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BizCover 公司类顶部横幅

浅谈区块链开启澳洲农业新时代(附澳洲农业发展史)

01月10日 09:16:36
 

导语

澳大利亚是一个拥有严格生物安全法规的陆岛,其农业和食品业以清洁、绿色和安全的生产享誉世界。著名的美国量子基金创始人Jim Rogers曾说过,目前全球面临着严峻的人口结构及粮食生产问题,农产品储备至今已跌至历史低点,产出与需求未能满足均衡状态。农业将成为未来20年中最激动人心的发展领域之一。

 

澳大利亚依旧保持其作为中国海外直接投资(ODI)第二大接受国的地位。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至今,中国累计对澳大利亚直接投资已达900多亿美元。此外,据毕马威与悉尼大学在2017年5月2日联合发布《2016揭秘中国企业在澳投资报告》显示,仅在2016年间,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投资金额达到114.9亿美元(153.6亿澳元),仅次于2008年的投资峰值。其中,基础设施和农业领域的投资创下了历史新高。

 

今天《澳洲财经见闻》将带您来了解下澳大利亚的农业发展,并对未来农业转型做出分析。

 

澳大利亚农业发展历程

 

新南威尔士(以悉尼为中心)殖民地在1788年正式建立,同期,由于当时欧洲食品供应不足,只有定期的船只运输食物,并且欧洲人非常依赖吃本地的食物和水果养活自己,澳大利亚农场开始发展起来。

 

鱼,牡蛎和与土著人交换袋鼠肉是悉尼周边地区的主要饮食来源。

 

“许多囚犯想吃袋鼠肉,因为猪肉实在太难吃了...如果没有成功的杀死袋鼠,那么殖民地就好像被剥夺了一切。”(摘自Bold Palates,由塔斯马尼亚州的Knopwood教士,于1805年7月1日和1805年10月,在Barbara Santich记载。)

 

在塔斯马尼亚州,州长亚瑟·菲利普(Arthur Phillip)派出探查队去寻找良好的土壤,最终确定在Parramatta地区。在英国第一只舰队抵达两年后,菲利普州长将Rosehill的土地(现在的Parramatta)分配给前罪犯詹姆斯·鲁塞(James Ruse)。这是澳大利亚第一个小麦农场的所在地。

 

 

自1793年,第二舰队的先驱农民John Macarthur与他的妻子Elizabeth Macarthur曾在Parramatta授予的100英亩的土地建立了Elizabeth Farm (现今Elizabeth Farm博物馆The Rocks-Cadman)经过了多年探险,直到1824年,澳大利亚农业公司通过了英国议会法案成立,有权在新南威尔士州选择1,000,000英亩(4,047平方公里)的土地用于农业发展。

 

所选区域从Port Stephen延伸至The Manning River。自运营后,显著提升了澳大利亚出口到英国的美利奴羊库存。廉价的劳动力来源于囚犯,并且土著工人签订了7年合同的契约劳工。

 

克服土壤肥力低下的问题--引入超磷酸盐和氮

 

在整个19世纪年代,殖民地政府发起了勘探开辟新土地的命令。经过了70年的勘探新土地后,1860年欧洲农业的建立,澳大利亚已经有120万英亩(约48公顷)的土地用于种植,并且畜牧数量增加到2500万头。然而,在1865年澳大利亚遭受了两个干旱年时期。

 

到了19世纪90年代,为了改善土壤肥力,引入了超磷酸盐和氮气来保证质量,但是一百年后,当代管理层认识到,较低的放养率在牧场进行放牧,这样对化肥的需求要低得多。

 

从此,美利牧羊和小麦抗旱品种形成了澳大利亚最常见的两种农业形式--绵羊与小麦。这也形成了现在的澳大利亚混合农业。

 

从实验室到农田再到餐桌

 

1881年,由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土地公司(NZALC)拥有的快速帆船但尼丁改装了贝尔科尔曼压缩制冷机,并成功地向英国运输了一批冷冻肉类。

 

从此以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运往英国的冷冻肉类贸易得到广泛的发展。

 

到1900年,共有16个不同的客运船或冷藏船被修建或改装。1910年,英国冷冻肉类进口量每年增加到76万吨。

 

羊毛生产

 

羊毛生产得益于弗雷德里克·沃尔塞利(Frederick Wolseley,1837-99)发明的羊毛剪切机的帮助,当时它在全国各地向当地的牧羊者展示切割机的锋利之处。到了1888年,在新南威尔士州的卢斯,邓洛普站成为第一个大型机械剪毛棚,有40架Wolseley羊毛剪切机。

