍卖给了一家美国公司,可见不只是纯种马,连公牛也需要完美基因。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牛肉在2015年向中国出口的牛肉总量达到10亿澳元。

 

 

澳洲人引以为豪的一个事实,澳大利亚的畜群数量仅占全球牛群的2%,全球羊群的6%,却是世界第一大牛肉出口国和仅次于新西兰的第二大绵阳出口国。

 

近年来澳洲牛肉在中国市场建立了“绿色”和“高品质”的形象,受到中高端消费者的追捧。预计2017-18后的5年里行业受海外强劲的需求,年均增速将达到7.5%,总额达到167亿澳元。

 

中国活牛进口的必要性与经济意义

 

饮食结构的改变

 

已有诸多研究表明,中国居民的饮食结构正在朝着消费更多高蛋白方向转变。可以与日本上个世纪收入增长最快的时候相提并论。

 

中国人零食、饮料消费量以及肉食和油脂摄入量的变化速度超过了全世界任何地区。

 

下图显示,中国对肉类的需求在过去几十年呈快速增长。饮食结构的这种变化使中国成为世界全部肉类产品四分之一的消费国。

 

 

中国的牛肉供不应求

 

前段时间,澳洲与美国牛肉进口中国的消息一传来,很多人纷纷表示不解。中国并不缺少牛肉,为什么还要进口?

 

中国农业生产一直持续传统的种植结构,以及农村耕地面积不断减少,这已经成为中国农村发展的重要趋势。

 

不断涌现的中国中产阶级对高品质食品的需求持续增加,中国生产与消费之间的差距持续加大,这便产生了对国际供应解决方案的需要。澳大利亚作为主要农业及牛肉出口大国,成为解决牛肉短缺问题的主要目标国。

 

 

世界上很难再寻找出这样一种食品,穿过不算漫长的历史走廊,遍布在一方水土的大街小巷,这就是曾被商务部和中国饭店协会评为“中国十大面条”之一的兰州牛肉拉面已走向了产业化、品牌化之路。

 

 

举例

从这一碗牛肉的经济看来是否代表了中国消费结构改变的源头?一位来自中国的牛肉面粉丝称,92年,合肥一碗牛肉面3元,03年兰州一碗面4元,06年上海一碗面6元,10年上海一碗面8元。去掉地区因素,以上海计92年到10年上海面价从4元上升到8元大约1倍。也就是食品价格大约上涨1倍,而这期间工资水平大约从450元上涨到3500元。可见工资上涨600%。

 

照这样的涨幅,到2030年,以中国畜牛的数量怎样满足8.54亿人的胃口?中国牛肉的批发价格在2008年至2013年翻番,贸易商收益巨大。尽管有一种有利于建立中国品牌的趋势,但还不足以引发国内牛肉生产的火热。

 

在十四年前,美国的疯牛病疫情给澳洲牛肉出口业送来了一个意外的黄金发展期。在雄踞“世界第一大牛肉出口国”宝座的十多年中,澳洲牛肉出口业在国际市场上打出了一片天下,奠定了良好的市场基础。然而,这个行业因自身的发展限制和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日渐被忧患的阴影笼罩。

 

在2012-13年间,由于气候条件降雨量的偏低使得农场为了稳固成本不得不关闭经营,澳洲红肉咨询委员会主席迫切地想要唤起这个行业的危机意识,他表示,我们根本不能将我们国内或全球市场上的客户看作是理所当然的,这个行业的工作岗位、我们的服务的消费者以及我们对国家的经济贡献,都面临着太多的风险。

 

尽管如此,中国的投资者对食品饮品领域的投资视作“第二次创富”的机会。他们认为,第一次创富机会是围绕着中国迅猛开展的城镇化而开展的,而如今为更加富有、更注重品质的一代人提供食品,将成为一个长期投资的机会。

 

澳大利亚活牛如何漂洋过海到中国?

 

 

澳洲活牛船运是中澳两国贸易的创举,受澳大利亚四面环海的地理位置以及海运的搞运输数量和低运输成本的影响,澳大利亚的牛肉出口95%以上都是船运为主。

 

目前澳大利亚出口至中国的牛肉九成左右为冷冻牛肉,经过长途运输,口感质地易受到影响;在本月,据浙江一恒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介绍,人们对牛肉的消费需求如此之大,宁波全年活牛的屠宰量是10万头,在运输的过程中,部分以冰鲜肉形式进口,对储运冷链技术要求较高,成本超出预期,数量无法实现突破。

 

想要吃到一口澳洲牛肉这么看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据悉,浙江省中澳自贸协定项目“澳大利亚肉牛进口项目”已通过了中国国家质监总局的验收。

 

首批1600头活牛现在已经全部进入位于澳大利亚的中方指定隔离场,在一月中旬完成隔离,1月16日装船,预计在1月28日前抵达宁波舟山港镇海码头,2月1日起将供应长三角地区市场。

 

目前在澳大利亚,还没有一家中国投资者拥有上下游贯通的一体化牛肉产业链。为寻求“国际化的供应链”中国投资者在农业领域的投资一般可分为两大类:战略投资者与财务投资者、战略投资者作为行业内专业投资人士。

 

由于不同的原因(例如供应短缺、饮食结构的调整)产品在澳大利亚生产和加工,再由投资者在中国的自有渠道进行分销。

 