 

 

在整个20世纪30年代,羊毛产业仍然是澳大利亚农业的基石。羊毛占20世纪30年代澳大利亚出口总值的30%左右,这种繁荣一直持续到50年代。

 

50年代以来,国际经济大形势下,澳洲农场又回归到了19世纪的大规模农场,比起小农场大农场更有效益。

 

 

虽然农场的面积规模增加了,从事农业的人口数量显著减少。当今许多家庭农场发现农场的收益不足以支撑家庭开支,而不得不寻找额外的工作补贴农场收入。农场的传承是当前农场面临的最大问题。

 

据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科学局(ABARES)发布的《2017年农业前景展望报告》数据表明,当前澳农业发展和投资活跃,但增长前景不容乐观。

 

报告预计,继2016-2017财年澳农场主净现金收入较上年增长8.3%到达历史新高总额638亿澳元后,新的财年(2017-2018)澳农场主净现金收入预计出现负增长,整体收入预测下降11%左右。与此同时,澳洲农业的净产出在新的财年由2016年的历史最高点回归至正常水平。

 

澳大利亚农场主正在经历几十年最好的发展遇期,然而连年丰收也给澳农业持续增长带来挑战。

 

专家揭示澳洲农业投资中存在的问题

 

• 供应链结构的改变带来新的市场机遇

 

对于澳大利亚的农民来讲,一个主要的生意风险因素就是多变的商品价格,有时,这将逼迫农民们接受等同成本甚至低于成本的定价。

 

然而,传统的供应链结构并不能帮助澳大利亚农民从细分市场机遇中获得。农民们正在尝试与其他本地农民一起合作模式为自己的产品进行价值增值。

 

• 澳大利亚农场规模不断增长,更多的资本需求不断涌现

 

对于澳大利亚的大宗商品的生产者来说,提高生产效率是一个重要的提高农场盈利能力的推动因素,为此他们往往扩大农场规模。科技先进的设备正在消减对于高昂的劳动力需求,但是购置这些设备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对于普遍的小农场主没有支付这笔开销的固定费用,因此他们正在尝试扩大自己的土地所有权来匹配劳动单位和机械化的需求。

 

即使是大型合作农场生意(约5000万澳元甚至更多)可以通过渠道获得资金,然而,在500万澳元至1500万澳元规模的家庭农场合伙企业和私人投资者合伙企业或者机构投资的合伙企业中,并没有一个企业能够在澳大利亚得到更好的发展。

 

 

目前,很多获利丰厚的农场生意正在寻求外国资本来最大化农场利润,实现商业转型,有许多服务部门在促成这些交易。

 

• 隔代的土地管理与所有权之间的交接存在障碍

 

在澳大利亚农业中,目前仍有土地所有权、熟练农场生意的经理人、用于土地管理能力的资本三者之间不匹配的问题。

 

在土地管理所面临的挑战以及代际关系之间的使用权转换问题有着紧密的关联。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年龄在25至40岁的熟练农场经理,十分愿意去管理或者拥有一块农场,但没有钱去购买。

 

对于老一辈的农场主来说,很多人在他们的家庭之中并没有清晰的接班人计划。尽管这些老一辈的农场主精力日渐衰退,但是他们仍然持有着这些农场,仅仅因为他们或者家人想要控制自己的农场。然而,这会导致农场的管理以及生产率的效率低下。

 

• 土地价值快于资金回报

 

在过去的20年,澳大利亚的农场中间价增长大约在6%左右。每年在农业上的资产回报接近2%至3%,当然表现最好的农场可以实现8%至10%的回报。

 

分析人士关于澳大利亚农业用地的资本增长是否能实现可持续增长有不同的观点。

 

一方面,农场主正在寻求扩大他们的土地控股,而投资者则在寻找安全的资产,这就增加了土地价格增长的压力。

另一方面,想要实现资产价值的可持续增长,通常来讲可能来自价格相对稳定的资产。

 

对于投资者来说,综合平衡考虑资本增长与投资一个可以带来营业利润的澳大利亚农场经理,是十分明智的。

 

在即使资本增值停滞的情况下,投资有能力的管理团队,将会帮助投资者在每年营业利润中实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投资回报。

 

• 农场的管理模式正在变得更加复杂

 

管理现代的澳大利亚农场生意的复杂程度是超出农场主以及他们的员工的管理能力之外的。

 

农场主想要获得利润,就要采取多种多样的措施,包括采取创新的以及复杂的生产系统、农业技术、财务管理、贸易结构以及销售策略。

 