而财务投资者来自不同的背景行业(例如房地产业、制造业、工程机械等),对于资产整合颇感兴趣,资金被用来收购合并资产、提高生产力从而达到资产长期增值的目的。

 

风险预估

 

活牛项目的操盘并非易事,活牛到岸后需要在14天内屠宰,而集中到港的船只一般运载量在4000-5000头。如果要保证屠宰场的正常运作,也就意味着屠宰线的周屠宰能力在2000头以上,否则屠宰线停运会面临着较高成本。

 

其次,为了保证屠宰场运营,持续进口非常必要,然而这会面临更大的销售压力,同时要对运营时间节点的控制非常精准,一旦链条上任何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导致屠宰场停工。此外,澳大利亚出口价格波动和中国活牛进口政策具有不稳定性,这都会对于活牛的进口利润造成损失。

 

两个重要的参照指标导致存在的投资风险:

 

资产价格—大多数情况下,澳大利亚的永久产权土地资产会被视为比中国的长期租赁产权要便宜的多。这种比较往往会导致中国投资者在收购资产时支付溢价,并导致后期很难获得理想的投资回报,进而降低了投资者进一步投资的可能性。

人力资源成本—当需要雇佣专业的顾问团队进行审核和收购,或者聘用恰当的人选管理资产的时候,中国投资者往往犹豫不决,选择最便宜的方案。这会导致投资回报预期的不确定性。

 

主要打通渠道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除了在国家及联邦政府层面负债联系与协调投资与贸易事宜之外,还负债管理在澳首都地区、南澳及北领地的州政府级别的中国投资。

 

驻澳大利亚领事馆专门的经济商务参赞处协调本州的两国间投资贸易事宜。

 

中资银行在过去的十年中,所有主要国有控股的商业银行都已在澳大利亚开设分行,由中国投资者来澳洲投资所驱使。(客户由中国投资者组成)提供金融服务。一般来说,在澳大利亚运营的这些中资银行主要依赖于他们的能源资源类客户。

 

与中资银行一起,将“北方牛肉的未来”项目在预选的一、二线城市进行路演。

 

 

中国检验认证集团(CCIC)—独立的第三方认证检验机构,致力于提供检验、鉴定、认证和测试服务,并得到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AQSIQ),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CNCA)以及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CNAS)的官方认可。CCIC在中澳活牛出口协议的谈判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西澳农业食品部与CICC关于西澳牛群的健康主体,集中针对中国市场相关的产业内企业联合进行推广。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中国最重要的、也是最大的促进国际贸易的机构,是中国投资者获取澳洲牛肉相关信息的窗口。

 

为了推广企业的影响力,除了与这些机构建立关系,还有中国商务部、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中国检验认证集团、西澳政府驻中国代表处、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以路演、说明会、网络培训会等形式。

 

利弊因素预防风险

 

自2016年起全球气候进入拉尼娜状态

 

近些年澳洲大部分地区降水量较常年偏多,偏潮湿的气候有利于肉牛的育种和繁殖,到2018年起,澳大利亚活牛存栏量将会有所回升,有利于澳洲活牛种群的恢复。

 

 

自中澳自贸协定签署以来,中国企业远赴澳洲投资牧场越来越强劲

 

2016年12月中国的中房置业联合澳洲女首富莱因哈特成功收购了澳洲最大的肉牛养殖农场基德曼公司。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流入澳洲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扩大澳洲肉牛养殖产业并提高其抗自然风险能力。

 

与此同时,多个中国地方政府正在积极申办澳洲活牛进口口岸资格。除已经实现空运的重庆和郑州之外,从北到南,大连港、黄骅港、日照港、连云港、宁波港、舟山港以及最南端的海南岛,多个澳洲活牛育肥及屠宰项目都在申办和推进的过程中。

 

从2016年起,澳洲活牛对华出口关税将逐年下降,到2019年,活牛对华出口关税税率降至为0。

 

 

然而,在去年的7月底,引发了一个令澳洲“哀嚎遍野”的禁令消息,由于中国检疫部门认为部分出口牛肉的产品标签内容与真实食品不符所致。实际上,各国进口商都应该对中国的检验检疫(CCIC)进行深入了解,并遵照执行。

 

作为澳大利亚的农场主已经发现自己身处激烈竞争中。面对中国的市场准入,理论和实践之间差距甚大,然而澳大利亚经济学新闻编辑艾伦•米切尔(Alan Mitchell)称,澳洲农业企业可能会备感幸运,如果在中国有颇具政府关系的合作伙伴,此外,他还表示,澳洲还从来没有过像中国这样的主要贸易伙伴和投资者----一个西方国家联盟之外崛起的、与澳洲主要盟友的关系日以抗衡的超级大国。

 

END

 

当我们撩起兰州牛肉面的商品面纱,会发现它更多的是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而存在并代代相传,而不是单纯的赚钱工具。这一极具影响力的“牛肉面”品牌也由此具有了“公共物品”的性质。不止是它,红遍中国的美食连锁店“李先生牛肉面”穿越大洋洲在悉尼开设了第一家分店。不管是商业贸易的驱动还是中国的饮食历时四五千年的发展影响着社会的潮流,推而言之,传统文化渊源与根脉来自于农业文明的本质内涵。几十万的海外留学生正把文化活力与创造性慢慢地带入了澳大利亚。    

热点新闻2018年07月17日 星期二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