这项任务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意味着农业部门将会依赖来自其他领域的专家来从当前的机遇中获益。

 

这些领域正在变成农业领域中的关键因素,包括工程、信息技术、金融、农作物及动物科学、经济学、通讯、项目管理。这些领域中的人更有可能在农业服务部门中工作。

 

 

通过把拥有相应技能的人们联系起来,农场主以及服务部门的合作将会是农业成功的关键推动力,对于外国投资者来说,与澳大利亚农业的服务部门合作将会是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

 

澳大利亚农业正在经历一个快速的转型

 

在2017年,澳大利亚农业正在经历一个快速的转型:自由贸易带来的新机遇、先进科技、全世界对于安全农业产品的需求越来越高。

 

在新兴市场中,区块链的成熟推动了现代化农业的进程、不断完善食品安全体系,新一代的农业经理人对于农业生意将采用更加创新的管理模式。

 

关于区块链的概念,涉及到许多复杂的技术概念,但所谓“大道至简”,抛去复杂的属性不谈,其“去中心化”的思路其实不难理解。

 

区域链技术的引入,就是通过技术手段,以“去中心”或者“弱中心”的方式,使得数据和资产从中心保存变成在不同的实体之间的共享,同时做到透明、可追溯和不可篆改,由各个阶段的中心变成大系统内的节点,从而做大一个大家一起来维护和更新的共享数据库账本。

 

在整个贯穿近一个月的跨国物流运输的过程中,所有的参与方,都拥有了更新和享用数据的权利,相关的数据和文档都是随时写入区块链的,而区块链的各个参与节点的数据又是保持同步的。

 

因此相关的参与方,不管是生产商、销售商还是海关、银行等,都能随时随地的了解掌握货物的种植、生长、位置、状态、甚至是温度等信息。

 

 

这个案例看似金融只是涉猎其中,但却提供了一个关于抵押和信用体系的解决方案。延伸到农业金融领域,金融机构大概也可以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让农业形成从生产到销售全流程的信息共享,从而掌握全流程的信息流,通过信息流掌握生产和销售趋势,填补抵押和信息系统的缺陷。

 

 

区块链建立在去中心化的信用基础之上,它超出了地域局限,在市场上,能够发挥出传统金融机构无法替代的高效率低成本的价值传递作用。接下来我们就聊聊,区块链农业和区块链供应链对未来农业的影响。

 

区块链农业和区块链供应链的未来

 

传统供应链模式:

 

区块链供应链模式:

供应链实现了完美协调的前提是信任,而区块链是破局传统供应链中心化模式。

 

当“供应链”遇上“区块链”,供应链将变得更加透明,大规模协同变得更加容易,链主的作用将逐步削弱,供应链将由“链主驱动”真正转变成“需求驱动”。

 

澳洲农业平台的新尝试

 

在这里,就上面的模式举一个例子。AgriDigital区块链平台,利用以太坊区块链技术(Ethereum)为全球谷物行业提供综合商品管理解决方案,从而恢复农民之间的信任。

 

AgriDigital在去年12月发起了一项区块链农业试点工作,为解决该农业种植领域的现实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并且试行了世界上第一个解决农产品交易的区块链农业平台,这使澳大利亚种植者的所有权转让能够实时交易,它消除了卖家所面临的的交易对手风险。

 

此外,AgriDigital平台还将利用支持集群功能的平台技术可以在一系列农业供应链中获得交易。

 

随着AgriDigital区块链平台在澳大利亚谷物行业的地位越来越高,其所涉及的领域也越来越多,不仅仅是区块链农业,AgriDigital还将目光放到了区块链供应链上来,区块链农业+区块链供应链将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AgriDigital区块链平台在未来不仅可以交易农产品,还可以追踪农产品的旅程,在区块链平台上还可以融资,通过区块链技术将原本彼此分离的产品,影响为互相融合互相支持的新产业。

 

END

 

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农业强国,得益于政府进行的一系列农业改革。从降低关税,实现了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到拓展高科技在农业领域的应用,澳大利亚农业劳动生产率相比较其他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高20%。

 

然而,近期澳媒报导的针对中澳关系正成为最严峻的“特恩布尔测试”引发来自最为关键的经济合作方的农业、留学以及旅游贸易的骤然下降,以及长期以往的“社会认可”(隐性的澳洲当地社会对中国投资者作出投资计划的“接受程度”),中国投资澳洲农业面临了新的机遇与挑战。

 

本文信息来源:Austrade、澳洲金融评论报

热点新闻2018年06月19日 星期二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